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们太自私了──《阿凡达》的省思(二)  

2010-02-11

Lozang

  上次笔者提过电影《阿凡达》中的纳美族,他们和人类很相似,一样有四肢、五官,需要吃喝睡觉,拥有智慧与情感。不过他们皮肤是蓝色、眼睛是黄色,耳朵长而尖,身上有白色斑纹,体型比人类高大,衣服像原始人,语言也自成一套。

  虽然纳美族与人类颇多共通点,但片中地球人只看到彼此的差异,并不把纳美族视为人类而进军杀戮。这的确是我们现实世界的写照。古时,势力强大的国家(如中国)往往鄙视和欺压外族;十五世纪欧洲人登陆美洲时,也曾认为美洲土着不是人,肆意虐杀;犹太人自古已受欧洲人歧视,二十世纪更遭希特拉大举屠杀……现在虽已很少这么极端的情况,但许多地方在民间层面仍存在着种族歧视,引生种种社会问题。

  人们因为彼此的肤色、发色、衣着、语言不同,互相轻视和斗争,这实在没有意义,因为现代基因学发现所谓「种族」仅是一种表相,不同种族间的DNA并无差别。着名生物学家Ashley Montagu指出:「从科学角度而言,根本没有种族这回事。」人类学家Jonathan Marks也说:「种族概念根真实生物结构毫无关系,人类不可能这样简单地分成不同组别。」

  一般相信,人类本来只有一种,后来分别向世界各地迁移,由于气候、环境、历史发展不同,才慢慢形成不同的外表和文化,但就人的本质来说都是一样的。种族只是由社会、文化、政治产生的概念,人们把彼此的差异夸大、丑化,把个别问题归咎为对方整个民族的问题,遂形成了种族歧视及纷争。

  无论是甚么人,都有着相同的感觉、思想、情感,大家心思和行为的最根本动机都是避苦趋乐,不应该有个别种族被视为异类。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有一颗蕴藏着无限美善的心灵(但不一定被完全发掘出来),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尊严和价值。明乎此,我们即能设身处地理解别人、尊重别人。

  人类不仅「自相残杀」,对其他动物更「如狼似虎」(仿佛把自己变成野兽般)。每餐都吃动物的血肉不再话下,还剥取其皮毛造日用品乃至装饰品,又以钓鱼、打猎为娱乐,有些人还喜欢把鱼类的身体煮熟,头尾不煮,兴致勃勃地看它抖震的样子……

  此外,人类破坏自然环境,也间接令居住其中的动物遭殃。例如全球暖化令北极海冰形成的速度和厚度下降,北极熊难以猎食,被迫要吃幼熊充饥;中国的农业、船业废料TPT,令中华鱘的后代容易残废或畸形,难以久活;生态系统被人为扰乱,导致现正有1147种鱼类、1360种蜻蜓与豆娘物种频临灭绝……人类也许没直接伤害这些动物,但它们都是因为人类而受走上绝路。

  当然,即使我们不吃肉、只吃菜,种菜过程中也会有众生受伤;患上某些顽疾时,无可选择地要服用动物性药物;世界人口逐年上升,无法不进占、破坏大自然。未有最好的解决方法前,我们只可以把对其他生物的影响减至最低。纳美族人对为自己提供生活所需的一切动植物,常存感恩之心,若非必要绝不会杀害生命(因此,当杰克在潘多拉星招惹了一种类似狼的动物,纳美族人被迫杀掉那些「狼」救回杰克后,便怪责他令动物无辜牺牲);每次为果腹而猎食后,都会向被杀的动物表达歉意,并祝福其灵魂回归至神明的怀抱。纳美族这种尊重生命的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

  话说回来,笔者虽然力举人类之恶,但并非说全人类均是如此,更非否定人类拥有同理心或慈悲心。人类从父母养育子女到各种关系和感情的建立,乃至天灾人祸时的互相扶持,都源于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慈悲。因此人类才会互助互爱、彼此包容,不致于斗争灭亡,而能繁衍至今。不过,在歌舞升平、物欲横流的世代,部份人的慈悲心会被掩盖,有待重新发掘。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