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恨空间

文:梁锦萍 | 2014-09-10

「在生活中,你对缺乏空间有什么亲身体验呢?」

最近有报导指即使香港人14年不吃不喝储钱下来,也仅能买到九龙区400呎的楼房。出生在地小人多的香港,我们从小就遇到空间不足的问题。不论是跟父母同住,又或婚后与配偶一起,除非你是一人独居,否则,相信也有过「相见好,同住难」的经历吧。奇怪的是,缺乏空间并不单指物质空间狭窄。我曾见过住在50呎房子的五口子家庭,他们相处和谐,互相合作,在细小的天地生活得乐也融融,教人羡慕;也曾辅导过一些住2000呎豪宅和三层高楼房的朋友们,为了忘不了的过去和忧虑将来的关系,整天愁云惨淡,互不瞅睬。对这些充满愁怨的家庭来说,偌大的家居,只是加深彼此的疏离。

还记得当年丈夫要写他的硕士论文,女儿刚好踏入三岁的活跃阶段,我也正开始筹划论文。连菲佣在内,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在有限的生活空间裏挣扎,登时感到莫名的压力。

女儿常会不经意前来打扰我的工作,为此,自己经常向她动气。不知不觉地,我养成了一个拒绝她走近的习惯。当我正集中精神地工作,女儿要向我冲过来的一刻,我立时伸出右手,把她推开至三呎以外的距离。直至后来,她哗啦地哭着投诉:「妈,干嘛你总要推走我!」我才留意这不经意的习惯,对女儿来说是一种具杀伤力的拒绝 (rejection)。我开始领会到,家居绝不单纯是一个起居生活的场所,而是个人在其中的生活日记,除了记载她与家人关系的历程外,也记载了个人生命的挣扎和遗憾。

我们的房屋比以前大了,早几年照顾我们的女佣也回菲律宾老家去。家里的空间多了很多,加上女儿长大了,不用太多贴身照顾;我和丈夫也几经辛苦赚到学位,昔日的空间挣扎,如今都消失得了无痕迹。今年八月中女儿也踏入20岁,就读大二的她只身飞往美国进行四个月的交换生生涯。看着这个梦寐以求的个人空间,竟又突然失落起来!之前骂怨女儿弄得屋子乱糟糟的,今天看着屋子,却嫌它太整齐了!拥有房屋不等同享有家庭。眼见香港人热情于买楼换楼,怀着无比的劲度去赚钱储首期供楼房,但愿他们都同时热切地建设家人之间亲密的关系。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