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把童年敲响了

第300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3-04-17

我的母校,只有两个时钟。一个挂在教务处,另一个则和一个椰子般大的校钟,高高地安置在五年级的课室里。由于长得高头大马,又会看时钟,小五那年我就被老师指定为敲钟之人,奉命坐在校钟的下面。时间一到,我就像只报时的小公鸡,昂首挺胸地站在椅子上,抓紧挂在校钟里的钟锤,用力地敲,唤醒睡意正浓的同学。

下课时,意犹未尽的同学常会唆使我迟一些才敲钟上课。凭着老师的教诲:“勤有功,戏无益”,自命清高的我不会为之所动,但慧黠的骨子里头,我却诡计多端。上心仪老师的课或听故事的时候,我会故意拖堂;相反的,一旦老师大发雷霆,我就先发制人,敲钟“撵”他出去。同学们纷纷在桌底下跷起大拇指,赞我够义气。

如果说抽屉里的漫画是我们爱不释手的书本,那么,放学的钟声就是人人引颈期待的声响了。我会“铛铛铛铛”拼命地敲,敲到同学们拎起了书包,呼啦啦像一群牛冲出门槛为止。那一年,主掌了老师和同学们作息的时刻,我“踌躇满志”。

有一天,下课吃饱后,肚子忽然绞痛,我心知不妙而往厕所冲去,还吩咐“跟班”随后送上厕纸。厕所远在草场的另一端,马桶是还需由号称“夜来香”的清道伕来处理的。校园虽是凉风习习,鸟语花香,厕所却是臭气熏天。为保住一条小命,上厕所时,我们通常开着厕所的门透气,一起“公干”。

等了老半天,那个矮矮胖胖的同学才跑过来。我一见他递过来的是我写满了墨字的大楷簿,就狠狠地把他臭骂了一顿,怎么个用法?不是弄到满手墨汁,就是把屁股擦得黑糊糊一片。傻乎乎的他恍然大悟,敲了敲自己脑袋,只好再多跑一趟。

这一回,他喘着气带来了新的练习簿,吓坏了我:“你撕下了谁的簿子?”他说出了一个大家都讨厌的名字,我才松了一口气。忽然间想起上课的时间也该到了,就吩咐他代我敲钟,我则继续“办公”。

等了良久,钟声还没响,这位同学却气急败坏地跑了过来,我问:“怎么一回事?”他说不够高,敲不到那个钟,这可气坏了我:“笨蛋呐!怎么不找他人代劳呢?”憨直的他答说:“校长周会有令,没有你的吩咐,谁也不能碰那个校钟啊!”

这一回,轮到我屁股没擦干手也没洗,抓紧裤头,就飞奔回去敲钟了。结果,那多“屎”之秋,也让同学们无端多了五分钟的玩乐时间。

我因而被召进了校长室。里头挂满了一条条长短不一的藤鞭,令人不寒而栗。怒发冲冠的校长说那是学校创建以来,下课时间最长的纪录。失责的“小公鸡”委屈地将实情禀告,还好我吉人天相,没被记过也不需退职,因为校长也笑弯了腰。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