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们活在今日的香港

文:愿良    图:香港德噶禅修中心| 2015-06-03
滇巴嘉晨喇嘛(Lama Tenpa Gyaltsen)主讲:「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滇巴嘉晨喇嘛(Lama Tenpa Gyaltsen)主讲:「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

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喔!那会是怎么样,怎么样?今日,特别是今日,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想知道。

德噶禅修中心是被誉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在香港的道场。仁波切闭关至今快四年了,另一位噶举传承的上师滇巴嘉晨喇嘛(Lama Tenpa Gyaltsen)每年都来一趟,给香港人说法。这次,喇嘛要讲: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


心灵环保

讲座开始时,喇嘛请大家跟坐在身旁的同学亲切的打个招呼。「有时候佛教徒挺奇怪的,说要发菩提心,却不会留心谁坐在自己旁边!记得要跟别人释出善意,表达感恩的心。」喇嘛说。

一位信佛多年的朋友告诉我,她比较喜欢藏传道场,因为觉得有些显宗道场气氛略为拘谨。可能是因为中国人注重礼节吧,我也有类似的感觉。我这次初到德噶,表示想在讲座完结时,与部分参加者聊几句。想不到,志工Lily第一句就跟我说笑,各人听着,也哈哈大笑,陌生的感觉顿消。其实呢,我一直觉得用中文写的佛教题材文章,大都是正经兮兮的,文辞也要彬彬有礼,否则便有失体统似的。所以,写这一篇,我也想「崇洋」一番,心想:如果可以稍稍把外国人跳脱的幽默感展现出来,那就好了!(重申:对喇嘛的敬意可没有变!)

听滇巴喇嘛讲课,的确开心。听滇巴喇嘛讲课,的确开心。

大概两年前,我透过「接触即兴」舞蹈(Contact Improvisation),认识了一些跳舞的朋友,感觉他们特别放松,与别人沟通时比较直接,不会想东想西的,有话就说,要笑便笑;他们日常多与别人有肢体接触,习惯打开自己的身体,不像我这些书呆子尴尴尬尬小家子气。跟他们相处,特别畅快,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直心是道场」的道理。Lily落落大方的开怀欢喜,不其然让我想起明就仁波切的「开心禅」。

佛教主张布施,其实,一个微笑,一份善意,也可以是布施。学佛修心,能慢慢改变我们予以他人的感觉,以至给周遭散发的能量。这个,不也是环保吗?


甚么是人?

当我还在念念不忘「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喇嘛打趣反问大家:「噢,今天的题目是甚么?」续说:「佛陀也就是佛陀,无论在哪裏,在甚么时候,都会说一样的法。」说实的,那一刻我有点失望,心裏咕噜着:不是要谈香港吗?

滇巴喇嘛指出,我们身处的时代,天天在变,变化又大。这样的环境对人的要求很高,人渐渐变成机械人,没有时间静思。心灵的空虚,令情绪管理课程等等大受追捧。「这就是 saṃsāra(轮回),我们经历很多自己想像出来的痛苦。不想当机械人?很简单,只需认清我们就是人的事实──不是特别的人,不是菩萨、阿罗汉或超人,只是普通人。」喇嘛说。

对于普通人的概念,喇嘛引述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的讲法:His Holiness(尊者)的雅号,其含意往往是loneliness(孤独)。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相同的机会,像噶玛巴一样,贡献社会。

最右方红衣者为香港德噶禅修中心住持雅谛喇嘛(Lama Yadie)。他笑说有十双鞋子,大家怀疑数目可能更多呢!最右方红衣者为香港德噶禅修中心住持雅谛喇嘛(Lama Yadie)。他笑说有十双鞋子,大家怀疑数目可能更多呢!

