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爱要转弯

文:妙凡法师 | 2019-11-16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和姐姐们去台大医院看肝癌末期的姨父,二十年没见了,脑海裏还留着三十几岁的他,一派潇洒、帅气的模样,年少时许多对于姨父的印象,都来自阿姨千般记挂的叨念,姨父的「漂泊」和阿姨的「安定」,注定是要冲突的,一条无形的「情索」纠葛拉扯,很少见过阿姨开心,倒是姨父性格开朗,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现在生病了,变成甚么模样?

门开了,我想像着那原来血气方刚纵横青春岁月的豪迈青年,然而映入眼底的是郁郁孤茫的憔悴,陌生的苍老,是他吗?会不会认错啊!是岁月不饶人,还是,病魔折腾人?忍住要流出来的眼泪,我轻松的问姨父:「二十年没见了,还记得我吗?」姨父气若游丝的说:「记得,你瘦了。」我用大悲咒水帮姨父擦拭额头、脸颊,还有紧绷澎胀如鼓面的肚子,一面持咒、一面观想观世音菩萨慈悲普照。

在姨父床边和姐妹们话家常,能谈的是二十年前的往事,记得的只是零零碎碎的印象,勉强把一些记忆拼凑串连,尽是不离亲情、友情、爱情,看是乐,却是苦,让人这般难以割舍,不忍离去。姐姐说,阿姨每天蒙着棉被哭,那五十六岁的姨父呢?是否也憧憬着有一天活蹦乱跳的孙子叫他一声阿公,还有,阿姨对他的依赖和执着,怎么办?离开医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车来人往穿梭不息,我仿佛看见情爱罗织的网络,从四面八方紧紧的捆住每一个因「爱」而来的人生,这爱的苦,苦在不知,苦在以为当然,苦在不知如何舍离,也只能在一期又一期轮回的生命裏,「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爱生苦生的作茧自缚。

情爱的课题,横遍十方,竖穷三际。佛世时,摩登伽女为了追求佛陀多闻第一的弟子阿难,随其出家明其爱意,在僧团生活一段时间后,佛陀为引导摩登伽女解脱爱恋的苦难,佛陀问她:「摩登伽,我问妳,妳爱阿难甚么?」摩登伽女回答:「我爱阿难的眼,爱阿难的鼻,爱阿难的口……。佛陀,总之阿难的一切我都爱。」佛陀说:「人的眼中有泪,鼻中有涕,口中有唾,耳中有垢,身中有屎尿,这些都十分臭秽不堪。如果两人成为夫妻后,便会有小孩出生,有生便有死亡,伴随着亲眷的生离死别,是无止尽的泪水,这些对妳有甚么帮助呢?」摩登伽女思惟佛陀开示的法义,顿悟人身臭秽不净,而自己所执着的爱欲,是无边生死的根本,由于宿世善根成熟,当下便证得阿罗汉道。

如果你眼裏有一粒沙,那么你就看不到全世界。《楞严经》云:「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众生因爱而生,因爱而苦,留恋牵挂假因缘和合的虚拟境界,牵引众生往六道轮回裏千生百死。如何走出情爱的枷锁?星云大师提出「以智化情、以慈作情、以法范情、以德导情」,鼓励大家「走出来」,从服务奉献的菩萨义工中,引导我们把世间的情爱,转化为对众生的慈悲;透过发心的转移,放大生命的视野,升华的当下,正是舍离苦难的开始。

如何面对情爱?佛法为资粮,发心为舟航,三不五时,爱要转弯。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