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慧光法师的寺庙、少年、经书(下)

文:邝志康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5-02-04

(续上期)


真正的民主就是尊重

「那民主真正的思维是甚么呢? 」我问道。

其实慧光法师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曾讨论过这样的课题,简单来说就是「如何沟通?」他认为一个民主社会的公民,应该要有听到他人意见的素质。「这裏面包含一种妥协的艺术。我们活在世间,不能无时无刻都得到胜利。举例说有两人意见不同,各自说出他们的想法,然后相争不下,各不让步。这样一来,也自然没有讨论的空间,最终形成恶性循环。」法师教导,要懂得聆听,看看对方有没有值得参考的地方;放开心胸,退后一步,达到妥协。

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果面对的是一个无法让步、无妥协余地的情况又该怎样呢? 「所以这是一个智慧的考验呀!选取得当的手法是很重要,同时也要得到大众的共鸣,这些都做得妥当的话,累积到一定程度,别人就会作出回应。倘若你的行动根本得不到认同,凝聚不起力量,对方自然不会理会你,少数人要影响多数人还是困难的。」见好就收,是师父的结论,达到宣示的目的便行了,「佛法最难的是中道,要做到刚刚好、适可而止,要怎样拿捏,很考智慧。」

年青人激发起来,参与社会运动,师父的看法是,有了凝聚力,有了组织力,接下来要看的是判断力,判断力掌握得不好,便会转化成破坏力。我打趣的说,所以要多鼓励他们听佛法。叶惠贞监院立刻反驳我:「然后他们不会进来。」我追问下去,她说:「来菩萨寺的人都是不小心走进来的,你要提供跟他们相应的方式才行。」

叶监院解释,现时有两类人愿意主动接触佛法。一类是年轻人,一方面他们认为学佛很时尚,另一方面又因为在别处赢不了别人,想要借助佛法来胜过他人,「我经常浏览网上论坛,注意到好为人师的年轻人不少,他们并未真正实践到佛法,只是在张贴谁说了这番话、这是那部经说的一类内容,然后网友都佩服他们,称之为教主。而第二类则是老年人。」

「第一步是要让年轻人对佛法产生正知正见,对生命也要有正确的态度,这些都是网络能帮助做到的事情。不过毕竟它是虚拟空间,并非现实,即使成功把他们引进来,还是有不少后期功夫要处理的。」慧光法师补充说。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说大般若经

虽然菩萨寺依靠网络弘法,慧光法师还是花了大量心力在传统经典的整理上,最明显亦最教我惊叹的是其校勘及倡印《大般若经》的计划。菩萨寺希望借此回到终极的关怀上去,就是建立正见。叶监院认为佛教最核心的教导是不落二边的中观智慧,「《心经》大家总听说过吧,短短二百六十个字,是六百卷《大般若经》的浓缩。佛说法四十五年,当中用了二十二年讲般若经,如果我们不碰触般若经典的话,根本就没有进入佛法的堂奥裏去。」

玄奘法师西去取经,花了四年翻译《大般若经》,耗费身心全部精力,译完后不久便圆寂了。古时译经动辄用上百人甚至千人,玄奘是主译,下面还有笔受、证义、润文,牵涉多个步骤。玄奘耗费身心全部精力在这部经上,译完后不久便圆寂了,很难说当时有没有完成整个校对过程。这部经文词艰涩,又是大部头,一直来也没有多少人为它订正,但慧光法师甘愿扛下这个重担,除了这是因为他自出家来便研习各种般若经论,更重要的是「菩萨」背后所代表的,不只是慈悲,还有智慧。般若是智慧,而智慧正是慈悲的根据。

整个工程浩大非常,一共花了七年。当初法师他们以为只需一年便能完成,后来法师不想给别人拿来作为质疑的口实,于是决心从房山石经读起,到赵城金藏、碛砂藏等等,追溯历代大藏经的不同版本,务求梳理清楚每个细节处。法师平静地答覆,「己经做了九校。」身为编辑,平时能把一篇文章作三次校对已经算是很细致、严谨的了,然而慧光法师竟然校对了六百卷经文九次之多,其坚毅可想而知。

「古字的写法跟现在的大有分别,异体字很多,每每要花不少时间查证,有时甚至连查也查不到。还是句读的整理,也是极花功夫。」法师跟我们分享他遇到的困难,虽然听起来好像只是文字上的斤斤计较,但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委实令人敬佩。法师闭关三次,写下字条给叶监院及众弟子,着他们农历每月初八、十四和十五共修,渐渐成了惯例.每月三次,从反覆的文句中接受洗涤,如今已经修到卷一百四十八了。

这次《大般若经》的刊行计划,预计会有四十二册,目前只剩三册尚在校对中,其余的已开始送印了。「这部经的教法在汉传系统裏长期被忽略,可能是历史演变过程中出现了断层,导致能教般若经的老师所余无几,没有人引导大众接受,相反藏传则强调般若思想的重要性。般若是佛的不共智慧,学佛如果没办法学到这个东西的话,可以说我们还在外围,没有触及到核心。」

慧光法师慨叹,佛教在台湾的确很兴盛,可是大家对佛法的精神还未能全然把握,一般大众很可能连佛陀在金刚座上悟到甚么法也回答不了,「他们都不懂,又怎样在自身上实践,从而使身心净化? 真正的佛法精神是得到法喜,然后分享出去。所以我们要好好推动《大般若经》,让更多人得到喜悦、发心学习。」

访问结束后,我们走在路上,法师难得到港,大家都急着向他请法。法师始终态然自若,一一解开我们内心的纠结。冬风初起,本来打算多陪他一会,可是双方路途不一样,只好送别。离开前我问法师会否再来香港,他点头微笑。

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