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从接纳自己开始

文:叶子菁 | 2014-11-14

我们一生都在追求「无条件的爱」。小时候,希望这种爱来自父母,长大成人,憧憬这种爱来自伴侣,而其中,却经历多番失望。印度合一大师巴观 (注) 在《爱,从接纳自己开始》(Love is to Accept Yourself) 一书中就说:「我们永远无法从别人经验到全然的爱。

「在这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说他们被另一个人无条件的爱着。」这是一句令人伤心的话,但又似乎是一句真确不已的话,而说到底又不难理解,即使是父母,也难免偏心,例如会比较偏爱近自己性情或合乎自己期望的子女,甚至比较乖巧顺从的子女;而其他关系,如爱侣、夫妇、朋友等,彼此的爱亦难免建基于一重重特定条件之下,这条件不一定是物质条件,可以是外貌、行为、对自己的关心、是否能让自己高兴等等,所以说到底,爱的施予总带着或多或少的要求。

就因为世情是这样运作,而我们自己的内心也是这样运作,这也就令我们深深地相信,只有具备某些讨人喜欢的特质,才会被爱,结果是,我们因恐惧不被爱,或恐惧被对方发现自己不值得爱,便总在「自己真实的样子」与「渴望成为的样子」之间,不断挣扎,人我关系,遂演变成一场又一场费心经营的表演,我们在不断矫饰,「人前的自己」与「真正的自己」割裂了,创造不断的痛苦 ……

于是,不论亲情、爱情、友情,都成为了满足自己被爱的手段,我们关心的不是对方的人生有多好,而是「对方对自己 有多好,或「对方认为自己」有多好,甚至「对方令自己感觉 有多好,如果对方对我不好,他的好,反成为我嫉妒的根源。说得坦白一点,其实我们只是在利用别人的生命,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我们之所以变成这样,因为心底里,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是有条件的,我们同样也没有好好爱自己原来的样子,我们同样也没有给予自己无条件的爱。

「一切的爱,都只能从爱自己开始。了解到你只能对别人做,你对自己做的事情。」如果我们心底里连自己都不爱,我们又哪有能力,去真正无条件地爱别人?「你与自己连结的方式,正是你与别人连结的方式。」

我们无法全然爱自己,因为我们时时刻刻在讨厌那个阴影自我,抗拒我们的内在创伤。

人际关系的许多问题,其实都由人们不知如何处理自己的伤痛开始。因为那个内在的伤口很轻易便会被别人一个不小心的行为,或一句无心说话而触碰到,于是,痛得哇哇叫的人,不是作出反扑,便是硬啃着更多不快,结果,都同样令伤口更加发脓溃烂。

内在的伤痛无法得到接纳,便只好投射出去。我们最憎厌别人的那部份,其实就正是自己最无法接纳自己的那部份。可惜的是,无论如何投射,无法得到处理的伤痛,只会继续存在。

我们都惯了跟自己抗争,以为通过抗争可以排拒自己一向厌恶的部份,但我们每个人都抗争了许多年,那个不喜欢的部份何曾远离?可见,抗争是徒然的。就像一个坏孩子,愈被人们唾弃,他的行为只有越恶劣,因为不被接纳的他所经验到的内在痛苦,惟有通过更多破坏性的行为去发泄出来,只有感受到被接纳与被爱,坏孩子才会得到转化,才会不再厌恶自己,才会学懂尊重自己。他才不再抽调能量去捣蛋作恶,改而运用能量用来创造他的快乐与幸福。

因此,伤痛必须得到处理,而不是忽视、不是压抑、不是逃避。我们需要好好地感受它,将注意力放在内在的伤痛上,觉知自己这份伤痛,到底是恐惧、是罪恶感,还是羞耻感?觉知以后,全然地接纳自己这份内在感觉,全心全意地感觉它、承认它的存在。惟有得到承认与接纳,伤痛才会消失。

不仅伤痛的部份渴求得到接纳,甚至连「不接纳自己」、「不爱自己」这部份,我们也毋需再自我谴责,否则又在贴标签啊!我们只需要觉知,这一刻,我原来不接纳自己、不爱自己,也就足够了。当我也能爱自己这个脆弱的部份,接纳自己这个未能突破的部份,才会找到内在的平安,否则,只会又再一次堕进不断自责的轮回中。

一旦伤痛的内在自我得到承认与接纳,那就不再是自己的阴影,它可以光明正大的存在,我们亦不需要再耗费能量去护持或逃避伤口,自我的内在冲突消失了,能量可以用来活出自己的美丽人生。

我们接纳了自己的伤痛,便能友善地对待自己真实的样子,自在地与自己真实的样子在一起,这时,我们自会散发出一种不与人争的平静祥和,因为,内在也不需与自己斗争了,我们不需要再刻意地成为什么,我们接纳自己,只想成为自己真实的样子。

在人际关系上,我们不需再成为「爱的乞讨者」,因为,我们接纳真实的自己、欣赏真实的自己,自己已经能够给予自己所需的爱。

既然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伤口在人世间碰碰撞撞,同样地,对别人的伤口,亦只能予以接受,因为,每个人都受到各自的伤痛经验的制约,而成为现在这副样子。妄图去改变别人以符合自己的要求与期望,只是一场徒劳的战争,而在战斗中,又为各自增添新的伤痕,没完没了。

也有很多人把伤痛的源头直指父母,因此也对父母有了许多谴责,无可否认,我们的伤痛大多来自童年时从父母处所得到的对待。但必须明白的是,「每个人都只能给予他们所拥有的,他们无法给予他们所没有的。如果父母没有从自己的父母那里得到爱,肯定也无法给予自己的儿女爱。 」因此,父母也是受害者。当我们明白这条方程式时,我们纵然有伤痛,但我们已没有怨恨与责备,因为父母同样有他们充满伤痛的成长故事,一层层的制约,塑造出一框框的人性弱点与特质,当父母对于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都那么不由自主时,谁又能说父母必须为自己的所做成的伤害负责?谁又去为他们所受的伤害负责呢?

当我们了解到这一切,接纳就会来临。不仅接纳自己,还能接纳别人,别人没有改变,但自己已经改变,世界从此已不再一样。因此,在所有关系中,我们毋需,也没有可能去改变别人,我们只能改变自己,即使别人从未改变,但我与别人的那份关系已然改变,内里没有对抗对立,只有接纳与宽容,明白他们也只能这样,「爱他们真实的样子,而不是你希望他们成为的样子」,那才是真正的爱。

「一旦你发现了真正的爱,你就会给予爱,不再乞求爱了。」爱的能量,其实恒常在我们内在,只待我们知道如何去爱自己。

(注) 当今全球心灵运动的推动者,印度合一大学创办人,其愿景是推动人类的觉醒运动。

叶子菁的网志:寸心是福田 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