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不配做佛教徒」吗?

文:心明 | 2017-04-14
「俱生法执」是不能由几句智慧金句就可以轻易解除的(图:Pixabay)。「俱生法执」是不能由几句智慧金句就可以轻易解除的(图:Pixabay)。

记得曾经辅导过一位长者,她很伤心地说:「我不配做佛教徒!我知道我不应该生起瞋心,但我就是放不下!」这位长者年过六十岁,儿女已长大成人,各有自己家庭。儿女都是她第一段婚姻所生,婚后不久,与丈夫离异,她独力照顾儿女长大。儿女还少时,她带着他们曾与另一位男子一起生活过几年,及后该男子又离他们而去。今天,令她最遗憾的是,儿子不时还责怪她不应与该男子一起。儿子的责备,令她羞愧不已;虽然她多番解释,但是儿子都不肯体谅。最近儿子搬来与她一起生活,她很想修复与儿子的关系;但每次儿子生气时,又再重提往事,这对她来说,又是一次的伤害。在遗憾、无奈、羞愧的心情下,长者内心非常愤怒。这位长者,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曾在佛教道场当义工多年,当她透露心事时,别人总是对她说:「放下吧!身为佛教徒是不应该生起瞋心的!」。听到这些劝告后,那长者就自己下了一个结论:「我对不起菩萨!我不配做佛教徒!」

「贪、瞋、痴」这等无明烦恼,确是作为佛教徒需要时刻警惕自己的。但是,若「瞋心」生起了,是否就以「不应该」三个字,就可以阻止呢?佛陀的教导不是简单的道德教育,佛陀教导的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的缘起法。烦恼生起时,了解其「缘起」、了解烦恼情绪的「性空」,才是破除烦恼的慧剑。但此等教法,经常给别人简单概括,成为一些智慧金句,以为佛教对治烦恼的智慧就是简单的「放下我执」。真正的放下「我执」,容易吗? 看到烦恼背后没有一个真实的「我」、所起的愤怒只是「五蕴假我」的无明反应;能看到「瞋心」背后,没有一个生起「瞋心」的我,这种「无我」的体悟,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

从唯识来看,执着自己感受是真实存在的,这是「法执」。「法执」有二种:一是先天的「俱生法执」、二是后天的「分别法执」。《成唯识论》卷二,就有以下关于「俱生法执」的论述:

「俱生法执无始时来,虚妄熏习内因力故,恒与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别,任运而转,故名『俱生』。此复二种:一常相续,在第七识缘第八识起自心相,执为实法。二有间断,在第六识缘识所变蕴处界相,或总或别起自心相,执为实法。此二法执细故难断,后十地中数数修习胜法空观方能除灭。」

「俱生法执」是无始时来,由于虚妄熏习第八识内的种子,形成「法执」这种子力量与生命体共存。以现代的语言来说,这就是先天的。按唯识义理来说,这是第七识缘第八识而生起的自心相,不需要由不正的教法或不正的思惟而引致,「法执」的出现是自然地生起,所以称为「俱生法执」。要彻底去除这微细的第七识,要在菩萨见道后,在十地圣道位,经常修习空观,达至「金刚心」位时,这「俱生法执」方能永断。由此可见,「俱生法执」是不能由几句智慧金句就可以轻易解除的。我们学习佛法,亦只能是暂时性、短暂性的压伏这「法执」而已。

我们劝慰别人放下我执时,也许也要小心一点,将「放下」作为目标是无妨的,就好像我们要发愿成佛一样。但要求当下做到「放下」,就不是轻易的事;更非任何事、任何人也可以做到。说回那位长者的情况,她怀有愤怒、怀有恨意,未能放下,这正正是她学习佛法要对治的烦恼。当那位长者知道菩萨也要修到十地圣道,才可永断「俱生法执」时,那位长者顿时放松下来。笔者鼓励那位长者,她不单可以继续当佛教徒,她还要加把劲学佛。了解到「俱生法执」是微细难断的,对己、对人,也可以宽容一些,毕竟大家都还在学佛路上呢!

作者 - 心明
退休社会工作者,希望将唯识义理,活学活用。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