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爱一无所有

2010-02-03

文﹕小西 

一连几期,我终于由食欲谈到近年大热的「瘦身」现象。本来,瘦身就是减低对食物的欲望,或故意通过不满足这欲望,来达至「瘦身」的效果,是一种欲望的减法。但奇就奇在,通过这种欲望的减法,「瘦身男女」所追求的,往往是一种更抽象与不可理喻的欲望。或许,「瘦身」可以有千百种理由,例如健康、省钱、让身体灵活一些。但在现实中,我们 却不时见到有一些已经瘦无可瘦的男女,仍然嚷着要瘦身,总是对自己的体重与体形不满。那么,这些男女到底在欲求些什么?

这让我想到斯拉沃热哲学家齐泽克(Slavoj Žižek)有关「健儿可乐」的着名分析。他在《易碎的绝对》一书的其中一章提到,可乐可谓资本主义的终极商品。他指出,可乐最初是作为药物被推广的,由于古怪的味道,在口味上并不能提供任何特别的满足。但随着可乐变成一种饮料,它连一点实际的功用也没有了。于是,可乐既不满足 任何实际的需要,也不提供任何口感上的欢愉。奇就奇在,可乐并没有因此而被消费者打入冷宫。他认为可乐的这种多余的特性,反而让我们对于可乐更加贪得无厌,它使你喝得愈多便愈口渴,想喝的欲望反而愈来愈强烈。接着,他以「健儿可乐」为例,把论证推至极至。他指出,我们喝饮料的理由有二:一是息止口渴或汲取营养,二是满足口感。但在「健儿可乐」的例子中,由于咖啡因被拿掉,它的营养价值与口感都颇成疑问。但有趣的是,人们仍然对「健儿可乐」甘之如饴。他认为,他们几乎是在喝着「什么也没有」(Nothingness),而「什么也没有」是作为「某物」被消费者贪得无厌地欲望着的。

这是不是跟人们对「瘦身」的欲望有点类近?换言之,「瘦」作为「瘦身」所追求的理想状态,并不是一种实在东西或状态。夸张一点说,就算有人已瘦身到连一点体重也没有(实际上,这当然不可能),依照齐泽克的思路,这个人大概仍然会感到不满足,想要继续 瘦身下去。因为他所欲望的,是抽象神秘的「什么也没有」。正如亿万富豪追求的,很多时已不是满足实际需要,究其根本,瘦身男女所终极追求的,很多时也不再是任何实际需要了。其实,对「什么也没有」的欲望不是别的,用佛教的语言讲,那正是「无明」。吊诡的是,若资本主义的运作建基于资本与欲望的无尽流动,资本主义正是以「无明」为母。

微阅録简介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