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世界是有颜色的 自闭症画家贺梓峰

文:麦农    图:佛门网| 2015-11-06
自闭症画家贺梓峰。自闭症画家贺梓峰。

十九岁的自闭症画家贺梓峰,他不太会说话,仅用一枝画笔,将自己的内心世界跃然纸上。梓峰的画作线条细致,色彩丰富,构图生动、有趣。如果图画是画家的内心表征,那么从梓峰那令人愉悦的作品,可以窥探他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美丽!

梓峰之所以能够画出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原因可要回溯到十六年前的那段故事。

 

十六年的一幕

「阿仔,你唔好咁啦!」贺太向正抱着陈瑞燕教授双脚的儿子梓峰大声喝止。这是十六年前,发生在中文大学心理学系陈教授研究室内的一幕情景。也是正值贺太和家人从各方面都听到「自闭症还没法医治」的时候。

(左起)梓峰爸爸,陈瑞燕教授,梓峰,梓峰妈妈。(左起)梓峰爸爸,陈瑞燕教授,梓峰,梓峰妈妈。
陈瑞燕教授指出梓峰接受疗法后,他画画的内容、色调比以前变得丰富。陈瑞燕教授指出梓峰接受疗法后,他画画的内容、色调比以前变得丰富。

那年梓峰四岁,被诊断患有自闭及过度活跃症,还被评估为轻度弱智。这样的一个儿童,怎么会和一位脑功能心理学专家「扯」在一起呢?陈教授微笑着说:「也许这是一种缘份。」那时候,陈教授正研究自闭症儿童的认知功能和脑部变化。贺太得知梓峰病情,四处为他访寻名医,不过仍药石无灵。无助之下,遂求救于陈瑞燕教授。

陈教授忆述十六年前的那段缘份:「我初次见到贺梓峰时,只觉他很躁动不安,不能安静地坐下来。他没有言语,甚至忽然会大喊。我跟他妈妈Pinky说,自闭症目前还没得医。」原本仍抱着一点希望的贺太,以为脑神经心理学专家能够给梓峰一线曙光。然而,她这一点希望,却为她带来更大的失望。「当时Pinky听完,眼湿湿哭了起来。」

正当贺太准备离开办公室时,坐不定的小梓峰突然抱住陈教授的双脚。贺太说:「梓峰就像树熊一样,抱住教授的双脚不肯放手,无论我怎样扯,也扯不开。」为甚么梓峰会突然间抱住陈教授呢?相信没人能够回答。

不管如何,他的举动令陈教授立下宏愿。「那天开始,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治疗自闭症的方法。就这样,他抱着我不放,我也『抱着』他不放,就这样走了十六年。」陈教授如是说。

梓峰近期作品,题为「母与子」。梓峰近期作品,题为「母与子」。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自闭症人士不擅用语言和人沟通,所以我们只能透过他们的行为表现,去了解他们。然而,只透过行为去推测他人的内心世界,这种认知方法是有偏差的。陈教授认为:「一般人的眼中,自闭症患者的行为古怪、僻好特别,甚至觉得他们没有情感的,于是对他们产生害怕的情绪。其实,他们都很善良,只不过我们不懂他们的内心世界而已。」

表达内心世界的途径,其实除了语言,还可以诉诸于画画。梓峰借由画画来表达他的思想。陈教授说:「画的内容就是梓峰内心想讲的东西。以前,他画的画较孩子气,表达的内容简单,线条简陋。譬如,画中的人物是头大、身细。而情感表达也较为负面。」2009年,陈教授采用「德建身心疗法」治疗梓峰。这疗法源自少林禅武医,只是去除它的宗教色彩,并赋上现代心理学元素。那么,梓峰接受这疗法后有甚么改变呢?

「治疗八个月后,梓峰的自闭症便有显着改善。从他现时的画作,能够看到他画画的整体构图,颜色配搭相当丰富,甚至有些画的内容未必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

「根据画的内容所表达的语意(semantic),能够判断梓峰的思维概念逐渐提高。」甚么是语意呢?陈教授以实例解释这个抽象的概念:「梓峰画屋子,表示他必须明白甚么是屋子,它有别于公寓。还要知道甚么是砖头、四层楼房等等。这都是种有层次的思维和认知功能。自闭症患者的内心世界其实是有情感的,只是他们表达不出来。」

那到底甚么原因令他们「表达不出来」呢?

5岁时,梓峰开始在中文大学接受不同的疗法。5岁时,梓峰开始在中文大学接受不同的疗法。
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疗法」前的画作。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疗法」前的画作。

禅武医如何医治自闭症

传统少林医学禅武医认为,许多疾病都是由炎毒引致的。这观点与西方认为自闭症是脑神经元发炎(inflammation)引致的观点不谋而合。

假如它们的看法都正确,那么根据「禅武医」提出的解决方法是,除了修习「禅武医」之外,我们要避免吃产生炎毒的食物。是哪些食物呢?包括肉类、鱼、蛋、姜、葱、蒜等。

梓峰接受疗法三个月的画作。梓峰接受疗法三个月的画作。
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疗法后六个月内的作品。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疗法后六个月内的作品。
梓峰的近作「快乐的森林」。梓峰的近作「快乐的森林」。

禅武医戒食物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甚至是疗程中重要的一环。陈教授表示:「我们做了实验,结果证实饮食习惯确实能改变小朋友的行为、认知功能。」

其实,「禅武医离不开佛理,而佛理又离不开慈悲。」因此,陈教授认为,疗法要见效,过程中家长必须对小朋友慈悲。否则,「整个治疗都会崩溃。」那么,家长该如何对小朋友慈悲呢?「慈悲是不要求回报的,要放下任何标准。譬如说,能够画画的小朋友,就鼓励他们画画,不必勉强他们写字。对自闭症儿童要多点包容、多点慈悲、多点体谅以及接受他们。我觉得,没有父母的爱,任何治疗都没用。」这便是疗法中的「正念」。

「德建身心疗法」确实为自闭症患者带来裨益。譬如,以前梓峰没法控制自己,不能画画。而在接受治疗后,现时他已经能够平静地作画,时间甚至长达九小时之久。然而,陈教授指出这疗法只是启发他们的认知、智商和增加他们自我控制的能力,未必能完全根除自闭症。的确,记招会当日,梓峰的情绪曾出现波动。

2010年贺太一家决定移居瑞典,以提供梓峰合适的居住环境。贺爸爸为此放弃他在香港的专业工作,到瑞典的餐厅当侍应捧餐。依照瑞典的条例,现年19岁的梓峰已可申请入住院舍。不过,贺太坚持亲自照顾梓峰,并时常到图书馆搜查资料,教导他绘画。


自闭青少年画展

由即日起至2016年1月31日,中文大学心理学系及大学图书馆合办,一个名为「天生我才:自闭青少年画展」。陈瑞燕教授表示希望借着是次的画展,改变大家对自闭症患者的观点,并希望社会大众对自闭症有个正确了解,给自闭症患者多点接受与包容。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