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慧通法师,为你而来 (上)

文:邝志康    图:佛门网| 2015-05-27

那天在秀峰禅院,还记得我竟然这样问慧通法师:

「师父,您是谁?为甚么您会在此?」

法师轻描淡写答道:

「为你而来(For you)。」

短短一问一答,法师已经揭示禅宗的本质──简单、直接。公案(공안,kong'an)尽皆如此,答问者思惟交转之速,不容有丝毫停息,悟道止于当下。「公案就是要你不去想,想是不会令你得到答案。」但问题是,不去想又如何得到答案呢?

法师眼见我心生疑惑,于是指着桌布问道:

「这块布是甚么颜色?」

「粉红色。」

他转眼又问:

「你需要想一下才回答吗?」

的确不要。

来自韩国的慧通法师(혜통수님,Hye Tong Sunim),是华溪寺 (화계사,Hwagyesa)国际禅修中心的总监及指导师。位于首尔的华溪寺,享负盛名,以向国际推广韩国佛教见称。法师这次来港,行程紧密,仍肯抽空跟我们访谈,其机缘甚为珍贵。


不念一念,以心传心

公案的精髓是当机直指,法师的问题非常简单,问的是眼前所见事物,并未牵涉人生道理。「试想像是一条较深的问题,会牵扯出你的情感,面对它们,你可能会禁不住用心去想,找出答案。」然而这种态度绝不正确,将无边无尽法门收摄于寥寥数字之中,这便是公案。

「对初机者而言,答案过分简单其实会引起反效果,当下他可能接受了,回去后却禁不住反覆沉思细味,不断起心动念。」我是这样觉得的。

「你一开头的问题是甚么?」

「您是谁?」

「对,您是谁?」禅师反问。

「我……我就是我。」

「甚么是你?」

「我是……我自己?」我沉吟片刻,仿佛已掉进一个无止境的循环中。

「你所问的,基本上是所有公案的重点──你是谁?无论用怎样的词汇,哪种比喻,最终还是要回到这点。无论你问的是哪一道题,都反映出你的背景、想法。所以当你问我我是谁,我的答案不会有第二个,只能是『为你而来』。只有你清楚自己是谁,人生的意义是甚么的时侯,才会懂得回答这个问题。」

禅的最高境界,是以心传心。法师认为,真正的大师只需四目交投,即可传达心意。时空、经历等亦不再重要,即使二人素未谋面。文字名相,终归只是辅助。释迦拈花,迦叶微笑,微妙法门,教外别传,即在于此。


想了数天,便出家去!

法师首次接触佛法,是大学期间。

那时候法师一直勤力读书,希望毕业后找到一份好工,过美满幸福的人生,但内心深处,却不禁问自己到底这是为了甚么。在了解到无止境的追名逐利不会为他带来真正的快乐后,他四处寻找答案,直到遇上一位僧人,是崇山禅师( 숭산선사,Seungsahn Soensa)的弟子,来大学教授英语。有时候他会在课堂上谈到佛教义理,也提及一些崇山禅师的教法,一切都如此简单直接,毫不花巧,却又头头是道,瞬间把禅师吸引住。然后不消数天,他便决定出家。

那年,禅师二十五岁。

在华溪寺出家后,他接受了三年的训练,期间通过崇山禅师创办的观音禅院(관음선종회,Kwanum Seon Jonghoe, KUSZ),接触了不少国外的僧团。 其后他远赴禅院位于美国罗德岛的总部修行,多年来先后在不同寺院服务,当中包括同为崇山禅师筹建的无上寺(무상사,Musangsa)--在华溪寺停留长达五年后,禅师很快又会回到这裏。


僧人也要marketing

踏入二十一世纪,科技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这是个资讯爆发的年代,弹指间我们便能获得大量佛教知识,跟上一辈得到寺庙裏向法师求法的景象差天共地,在外国及一些南传国家甚至有僧团是否有继续存在必要的激烈讨论,韩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原来,大家对僧团(saṃgha)的定义有点不同,一般而言我们用这个词时,多意会为出家众,但韩国佛教却把四众弟子一并看待。

法师指出,韩国僧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专责修行,他们会为每年两次的安居(안거,angeo)作准备;另一类则是工作僧,负责寺庙行政。管理寺院对这类僧人而言更像是营运一门事业,他们需严格控制财务状况(Account + Finance ?),积极向外拓展行销(对,marketing是也),招募新人(这个算是HR?),也会不时跟政府沟通,商讨合作计划,当然他们亦广泛参与社会事务,为社区出力。

「如何跟社会大众接轨是各寺院的焦点,例如我们要上课学习运用智能手机。起初大家的反应是为甚么要这样做,但时至今日基本上已经人手一机了。」

这当然也包括慧通法师:「我也有,是三星Galaxy。」说着他俏皮地摇了摇手上的电话。

事实上,法师认同自古以来佛法的传播均有赖当时的最新科技--想当初印刷术是最先进的技术,而借着它,僧侣得以将佛陀的教法广传开去。「我们不应只是为了乐趣才使用智能手机,而是要歇力将之应用到弘法事业裏去。」

不得不注意的是,韩国僧团的质素确实日益提高。曹溪宗(조계종,Jogyejong)是韩国最大的宗派,占差不多一半佛教人口。他们努力向外推广,名声甚至遍及海外,例如会跟韩国观光公社合作办「住寺计划」,鼓励国内外旅客亲身体验寺庙的各种活动。若说隐忧的话,年轻人的确对佛教日渐丧失兴趣,虽然这类计划能治一时之标,要重新勾起他们参与佛教活动的欲望还是颇困难的,也需要长远的规划。

「修行是很重要的一环,要振兴韩国佛教,非靠此不行!」法师信心坚定说道。

他的理由是,修行才是真正帮助到他人,这跟崇山禅师及整个曹溪宗的理念一脉相承。「真正的挑战是,到底如何将禅宗讲求的以心传心,顺利传达给年轻一辈。」

「也许我也说说我的看法......」

就在此时,身旁的秀峰禅院住持及指导师大观禅师加入了我们的讨论。大观禅师也是崇山禅师的弟子,多年来弘扬禅法,香港佛教徒是最熟悉不过了。

她说,事情要回到一年前的韩国世越号海难。

(待续)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