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小革命

第271期明觉   文:小西| 2012-03-07
《我的小革命》《我的小革命》
在何荣幸发起下,「我的小革命」系列报导问世在何荣幸发起下,「我的小革命」系列报导问世
为理想而发起「小革命」,左起何荣幸、高有智、黄哲斌、谢锦芳为理想而发起「小革命」,左起何荣幸、高有智、黄哲斌、谢锦芳
大王菜舖子大王菜舖子

说到「革命」二字,人们便会不期然的想到社会翻天覆地的大规模转变,而历史上大多数的着名革命(由法国大革命到中国的辛亥革命,不一而足),往往都诉诸暴力,让大地变色,血流成河。然而,要推动社会变革,必须要诉诸大规模的暴力革命,舍此而无他途吗?在现实中,有没有「革命」是由身边的小处做起,细水长流、积砂成塔,以柔靭有力的方法,耐心地易俗与移风?有说「革命不是请客食饭」,意谓革命往往性命悠关,实在非同小可。但反过来说,像「请客食饭」这样的寻常事,又能否掀起足以改变生活机理本身、一场又一场的「小革命」?答案是肯定的,而我们在何荣幸、黄哲斌、谢锦芳、郭石城、高有智等合着的三大册《我的小革命》中,正正可以找到无数由「我」做起的温柔「小革命」的活生生例子。

废墟开出一花,乱世守护一亩田

或许,应该先说一说这个「我的小革命」采访写作系列的由来。话说2008年6月18日,台湾《中国时报》突然传出裁员一半的消息。消息既震撼了《中国时报》上下,也为台湾平面媒体的寒冬期揭开了序幕。为了迎接如此严峻的报业挑战,《中国时报》在采访主任何荣幸的领导下,复设调查采访室,并与黄哲斌、谢锦芳、郭石城、高有智等四位资深记者合作,从2009年1月起,每周六推出「我的小革命」专版。

何荣幸解释, 专版之所以取名「我的小革命」,是因为在这个「全球化」与「在地化」相互激荡的年代,他们发现在台湾的各个角落,有不少人早就躬体力行,以具体行动颠覆传统观念、挑战主流价值,打造新时代的社会价值,静 静地掀起自己的小小革命。但跟主流媒体的「跟红顶白」习套不同,「我的小革命」系列更关注台湾各领域小人物打破传统的努力与实践,希望借此守望台湾社会很多正在发生但未被人们确认的重要变化,并鼓励更多人以具体行动改变社会。系列的写作目的,是希望「 废墟开出一朶花,乱世守护一亩田 」。由此可见,三大册的《我的小革命》,可谓活生生的正念行动小故事的大集合,读来既有趣味,也有意味深远的启发性。

由小处做起

例如,喜爱兔子的海绫月,大学时代常在BBS兔版出没,眼见不少人因为毕业、搬家、就业,无法再养宠物,加上兔子繁殖力强,饲主只好上网寻找领养者,甚至干脆把兔子遗弃荒郊。有见及此,爱管闲事的海绫月决定开设「海绫月兔兔认养专区」部落格,撮合饲主与领养者。

然而,事情却比海绫月想像中的复杂。例如,她不久便发现认养纠纷层出不穷,有些兔子被认养后不久便死亡; 甚至有宠物店假冒认养者,骗取兔子。为了解决与减少饲主与领养者之间的纠纷,海绫月在部落格上设立「领养黑名单」,同时咨询熟悉法律的朋友的意见,设立一份具契约效力的「认养切结书」,约束双方,而同类纠纷亦因此而大幅减少。

海绫月凡事亲力亲为,会亲自检视每一份送养申请书,合格才公告供人领养。多年来,「海绫月兔兔认养专区」促成了无数成功领养案例,部落格也成为了台湾重要的宠物社群平台,而海绫月亦一直以浅白的文字,灌输正确的养兔知识,尊重动物的个体生命,而不仅仅把它们当成一项物品或自己的财产。

与此同时,海绫月也跟许多爱护动物团体或个人,积极参与动物保护运动,促成「动物保护法」与「特定宠物业管理办法」修法。可见海绫月跟同道的「小革命」,其实还不小,虽然由看似微小的行动做起,最终却能够掀起一场广泽所有动物的深度社会运动。

小农「革命」

又例如四十多岁的王福裕(朋友称他为「大王」),本是台湾成大城乡所的博士生,跟着老师在花莲规划行政院委托的城乡发展计划时,却意外的发现,串连当地有机小农销售蔬果比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更具意义。事情是这样的,王福裕在花莲规划城乡发展案时,妻子怀孕了;由于长期在农村作田野调查,王福裕熟知惯行农法的蔬果,对人体的威胁很大,于是与两个朋友到熟悉的有机小农家买菜回来吃。然而,一传十、十传百,到他们差不多有四十户共同采购时,竟有七家小农户找上门,希望供应蔬果给他们。他由此发现,自己竟然帮助到小农,「原来吃也有力量」。

后来,王福裕放弃攻读博士学位,开了「大王菜舖子」,专心帮助有机小农卖菜。他效法欧美流行的「社区协力农业」模式,串连本地消费者,直接向当地小农户取得最新鲜的有机蔬果。一般小农户的农地不大、产量不稳定,而王福裕则以「社区协力农业」的方式,为这些小农户打开货路,也减低因「食物里程」而导致的能源消耗与碳排放。

另外,为「大王菜舖子」供菜的农户几乎都经过有机认证,但王福裕在包装或网站却并不强调「有机」二字。因为他认为认证是为了解决人与人不信任的机制,而治本的方法,该是重返人与人、人与土地之间的信任。他指出,消费者可以到田里找他聊天、认识农人、实地观察,然后再决定是否相信他。 由此可见,王福裕要做的,不单是帮助小农户重兴社区农业,与此同时,也在推动一种新的社会伦理与价值的革命。

革命是否真的很遥远?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功?从《我的小革命》中众多的例子,我们知道「正念小革命」就在不远处。

推荐阅读:

《我的小革命》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50340

《我的小革命:颠覆主流》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4702

《我的小革命:永续生活》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0566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