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慈悲

第273期明觉   文:堪珠仁波初 开示 丹增桑默 恭译   图:堪珠梵呗中心| 2012-04-04
位于印度南部的孟各镇藏民区7号村村民的公开信,呼吁大家捐款援助该村的供水计划。位于印度南部的孟各镇藏民区7号村村民的公开信,呼吁大家捐款援助该村的供水计划。
2009年,7号村曾成功开挖地下水井,但近期水井面临干涸,需要再挖新井。2009年,7号村曾成功开挖地下水井,但近期水井面临干涸,需要再挖新井。
印度电影《Munna Bhai M.B.B.S.》(2003),是关于爱与慈悲的故事。印度电影《Munna Bhai M.B.B.S.》(2003),是关于爱与慈悲的故事。
《Munna Bhai M.B.B.S.》的男主角终于领悟慈悲的真义《Munna Bhai M.B.B.S.》的男主角终于领悟慈悲的真义
  人各有自己的思想,心灵也一样各自不同。而人的心灵是可以改变的,佛法修行正在于心灵的改变。
 
  我们知道,母亲都爱孩子,这是人之常情。若孩子病了,母亲会带他就医。医生诊断、治疗,但心里不会很在乎,他诊症是收费的,不同于做母亲的着紧。有些医生还会为孩子做进一步检查,但随之也有各种的收费。若是严重意外呢?医生当然也会救治,但当中爱心的付出,则各有分别。其实人是有互相感受的能力,这是人性的一部份。我们有听觉、视觉……等各种知觉,当知道有人陷于危殆──可能因为打斗或是出了意外,总之他快要死了,我们自然会感到难受。面对人命攸关,警察又未到,那人奄奄一息了,我们一定会着急地想「怎么办呢?」,对不对?
 
  有个有趣的例子。有一部印度喜剧电影叫《Munna Bhai M.B.B.S.》(2003),是关于爱与慈悲的。故事说一个青年因为父亲要求而考上大学修读M.B.B.S.(医学学位),但他其实一点也不喜欢。电影里男主角只是服从父亲,只想取得学位,并非真心想要悬壶济世。病人没有选择,病了就得找医生;而医生给予治疗,没有保证治愈的。故事里,男主角完全无心上课,遇上院长或老师提问,一味只敷衍说「好」、「是」,很麻木。但在一次实习时,院长说「时间到了,下一位」,他却想追问下去,因为这次是真心想帮助病人。面对这情况,如有慈悲心,自然会想做点什么能帮助别人。规矩是否就是对的呢?医生为了帮人,或者可以多追问,即使99% 都难以救活,但只要有一个病人能抢救过来,就很值得了。
 
  另外,有些人心理出了问题,需要特别照顾。生活上的照顾还不够,必须给予关怀,例如与他谈话,甚至言语间逗弄他──这是与他玩游戏。这些人当中,有部份人其实是很聪明的,他并不是身体有毛病,而是心理出现问题。怎样对待他呢?较易的方法是,和他辩论又故意让他赢,从而开始沟通。有些人虽是成年人,但他的心有如小孩子般,只是他的心迷失了。一个人如果长期缺乏关爱,他的坏脾性不会改,什么也改不了,与人相处也可能失去分寸;若他开心,也许会要求更多,有些可能会乱来,以致最后可能要承受给关进监狱的后果。
 
  人的心其实和动物一样,人根本是动物,只是人较为聪明。远古时,数千万年前,人像其他动物一样,行为很直接,对各种情境直接反应──别人打我,我就反击,甚至杀了对方。随着文明发展,人渐渐懂得互相关心、爱护,知道和平的重要。没有人希望受伤害,人人都需要爱,追求快乐,这是人性。人与人之间必须要分享、联系,从而学习和进步。佛法的修习没有止境,学习分享,与他人联系,也是要持续的。学佛,要学会慈悲,学习怎样将佛法用上,而现在正是时候了。
 
  例如,当有灾难时──他方、远方出大灾祸了,我们得悉后,会有感受,会起悲心,但这通常很短暂,到了翌日,回到日常生活时,可能已将事情搁下了。可是,人是有责任的,对于别人的灾难,不能说一句「无能为力」,便放下不管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大祸临头?你是否已准备好了呢?在远方发生的,就说没有什么感觉吗?这是在我们的世界上发生的,很有可能下次轮到自己身上── 一定要作这样的准备,事前就要想到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对别人的困厄像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要分担,要关心,这就是慈悲的体现。想想可做些什么;慈心,不一定是直接的援助,同理心也很重要,不附带别的目的,这是修慈心的起点。通常我们闻知他人的惨况,触动之下会想帮忙,如一时帮不上,往往便算了,但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感受很短暂,即时没法帮忙的话,就会过去了。我们需要进一步设想,灾难会一再发生,要感同身受,就像自己遇上一样,想想如何帮助苦主,一定要这样想。
 
