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我教故我改:进入人生新境界的阿黄

文:梁锦萍 | 2015-02-27

教导别人的过程,让我看见自己的盲点,也令我更开放自己去跟配偶谈心底话。

阿黄四十四岁,跟太太无论收入、教育或受欢迎程度都有一段距离。太太大学毕业,在银行任职经理,深受教会弟兄姐妹欢迎;阿黄则只有初中学历,任电器技工,由于为人直率,很容易得罪人。无论教会人士或亲朋戚友,从他俩十年前宣布婚讯开始,已对他们能否维持婚姻起了疑问。结果他们新婚半年后便开始找不同专业人士,包括传道人、牧师、辅导员、生命教练、社会工作者、性治疗师等,寻求专业意见,好辅助他俩不会因意见不合及持续冲突而离婚。以下是阿黄回顾过去接受不同人士辅导的体会。

「第一位男辅导员令我感到很不舒服。他是大学生,跟太太对话投契,拿着沟通理论来劝我改变自己的谈吐。我觉得这是非常虚伪的事。我是我,为甚么要改变自己去令太太感觉好受?另外一位社工姑娘,态度是『做好这份工』,缺乏热诚。他们不约而同的是希望我能多进修,转换一个更有保障的职业。可能他们都认为我跟太太不咬弦,肇因于我的学识和社会地位皆跟不上她吧。他们每次面谈都只是跟太太有讲有笑,对我旁敲侧击,对话裏头都设了我要如何回答的陷阱。为了迁就太太,我都敷衍他们便算了。」

西方对人性发展的渐进阶段论,大多预设每个人,完成一个阶段的发展,下一阶段才逐渐出现,而且以个人的自我认同、在社会上的认受性等因素挂钩。反观中国的心学 (余德慧,2001) ,则采取另一道进路:「张载认为:三十器于礼、非强立之谓也;四十精义致用,时措而不疑。五十穷理尽性,至天之命,然不可自谓之至,故曰知。六十尽人物之性,声入心通。七十与天同德,不思不勉,从容中道……故十五至七十,化而知裁,其德进之盛者与。」

中国人的个人发展,着重于道德和伦理。阿黄不甘于被辅导者错看自己,也不肯改变自己来迁就太太或其他人对自己的期望。这种坚持,造成了他多年跟太太争执不断。阿黄为了维持婚姻,敷衍地见了不少辅导员或相关专业人士。直至有一趟,他给转介到一位生命教练 (life coach),情况才出现转机。当时,生命教练没有任何假设,只着眼在帮助阿黄认清内心真实希望的发展方向。借着这机缘,阿黄的人生来了个大突破。

「那位生命教练,他视我如朋友,关心我对自己前景的想法和计划。跟生命教练的晤谈,使我更清楚自己的价值观。我不爱读书,那些虚饰的理论跟生活是两码子事;我重视活得充实,对人有帮助,心口如一,所以,决定了上课学习如何促使别人有自我成长。于是,参加了不少解决难题的课程;也学会了如何改善夫妇沟通和增润关系。正好教会招收导师,好训练新婚夫妇适应新生活,我毅然报名,跟太太一块儿当导师。由于要每周备课,我跟太太为准备课程做了很多预习。教导别人的过程,让我看见自己的盲点,也令我更开放去跟太太谈心里话。

「以往,辅导员们虽然都有给我们家课,好改善彼此关系,但我总觉得自己已是成年人,被指派家课去改良自己,总不是味儿,不断找碴子,然后要辅导员知难而退。如今,当我成为导师,为了让别人有更和谐的关系,我投放很多心力去研究有关课题,明白到原来自己要的不是一般人希望的工作成就,而是自我成长和栽培别人。自此我的生活充实和快乐了不少,我太太跟我之间的关系也由不断争执,至和谐和安乐了。」

儒家论 「颜回乐处」是一种以生命境界去看待人生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跟我们功利社会重视职业收入、地位等,是有很大回异的。当阿黄接触到心灵的一片处所,自觉自醒,并汇集精神向上提升自己,实践内心长久想担任引导他人的角色时,他一转过去「问题先生」 的角色,成为一个「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程颢《秋日偶成》)的境界,使生活过得多彩多姿。

阿黄的故事,对我是一个当头棒喝。生于香港、长于香港,我的价值观深受功利主义所熏陶。评估个案的时候,根据的理论也多是西方理论。阿黄的价值取向,就如不少受导者,受着中国文化影响。彼此在界定何谓成功的工作、美满的婚姻、和谐的相处等,即使没有强烈对立,也存有不少不同之处。反省自己,对中国人的心理和文化,极须增进认识。身处香港这个中西交流之地,如能善取西学之理论,兼容中学之智慧,我们益能为受导者开拓更宽广的空间。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