明觉杂志

爱得自在

文:罗伟辉    图:Maseedis Kay| 2016-06-10

《大般涅槃经》云:「因爱生忧,因爱生怖,若离于爱,何忧何怖?」因此,不少人会认为佛教与爱情不能扯上任何关系。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尤其是居家学佛的男众和女众,爱情真的会阻碍我们修行吗?如果我们懂得将佛法应用到爱情当中,伴侣不但不会阻碍我们修行,反而会成为菩提道上共同进退的最佳伙伴。


首先,经中所提「爱」字并非独指爱情,而是十二因缘中的「爱」。此「爱」为贪染,于喜好的境界,产生种种欲爱、贪爱之心。当有了这种贪爱之心就会执取境界,甚至乎想取得、占为己有。由此行为造作种种善业或恶业,故有未来种种乐果或苦果。而世俗间的爱情似乎离不开这种贪爱之心。不论是现实生活还是小说、剧集,有不少悲剧都是源于这种有执着的爱情观。诸如:分手后的报复、嫉妒他人恋爱、因为空虚而做出有违道德之事等等。在佛教的角度而言,这种贪爱之心正正是「我执」的表现。


以小说《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为例。李莫愁逃离古墓后,与江南陆家庄的陆展元相恋,其后因陆展元移情别恋于何沅君,因而使李莫愁性情大变、心怀怨恨,后来更将陆家庄灭门。李莫愁为何会陷入这种不能自拔的痛苦之中?她的爱情观到底错在哪裏?


正如上述所言,她错在以「我执」对待爱情。在李莫愁眼中,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错误地认为只有她才能够给予陆展元快乐,只有她才真正明白陆展元,亦只有她才是陆展元所需要的。在这段感情关系之中,李莫愁永远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并没有真正考虑到陆展元的感受。那么她到底是爱陆展元还是爱她自己?《华严经》有云:「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这是大乘佛教慈悲的大爱精神。如果将这种精神运用到爱情当中,那么真爱必定会以对方的喜悦为自己的喜悦;以对方的悲痛为自己的痛苦。绝对不会因为对方的快乐不是由「我」所赋予,而产生仇恨、嫉妒。李莫愁正正因为这种嫉妒与仇恨而变成杀人如麻的女魔头。直至临终一刻仍然认为自己一生的不幸和痛苦都是源自陆展元。这种强烈的「我执」使李莫愁的一生都活在自我封闭的幻想世界,不能够如实地观察世界的真实相状。


换言之,如何掌握健康的爱情在于我们能否转化这种强烈的「我执」。从唯识的角度而言,这是如何转化「染污末那」(第七末那识)的问题。当中需要透过前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修观断执,方能遣除根深蒂固的我执。在情爱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培育两种力量渐渐转化「我执」。第一种是建立正确的爱情观。《楞严经》记载了以下一则故事:


佛陀的侍者阿难一日持钵行乞,看见一位女子在水边取水,阿难为了让这位女众有种福田的因缘,因此走上前向其乞水。这位名叫摩登伽的女子一见阿难相好庄严,遂生爱慕之心,回家告诉母亲:「刚才在水边,遇见一位名叫阿难的修行人。母亲,我见他长相极为庄严,决定今生非阿难不嫁,您一定要帮我。」1


摩登伽女为何单凭一面之缘就决定非阿难不嫁呢?到底是甚么力量使她如此着迷?佛陀在经中开示摩登伽女以往五百世都是阿难的妻子,而且二人每一世都相敬如宾。所以今世在因缘条件具足的情况下,摩登伽女遇到阿难就觉得他非常亲切,与众不同,一见钟情。由此得知,宇宙万法(众生和世界的存在)都有它的因和缘,依他而起,爱情也不例外。故《杂阿含经》有云:「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有了「此」因, 才有「彼」果;现在生中的男、女朋友或丈夫、妻子,都是过去生中与自己有非常微妙关系的众生。当我们明白这是因缘和合的假有,这也表示不可能常住而不变。既然如此,我们理应珍惜和爱护对方,在有限的时间裏善待这段因缘。


第二种是减低自我幻想。事实上,情侣之间发生争吵和磨擦的时候,总会想起最初相识的他,开始埋怨彼此为何有如此具大的转变。为何对方不明白和谅解自己?这都是源于自我幻想,把很多事情都想当然矣。单凭自己主观的推测来断定,对方应当如此。所以,除了用「缘起性空」的角度对待爱情,我们亦可以尝试设身处地为对方想一想,明白他们的感受,作出适当的回应。


透过培育这两种一正一负的力量,渐渐转化情爱上的「我执」,相信可以大大减低情爱上的烦恼,继而更进一步用「缘起性空」的道理对待万事万物,明白依他而起,并不是真实、永恒、不变。从而善用这和合的假我多做利益社会、利益众生的事情。




1 《阿难与摩登伽女》,中台世界文集http://www.ctworld.org.tw/sutra_stories/story160.htm




作者 - 罗伟辉
现于香港理工大学修读中英双语及中国文化,自小对于文、史、哲有着浓厚兴趣,更有幸接受佛法的教育和薰陶。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希望从不同层面浅谈佛法的应用。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