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的施予者,还是爱的乞讨者?

文:叶子菁 | 2014-12-12

方先生已退休,外出时常常紧拖着方太太的手,朋友们都看到他对方太爱护有加,但私底下,方太却常对友人们投诉方先生那种令她窒息的「爱」!

譬如说,方太爬上梯子拿东西,他会喝她:「快点下来!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论论尽尽』?你要拿东西叫我嘛!」 方太行山忘记带水,他会数落她:「看你总是这么善忘,拿我的水去喝吧,如果我不在你也不知怎样照顾自己了!」从未外出工作的方太想学电脑,他又提议:「你字也不懂得一个,还是我跟你一块上课吧,万一你听不明白我可以给你解释!或者索性我在家教你。」方太想外出打麻将,他只准每星期一天,「你认识的那班『八婆』只懂讲人是非,你跟她们在一起,只会学坏……」于是她打到下午五时便要「收场」,丈夫更会到「雀友」楼下接她回家。

他好像很关心太太,但每句关心都带着贬意,不忙告诉方太她怎样「唔掂」,怎样需要他的照顾。

其实方先生一向如此,不过,今年他退休了,整天呆在家,家中只有他与太太两人,注意力便全天候放在太太身上。

方太性格温驯,不想跟方先生呕气,但她自己有气闷在心里,只好见人便诉苦。 每个人都渴望别人关心,但谁会希望关心的背后,竟带着践踏自己尊严与价值的脚印?爱,不是应该抱持着欣赏对方的心,及让对方活出她最精彩、最美丽的人生吗?

方先生的这份「爱」,总在有意无意间令妻子觉得自己比她优胜,妻子不能没有他。那方先生到底是爱太太,还是爱自己呢?

方先生本是一名公务员,但由于他脾气倔强火爆,总与上司不咬弦,因此从来没有得到晋升机会。儿女都已搬离家,与他关系也不好,因此退休后,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太太身上。而他「爱太太」的方法,就是不断贬低她,要求她事事听听话话。他为自己找到一个新角色,就是一位「关顾的丈夫」,把太太照顾得无微不至、滴水不漏,从太太的服服贴贴中,找到他的满足感、成功感。

方太也尝试提出反抗,但却换来方先生的强烈反应:「我无非为你好,但你一点也不欣赏!」最后,他变本加厉,变得更为钳制,为的是要证明太太不能没有他,到头来更令方太无法喘息!

其实要解决这问题也不难,到底方先生在这段关系中,在寻找些什么呢?表面上,他找的是另一个身份或角色,但再深层一点看,他要找的是,对自我的一种肯定。 其实这都是全人类每天在找的,而这种对自我的肯定,于方先生来说,终其一生,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事业上,他找不到;家庭上,他与子女不投缘;社交圈裏,他朋友不多;在他的人生中,惟一能让他抓牢的,就是他与妻子的关系,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娶了一位好太太,方太年青时长得很漂亮,又煮得一手好菜,把家居打理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表面上,方先生很爱太太,但实际上,他寻觅的是,对自己的「爱」——感觉自己「冇瓣掂!」的方先生,在家中几杯下肚,就会酒后吐真言。他憎厌自己,当然更遑论爱自己了。

方太只念过几年书,一直是家庭主妇,方先生在她眼中,俨然家中的巨人。可惜她只看到他强权的一面,没有体察到他内心虚弱的角落。

既然方先生苦苦追求的,无非是通过这段关系去实现的自我肯定,所以,只要能从其他方面让他找到他的「自我肯定」,那么,要他放手,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原来,在与方太的关系中,虽然他是全天候的照顾者,但却从来没有收到过来自太太对他的一句「肯定」或「赞许」。

方太也承认,结婚以来,好像从未称赞过丈夫,因为自小至大,她也从未听过父母的称赞,所以没有想到,一句称赞,原来这么重要。方太起初也怕,这时还要称赞这个「暴君」,会令他变本加厉。但结果……

方太对于方先生有什么做得好的,把她照顾得妥善的,都由衷地赞赏他。而不再像以往般,嘀咕反驳几句。她还学了 facebook 的手势,竖起大姆指:like、like、like!

短短一个月,被连番赞美洗涤的方先生,脾气竟然改善了,心情「靚靚」的他,跟方太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开始少了事无大小都要踩她两脚那种习性。

有次方太在家打碎玻璃,方先生大大声地「你!」了一下 (那是他的自然反应),然后,竟然把说话吞回肚裏,最后只是叫方太不要碰,便径自拿扫把将玻璃扫走丢掉!换作以往,扫仍是扫,怎少得趁机数落太太几句?

方太没有想到,自己的说话有这么大的力量,从来在夫妻关系中,她是弱者,只有被操弄的份儿。

不过,刚是说话的力量还不够,方先生其实有一嗜好,他喜欢栽种植物,但带点洁癖的方太怕他又泥又水的,弄污家居,所以一直反对。如今,方太开始鼓励他重拾兴趣,看到他把小盘栽弄得美轮美奂时,不但落力嘉许,还把他的成果送给朋友,以便换取左邻右里的称赞。

活了这么多年的方先生,至今才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别人对他的肯定。他飘飘然了,不时也笑咪咪的。他还开始「移情别恋」,因为他的心思,越来越放在他的新欢──小盘栽上,而非旧爱──太太身上。

不过,其实每次弄出新的盆栽,他必定第一时间拿给方太看,然后万分注意地期待她的反应,就像海洋公园裏的海豚,每次表演完后,必定等待抛出来的那块糖果。方太也自然「识做」,从不吝啬这件不费一分一毫的杀手鐧。

表面上,是方先生在「控制」方太,原来真正受方太控制的,是方先生。方太没有想到,这么容易,便能令「施爱的暴君」变成「求爱的海豚」。

方先生,到底是爱的施予者,还是爱的乞讨者呢?


叶子菁的网志:寸心是福田 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