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要及时

2010-01-06

何国全(马来西亚人医会医师)

夜晚有急诊,一位八十岁的老妇跌破了头。

我一边拆开她头上的绷带,一边向家属了解老妇的病历。原来这老妇患有老人痴呆症,严重得六亲不认,还返老还童般调皮。晚上还闹着要上街,就在这样拉拉扯扯时,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她见到我就像“他乡遇故知”,滔滔不绝地讲个不停。我也似懂非懂的支吾着,一边在她头上缝着针。

当家属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刻,我注意到她那佝偻的老伴,静静地坐在一旁。那不停搓揉的手掌,反映着他的焦急。我安慰老伯说病人无恙,他才点点头,从那没几颗牙的嘴角,还我一个安心的微笑。

老妇一片空白的记忆,却给家属留下杂乱如麻的不安。

一个星期后,这老伯陪着老伴前来复诊。这一回,老伯开朗得多了,在我为他太太拆线时,向我细述那老掉牙的人生经历。阿伯年少时只身来南洋谋生,当苦力储了一笔钱后,仍对乡下拜了天地的爱人念念不忘,就回去把糠妻接过来。晚年子孙满堂,忙着含饴弄孙又有老伴打牙擦,其乐融融。 自从老伴患上痴呆症后,老伯就开始揪心了。尤其是她一次又一次弄伤身体,老伯更是痛在心底,却又爱莫能助。

在等家属来接应时,我就顺便为老伯做简单的体检。发现他右手食指被香烟熏得焦黄,“一天几包?”我有点不客气地问道。“两包。。。”老伯转眼望着老伴说:“以前她唠哩唠叨叫我戒烟,我当耳边风,但自她病后,我就戒了。”他带着几分内疚而戒烟,其实只想弥补以往的过失。

对于戒烟这一回事,烟民都有堂皇的理由和无比的抗拒。往往都是心脏病发作,在鬼门关走一回后,才肯戒掉那吞云吐雾的恶习。而我眼前的这位老伯,却因迟来的领悟,而放弃了六七十年来,“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的日子,纵然老伴已不会再计较这些了。

“但她都不认得你了。”我试探他的反应。老伯伸出拐杖,敲了敲老伴的轮椅,一往情深地说:“她始终还是我的女人。”正在打盹的老妇,给他弄醒后,像个古董收音机收到讯号,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还笑得前仰后翻。

面对着一位没有情感互动的老伴,晚年的幸福列车是不是已提前抵达终站了呢?

送走了这两位活宝,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用心地聆听太太的“爱的叮咛”,为她改过我的习气?在她任劳任怨地为我们这头家张罗柴米油盐,在我们肚子裏塞满三菜一汤的幸福时,我是否有珍惜她为我们的付出,说声感恩的话语呢?

不懂得珍惜所拥有,就会老是错过生命中最精彩的。我们父子仨,应该在她还会拧我们的耳朵肚皮时,向她表达我们的爱意。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