  「法」(Dharma),有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四大种),由此组成这个世界,而只要其中一种大坏,我们都不能生存。例如没有风──空气,我们会死掉;没有火──温暖,或者没有水,总之缺了任何一种都生存不了。这世界是不会消失的,只是我们的生命会消失而已;这宇宙空间是常的,我们的生命才是无常!近年有人说地球要灭了,大约3年前有人说起来,说世界末日,会大爆炸……有些人指古老文明曾作这样的历史预言,说 2012年地球要毁灭。这世界以前早已存在,年复年,按西元的历法数到现在是2011年,而有人指千年前的古老文明谓将有世界末日云云,也许古时科学家便已一直在数算着末日何时到临;可是千年过去了,地球至今仍然存在。再看看近20年,或者说近100年以来,人类还一直互相打打杀杀,没有学会改进。人类是到了现在才总算刚学着慈悲与爱,才刚开始有一点,这是第一个疑问:我想,人类文明经历数千年了,不是应该有所进步吗?为什么人类文明发展会滞后,到现在才开始稍稍学乖呢?这是一个问题。
 
  人必须学会分担、分享,这很重要。即使只对着一个人也一样,即使只有你和我存在,也要关心对方,也要关心为何灾难会出现。据我看来,这地球、这山,都会毁灭,因为人太有破坏力了。需要一条路,就把山也凿去。像香港这个小岛,「香港」是人给的名字,所有这一切面貌都是人弄出来的,这地方很小,所有建设都是人造的。千年以来,人类为了自己的需要而驱逐其他动物──你到另一边去,这边是我们的!为了自己的需要而肆意破坏环境,霸占土地。以前没那么厉害,如50年前,破坏速度比较慢;但现在却破坏得很大、很快,因为我们不在乎这地球,这自然,这山林,通通不在乎,予取予携。人有这能力就不计后果地做了,我们就是这样。这是没慈心!对一切没有感觉,只讲自己需要,如要水,便随意耗用水资源,丝毫不考虑到其他──离慈悲还远得很!所以,首先应该对于一切环境、一切生命生起感受,对耳闻目睹的景况,对别人死活,先要关心,有感受;这之后,才是开始修慈心。
 
  人类只一味破坏,用各种资源、物料盖楼房,建得高高的,却没理会过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现在自然灾害来了,我们便要接受,这后果是我们自己有份造成的。灾害出现了已不能改变过来,但人与人却可分担困忧,要知道下次很可能轮到自己受害。你要想想怎样做,你是人,有能力和思想,可做些事。先由自己一个人开始,再两个三个的会渐渐多起来。你至少可分担别人的痛苦。慈悲,不只是佛教的,那些外教教徒或者没宗教信仰的人,同样也有慈悲,同样需要慈悲。我们学习佛法,在经藏里头,都有教导我们该怎样修习慈悲。而非佛教徒者,也有很好心肠的人,他们一样愿意帮助他人,一样会因为帮人而高兴。所不同者,是他们没有「前提」(subject),他们可能出于好心而帮人,但没有修习的前提。
 
  我们有佛陀、上师的教导,但他们却没有,他们的善是不稳定的,时好时坏,易动摇。很多人都有好心,会帮人而不带其他目的,像其他宗教或没有宗教的人都会行善,并为此而高兴,因为高兴也许会再做善事;与人分忧,的确能令人有满足感。但这像一杯半满的水,五十五十──没有保证的,可能下次便已不同了。我们修习就不能这样,我们希望多做善事,学懂更多,做更多,一直做下去。别人不懂佛法,只凭一点善心来行善;我们学佛人,却希望完善完美,会追求下去,是长期的无限的修习。那不是人们需要水就给予水,就当作完了,而是要再想怎样继续支援,让他们长期都不缺水,并与佛法结缘。
 
