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慧光法师的寺庙、少年、经书(上)

文:邝志康    图:佛门网,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5-01-28

跟慧光法师擦身而过,是去年九月的事情。秋风没能把我送到他身边去,明白这是因缘未到,不能强求,于是以一颗静默的心,等待遇上他来自宝岛的足迹。上月中旬,在好朋友Corrin安排下,我终于得以坐在他对面,听他分享一段有寺庙、少年和经书的故事。

慧光法师是台中菩萨寺的主持,他出生于台湾,在美国留学,回台后在星云大师座下剃度出家,数年前于深圳弘法寺得到本焕老和尚传法,是为临济宗四十五代传人。慧光法师是台中菩萨寺的主持,他出生于台湾,在美国留学,回台后在星云大师座下剃度出家,数年前于深圳弘法寺得到本焕老和尚传法,是为临济宗四十五代传人。

佛陀是生命的典范

慧光法师是台中菩萨寺的住持,他出生于台湾,在美国留学,回台后在星云大师座下剃度出家,数年前于深圳弘法寺得到本焕老和尚传法,是为临济宗四十五代传人。他对我们说,认识的佛陀,对生命有深度和圆满的了解,然后把所有的成就,拿出来跟众生分享。他的结论是:「所以佛是很好的一位老师。」佛陀不是我们应该崇拜的对象,而是学习的对象。严格来看,佛教不能用纯粹宗教的定义来界定。「按照西方对religion的定义,那是牵涉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人如何从信仰中得到救赎。佛教不谈这些,也没有将焦点放在神身上。它引导大家怎样去认识自己和丰富自己的生命,从而得到安乐自在,甚至解脱。」法师如此解释道。

六祖惠能当初参学时,他跟师父弘忍首次见面,说的是「惟求作佛,不求余物」。每人都有佛性,所有人皆能成佛。慧光法师认为,在生命的学习旅程中,假设你有一个心愿,想要超越个人的限制和突破障碍,想要成佛,这样的说话通常会得到他人赞叹,「相反想像一下,你跑到教会然后跟神父说要当耶稣,别人不诧异才怪。从中可以看到佛教跟其他宗教的差别。众生平等,佛陀只是生命的典范和导师,真正的佛法是我们如何落实这种对自我的超越。」


走在前头的菩萨寺

成立菩萨寺的初衷就是如何回归到这样的学习去,寺庙不只是信仰的空间,应该也包含教育精神。「让我们开展生命,使它更深厚、宽广,这是菩萨寺最重要的机能。」 慧光法师呷了一口咖啡,然后平静地说。

菩萨寺的监院叶惠贞,这次也一同来港。菩萨寺的监院叶惠贞,这次也一同来港。
菩萨是觉有情,发愿要自觉觉他。慧光法师当时取名为菩萨寺,是因为这个时代需要有人走在前面。菩萨是觉有情,发愿要自觉觉他。慧光法师当时取名为菩萨寺,是因为这个时代需要有人走在前面。

这时,菩萨寺的监院叶惠贞补充说,「寺院的特色是简单,因为简单才可以映照出丰富。它支撑着每一位走进来的生命都看到自己复杂的特质,从而帮助众生找寻自我的觉醒。」叶监院笑言在菩萨寺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喔,原来寺庙可以这样子的!」,并不是只有她们才有能力做到,大家也可以的。

谈到菩萨寺的名字由来,她说:「菩萨一生有两大愿,分别是丰富和分享自己的生命。要冲破障碍需要很大的心力,而这种心力来自对自我的信任和认识。没有信心的话便无法再向前踏出一步,更遑论度众生,生命的完整性建基于自身的圆满。」

菩萨是觉有情,发愿要自觉觉他。慧光法师当时取名为菩萨寺,是因为这个时代需要有人走在前面;打个譬如,不先拿自己开刀,又如何替他人施刀?叶监院又指,佛陀是大象,众生是小象,都跟在大象后面走,菩萨寺希望能扮演类似的角色,「如果你不是主流,你肯定会感到孤独的。然而这样做的话,一方面你是在建立内心的大雄宝殿。这个神圣的空间每个人都有,面对外面的境况倘若仍能坚持,终将会令它焕发更大的光明。」


千里之外一线牵

慧光法师相信,寺庙最重要的是其功能而非大小,他也认同善用现代科技有助弘法。在他看来,大多数法师还是依靠传统方法来讲经说法,能真正运用网络的只有小数,远远不足够。「没错,菩萨寺空间不大,但可以透过网络来接触大众。足不出户便能闻法,那多好呀。有见及此,我们提供同步的视讯传输,而且还设有facebook(脸书)专页,很受年轻人欢迎。佛法太艰深了,不易理解,如果采用软性的手法,甚至带点艺术性的表达方式,人们会倾向接受。」

法师对他们的facebook专页非常满意,毕竟不少人都通过它来认识菩萨寺,「网络没有地域上的限制,也是现代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道场如何从中跟大众接轨,是我们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慧光法师毫不讳言说,建造雄伟壮观的寺庙很浪费资源。菩萨寺一直的考量是,如何让空间精致化,但同时达到功能最大化。


让年轻人泛起涟漪

除此之外,菩萨寺特别着重青年弘法这个项目。慧光法师在佛光山出家的那一段时间,带领过青年团,所以有相关的经验。法师打趣对我们说道:「学佛要趁早。」年青人刚步入社会,生命刚起步,建设正确的生命态度尤其重要,因为严格意义上的人生从那刻才正式开始。「佛教都靠老年人的话,要开展下去会很困难。他们已经从社会上退下来,影响力有限。相反年轻人此时正要踏进社会,如果他们能带着佛法去跟他人接触的话,所泛起的涟漪肯定很可观。」菩萨寺积极设立社团、定期办大型活动,目的是希望训练各方面的能力,如领导才能──连自己也领导不了,又怎样去领导群众?

采访当天,「两伞运动」仍未结束,谈到一群年轻人领导群众的话题,我不由得联想到参与运动的学生们。年轻人情愿用激进手段来表达诉求,慧光法师对此还是颇担心的,「为了达成某些个人期望,而辜负全部人,甚至不愿意听别人的想法,这并不是民主真正的思维。」

难道说慧光法师他是支持……的?慢着慢着,答案要留待下期分晓了。

(待续)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