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忆父亲

文:黄杰华    图:黄杰华、Maseedis Kay| 2016-05-19

不经不觉,先父黄公锐荣去世已九年,对他的各种记忆,我仍历历在目。


《跌打医方》先父抄本末页(1956年)《跌打医方》先父抄本末页(1956年)

上世纪五十年代,先父有感前途未明,故从广州南来香港工作,望能一改境况。他先于长江实业有限公司当工人,后随一电机雕刻师傅作学徒,多年后才有余力自立门户,自力更生。我记得一年暑假,看他用电机刻出一头公鸡侧面,上下三十厘米,双目炯炯有神,毛理细致,纤毫毕现,唯肖唯妙。他将完成的金属工模交付后,一天从工模厂带来塑胶公鸡样版,我看罢开心得拿了回家把玩了好一段时间。


父亲的阅读习惯


先父虽为工人,然其文艺修养,足堪让我自豪,也教我自卑。他十多岁已习书法,十六岁曾抄下佚名之《跌打妙方》一册。父亲去世后,居穗之姑母整理先父遗物,遂将父亲少时之藏书转交予我,此时家人始知父亲读书梗概,始睹医方册叶,我曾想将其素描出版,惜无法核实当中不传秘方,深恐误己害人,故打消念头。先父在世,每逢春节,步步高升,万事如意,例必挥春盈室,喜气洋洋,祖母含笑不语,一家乐也融融。他手裏挥毫,口授机宜,可惜我自始至终,学不到分毫,半个像样的字也写不来,实在丢脸,只怪自己懒惰。


先父的初版《神雕侠侣》封面,后金庸于封面签题。先父的初版《神雕侠侣》封面,后金庸于封面签题。

除了书法,先父甚爱国文。他少时学习《成语考》、《四书补注备旨》、《千家诗句解》及《东莱博议》,犹好作诗骈对,可惜诗作十不剩一,犹幸所读之书仍在,诸如《增广诗韵集成》、线装本《对类引端》及《声律启蒙》等籍。记得我初中三年级一念完,他即着我背诵那部别称为《幼学故事琼林》的《成语考》,该书言简意赅,天文地理无所不包,确为上佳蒙童读物。现今之莘莘学子,恐怕闻所未闻,若一翻首页,之乎者也满纸,必定敬而远之。先父早年,余暇爱写旧诗,我念中学时,晚上偶闻他「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一段念念有词,沾沾自喜。我好奇问他,他谓当日离穗一刻,心怀怅惘,并随手于梁羽生《萍踪侠影录》书末默写全诗:「扯巾里开帆别广州,梁怀故友作诗留。歧路茫茫风将远,何日宝刀再聚头。」文意浅白,我当日已能领会。


武侠小说,忠义丹心,引人入胜,乃消暇妙药,先父亦好之。他自幼嗜读章回小说,《三国》、《封神》、《水浒》至武侠说部,让他聊日消忧。早年他迷上朱贞木、平江不肖生向恺然及还珠楼主李寿民,《罗刹夫人》、《七杀碑》、《江湖奇侠传》、《蛮荒侠隐》、《青城十九侠》及《蜀山剑侠传》等,经常温故知新,津津乐道,一会儿「杀~杀~杀杀杀!」(《七杀碑》),一会儿绿袍老祖、峨嵋斗剑、九鬼啖生魂⋯⋯我只轻声回应:「痴线!」八十年代,他多于湾仔森记图书公司租借金庸及曹若冰小说,也购下香港长兴书局的铅印本《蜀山剑侠传》。他藏有一套香港鄺拾记报局发行的《神雕侠侣》,乃早期初版,十分珍贵,后来我有幸在一次面见大侠时请其补题留念。至曹若冰,他爱得买下《宝旗玉笛》及《双龙记》二书。先父待人以诚,侍亲至孝,或许受说部忠孝观念影响。


先父的线装本《四书补注备旨》首页先父的线装本《四书补注备旨》首页
先父诗作书于国内版《萍踪侠影录》末页,手书于90年代初先父诗作书于国内版《萍踪侠影录》末页,手书于90年代初

九十年代末,家中来了新贵:一头西施犬,我们称它乐乐,让它快乐之余也能推己及人。家犬聪明伶俐,甚得家人欢心,父独爱乐乐,夜间常带它四处散步舒展筋骨。可惜一天先父松开狗绳,乐乐出其不意,一口轻伤了他人,结果遭渔农署职员锁进天牢检验。一星期后查无疯狗之兆,始让回家,不久它双目严重溃疡,手术后虽渐次好转,惟神态外貌与前有异,少了一份精灵的帅气,先父为此耿耿于怀了一段日子。



父亲回来了?


02年底,父亲证实患上肺癌,这或与他嗜烟五十载相关。确诊后一星期,他奇迹地戒掉烟瘾,滴口不沾。患病四年多,父亲受尽折腾,然而从无怨言,顽强的斗志,让其痛楚不露形色,积极面对。每次化疗后回家,他笑谓没问题,好让我们放心。长期电疗化疗口服,身体不胜负荷,最终他还是不敌死神召唤,于2007年8月与世长辞。


线装本《对类引端》封面,先父藏书线装本《对类引端》封面,先父藏书

父亲去世后,办理先父后事的长生店老板,谓先父某日某时回魂,于是一家作好准备,无奈当晚全无影踪。记得设灵当夜,法事由先父皈依师,尊敬的隆敬法师主持,法师念至先父名字时,我与家弟听到后堂突然一声「到」,彼此呆了一眼,只有默不作声,继续念经。凌晨四时,本已酣睡的家犬,突然坐在客厅中央,向祖母房窗从右移左至家母房间摇尾大嚷,一家惊醒,见狗情态,众人默悉先父确已回来,我顿时毛骨悚然!家犬叫嚷五分钟后,一切复归平静。我们知道父亲已离开了,真的离开了,此别离一幕,我内心无限悲恸!


先父一生勤奋,为家奔驰,侍母至孝。1986年,祖母八十大寿,他特别为母亲设筵贺寿,每年如此,直到生意欠佳为止。祖母年逾耄耋,福寿双全,世寿一百零八,当中必有因缘,她的殊胜故事,我曾于〈佛力不可思议‧佛号不可思议〉略作交代。先父去世九年,然其生前往事,记忆犹新,故特书下二三事,以为纪念。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