  慈善,不是做了便完了,其实需要继续关注。像我那里(印度南部西藏人难民区)的七号村,(2009年)曾因为缺水而来求助于我。为了解决水荒,我们购置设备开挖水井,以汲取地下水,又要铺设水管、建水塔等,而数以千计的村民因此受惠。但他们需要的更是长期的照料,持续的关心。现在他们只有一口井,若干涸的话就再没有水了,整条村很多人都会没水饮用,农作物也种不成。我知道他们的情况,每户人种一点农作物来赚点收入,若没水便连这也没了。我们要对他人之苦要感同身受。
 
  当时,我们为村民做供水规划,购买器材……一步步的实践。那些设施送来之前一晚,我整晚都在为村民祈请,一直到晚上1时还未休息。一些高地上供水更需要建水泵,还有20尺长的水管,买了一大批……完成工程后,若汲出水来,大家当然高兴,但这是不能保证的,即使设备齐全了,也不一定就有水,让人很担心。到井挖好了,泵出来的水中掺杂有石头,我们便知道是好现象(表示已到达深入地下的岩石层),直到很多水涌出来,才敢确定已找着水源,那时大家都非常高兴。然而,这还是没有保证的,还需要继续抽汲很多个小时。那天从早到晚,一直弄到晚上9:30我才回去寺庙,但因为担心而整晚没有睡。我感受到他们的压力,他们的窘迫就像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最后工程完成了,地下水来了,解决了旱灾。这完结了吗?未完的。他们来求助,我让他们得到水,我的责任似乎完成了,可以走了──但其实仍需要时常了解情况,关注他们,为他们挂心。有困难就立即帮忙,不只是为他们担心,还要去规划和实践如何帮忙。像这供水计划完成后,还要确定供水持续,确定他们晓得用那些机器和设备,还有谁来管理的问题,既不会浪费,又懂得保养等,一连串的问题都要解决。我还要关心水源会不会干竭,以后供水是否稳定,若用水需求增加又如何……等。尽可能在问题出现前,就给予指导和帮忙,这个那个,都要长期的关注。
 
  至于对非佛教徒来说,他们也会行善,当然也很好,但不一定是长期、持续的。真正的慈悲是需要持续的,我们要尽力去帮忙──「没完没了」!像前面说的那部电影,帮助人不是为了名气,有没有名完全不重要,只要真正能帮人,生命就有意义。我们都还未成佛,在菩提道上努力修习,尽量行善。就算有时生气了,也不是忘了慈悲。气愤的情绪是长期的吗?不是的。当一个人动气时,可能是火热的(hot),旁人都不敢惹他了;但过后,气消了,就会由温热(warm)而渐变为冷静(cool),翌日甚至可能会笑。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会变的,我们的心是会变的,能改变的,以上所说种种都是例子。
 
  修习就是要能在心上作出改变,否则便毫无意义。没法开发心灵的话,昨天、今天的我一点都不改变的话,那是没有意思的。即使你因行善而得到名声,或者去追慕有名气的大师,一概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你学会改变自己,学会一点一点改变自己的心。人的名气无论大小,心的素质才是最重要的;富也好,贫也好,心灵素质最重要。即使你其时未有机会付出和分享,你也要在心中保持着这素质,不需要别人来要求你,而是你自己一定要保持这颗心,完全无关外在的目的。当生命到了尽头,拥有的名气或其他一切,在老了或死了的时候,还不是人人都一样?如果心地能保持,有钱没钱也都是一样的。你的心还在那里,充满自信,没有人可拿走或抄去。像前面这电脑产品,人家可抄袭,但心灵是你的,没有人可偷走,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如果一个人没有学习慈心,对别人的苦难没有感受,没有用行动实践慈悲,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一般人行善,做完就感到满意,再要求他的话,会变成催请、勉强;然而,真正的慈悲,是在行善之后,还想再继续做,做得更多。学佛人就是这样不同,会想继续帮下去,会想之后还可怎样帮上忙──就是这样了,否则,我也不知该是什么了,我也不知何谓「慈悲」了。对吗?
 
 
 
*译按:因为地下水位下降,印度孟各镇藏民区7号村的水井最近又面临干涸,全村再陷入旱灾之苦。为了开发水源,堪珠仁波切和他的寺院正协助灾民挖新水井,以探取更深入岩石层的地下水,并铺设更大范围的水管设施等。这些工程耗费庞大,非困乏的村民可以负担,所以发出募捐呼吁。附图为村民发出的呼吁信。捐助详情见:http://bulletin.buddhistdoor.com/chi/event/5424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