那么,甚么是人?「是身体与心灵的结合。有些宗教信徒只强调心灵,忘却了身体;有些世俗的人却又只认识到自己的身体。佛法就是把二者放在一起。」人需要甚么?「物质上的需要只会让我们忙,人不再是human being,而是human-thinking/doing/going!忙个不停!」喇嘛问中心住持雅谛喇嘛(Lama Yadie)有多少双鞋子时,住持笑咪咪竖起十只手指,霎时哄堂大笑。「愚蠢的欲望,为我们带来更多物质,还有更多的苦恼。」


「不信任」是最恶的病菌

苦,是很多人对佛教的联想。滇巴喇嘛则强调,我们受苦,与业力无关。当我们像奴隶般忙于追求物质的满足,不知不觉间,人与人便会失去连系,失去互信;说远些,我们不再相信政府、家庭,以至自己本身。「不信任,是最恶的病菌。」今日的香港,壁垒分明,当我们追求自己认为的「对」时,对别人认为的「对」,或我们认为的「错」,究竟有多理解?

喇嘛引用一项调查结果:英国四十年前,百分之八十的受访者表示愿意相信别人;三十年前只有百分之五十,现在可能只剩下百分之十。喇嘛更点出了都市人的规律:星期五晚上,互信指数急升;星期一早上,指数迅即骤降!「我们必须重拾互信──不只是相信佛法或你的上师,而是你自己、你的家庭和邻人。方法不是诵经,一切在乎你的思维和态度。」


往上走,往下走

我们为甚么不再相信别人?「因为我们的ignorance(无明),因为我们都渴望自己变得太聪明。」喇嘛点出问题的症结。学佛的人和香港人都一样,所谓人望高处,要上进,要做得好,要学做更好的人。「往下走其实很有力量!我们不是要变成甚么,而是要想想放下甚么,因为我们都已经是佛了!回到我们的起点、我们的自性就行了,证悟其实可以好简单!」

往下走……具体来说怎么做?喇嘛建议我们把星期六定为「狗狗日」(Doggie Day),像小狗一样甚么都不做,就连打坐也不做,腾空自己;星期日收拾家居等,整顿自己,准备一个星期的开始;星期一至五,以积极服务他人,作为每天的目标。


「放下」小清单

佛教徒又喜欢说「除障」(purification),喇嘛的演绎简单直接:放下就是除障,还建议我们做个小练习:为这个星期拟定一张「放下」小清单(let-go list)。即使雅谛喇嘛真的有十双鞋子,须放下的不是鞋子,而是要更多鞋子的欲望!在现场的,可马上放下要从讲座得到一些东西的欲望!而我要放下的则是脑袋裏的「香港」!把不快的记忆、对未来的恐惧统统放下,清理我们内在的庙宇。就这样,我们那些愚蠢的欲望便会慢慢消失,与别人的连系也会慢慢重现。

那么怎样与人建立连系?「眼神接触。为何坐车只顾垂头看着电话,不去跟邻座的人打招呼?在我的世界裏,没有陌生人。」喇嘛果然心无罣碍。但是呢,正如现场的参加者所言:随便相信别人会受伤害呢。「即使受伤害,也可以放下;若执着下去,一次的伤害,便会变成难以磨灭的创伤(trauma)。换个角度说,被伤害之后,我们的心会变得更强壮。没有信任,不会有任何正面的改变或成长,生命就如行尸走肉。希望,从信任开始。而信任其实是与生俱来的,毋需训练,婴孩从来不会审视他人,成年人学得越多,反而越不愿意相信别人。」


把爱牵引出来

喇嘛总结:「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他会把八万四千法门归纳成为两点:接纳与放下。」讲座完结时,开心同学Lily的分享很有意思:「我读理科,注重逻辑思维,情感表达方面很弱。我跟明就仁波切和滇巴喇嘛学习,他们关于虔敬心的教导,把我内在深层的虔敬心、慈悲心,还有爱,牵了出来。」这让我想起,香港人其实很可爱,例如在沙士期间,大家都紧守岗位,更有医护人员无私地付出了性命。

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其实没有如果。切切实实活在香港的我们,该怎样做呢?

「如果佛陀活在今日的香港」讲座片段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