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我的志愿是做贪官收很多礼物

2009-09-17
文﹕小西
 
月初,网上流传一段《南方都市报》的短片,当中访问了几位广州小学生的「我的志愿」,其中一位小六学生居然说他的志愿是﹕做贪官收很多礼物。短片迅速地在网上扩散,引来网民不同的反应﹕「我希望中央看过之后,知道中共根基已被蚕食到什么地步」,「没办法啦,中国传统都是宁要贪官,不要无能的好官」,不一而足。用我上两次提到的「需要」和「想要」的区分,这一位小六学生的志愿,看来是他的「想要」多于「需要」。当然,大概没有多少人会以自己的「需要」作为志愿。若果这一位小六学生说﹕「我的志愿是食饭」,大概一样的匪夷所思。一般而言,人类的志愿大多是超越他们的基本「需要」之「想要」。
 
圣严法师有云﹕「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太多」,但问题是﹕在一个「想要的太多」的现代社会中,我们应如何在云云的「想要」间,作出明智的筛选,免于被不必要的「想要」牵着鼻子走?事实上,在《南方都市报》的「我的志愿」短片中,除了那位希望当贪官的小六学生外,我们还听到他的同学希望当消防员、老师、飞行员等志愿。跟那位想当贪官的小六学生不同,这些小朋友的志愿,除了可满足他们未来的日常生活所需(需要)外,也服务于整个社会中其他人的「需要」。但小贪官的「想要」,则有可能危害到其他人的「需要」。所以,同样是「想要」,也有正妄之别。
 
或许,我们会问﹕到底是怎样的社会条件,做就了这一位未来的小贪官?借用美籍犹太裔哲学家阿伦特(Hannah Arendt)所提出的着名说法,我认为那是「平庸的邪恶」(banality of evil)所致。事实上,在二战时纳粹执政期间,便有不少德国人参与,甚至策划屠杀犹太人的计划。战后,不少这些普通的德国人被送到耶路撒冷审讯,为他们所犯的人权罪行付出代价。1961年,阿伦特前往耶路撒冷听审,她发现其中一名屠犹执行者Adolf Eichmann,看起来不过是一名长相普通的小官员,而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大魔头。Eichmann自称自己是个尽忠职守的官员,他说,他只是听从希特拉「命令」。阿伦特指出纳粹屠犹之邪恶,不在于煤气室、生化武器等等超乎人类道德想像极限的灭族行为,而是在于普通人对于这些邪恶行为的「习以为常」。
 
在前述的短片中,「做贪官收很多礼物」看起来不过是那位小六学生一时的「想要」。但从有关该段短片的网上回应看来,贪腐似乎已成为了大家「习以为常」的日常行为,甚至生存下去的「需要」。当邪恶的「想要」变成了大家「习以为常」的「需要」,要勘破无明,也就愈来愈困难。
〈广州六岁小学生开学《我的志愿》:做贪官收很多礼物〉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