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是灯师父的妈妈

第313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3-10-16

我和姐姐是双胞胎,自小我们就一同上学、一同田径、一同打球。在球队中,我们都是前锋,姐姐是左撇子,每次运球上篮,她总会跑左边,我攻右边,形成优势,创下不少佳绩。我和姐姐感情一直很好,我们不单容貌相似,连际遇也差不多,直至十年前,在同一年,她出嫁我出家,我们的际遇才分道扬镳。


那一年,相信是爸爸妈妈人生中最悲欣交集的一年。欢天喜地送大女出嫁了,几个月后,二女就坚决要出家。在我落发的前一晚,爸爸妈妈来到常住,拜会恩师,在那一刻爸爸才领会,我是认真的,他有点措手不及。爸爸默默地掉眼泪,妈妈已哭成泪人,他们不肯留下出席第二天的剃度仪式。送他们离开时,为报养育之恩,我跪在天地间,向他们叩首三拜,妈妈哭得更伤心。


出家之后,我多次要求回家探望都被拒绝,爸爸说:「街坊不知道你已出家,让左邻右里知道会很丢脸,你别回来。」我听了,心隐隐痛,但学佛修道的心更强、更坚。从大马到美国,从美国到香港,十年来,我努力学习,全心奉献,在夜阑人静的时候,心中却总有一根刺:我该怎样让爸妈认识佛法?怎样才能让他们知道女儿在做什么?


我用心跟家人保持联系,让他们对我、对出家的生活多一些了解。早期,在槟城的常住带义工们外出旅行,曾到我家乡──金马仑高原的三宝万佛寺参拜,并借机参观爸爸的菜园。后来村里有了佛堂,妈妈也皈依了。近年,爸妈认识了衍阳法师,对出家人的态度便大大改变了,两年前,他们来港出席阳师父的讲座,明白原来出家后更关心社会、服务社会。


我有个心愿,希望家人能参加「生命教育」课程,我知道这个课程对他们会有很大帮助,去年妹妹来了,对课程赞不绝口,觉得受用无穷。妹妹和我费尽心思,最终妈妈参加了九月的课程,还留港几天参加其他法会、活动。这是我出家后,第一次长时间、近距离让妈妈了解我的出家之路。几日来,无论她到哪里,身边都有人跟她说:「传灯师父很能干」,「传灯师父帮了很多人」。妈妈一次又一次拭泪。她像怕被人识破似的,常解释:「我的眼睛有毛病,经常流眼泪。」大家便顺着她的心意,请她滴眼药水,她却说:「不用,不用。」但看得出,她一天比一天心宽。她经常问大家:「师父呢?」大家以为她在找阳师父,后来才知她是在找我。她常自豪地向人自我介绍:「我是灯师父的妈妈。」


欣慰!看得出她很欣慰,她说:「想不到出家人可以做这么多好事。」有一晚,她看到大殿摆满坐垫,佛前有张禅櫈,问:「谁坐那裏?」大家答:「灯师父。」她坚持要留下打坐。我在禅座上,静中感觉到与妈妈相通的脉搏,那么贴近,那么和谐,那么一致,我感受到,我和妈妈都是佛陀的弟子。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