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我的父亲有忧郁

文:传灯法师 | 2014-06-25

父亲生长于渔村,渔村附近有广袤的稻田,稻田周围是绿意盎然的椰林和树林。父亲生性善良、朴实,村里大部份男人,包括叔叔们都出海捕鱼,只有他坚持靠一小摊档维生。每日天未亮,父亲便起床煮绿豆沙、红豆沙,然后沿街叫卖,赚取微薄收入养家。直到家里人口增加,父亲才带着我们举家搬到山上,改以务农为生。

靠天吃饭并非易事,播种以后,必须小心看护──施肥、浇水、除草,从培秧到移植再到收成,父亲就像养孩子一样无微不至。若遇天不作美,干旱或者雨季,菜种随时都会遭殃。我们在田里帮忙时,常把瓜菜当玩具,又抛又掷,他会心痛地唠叨一整天。好不容易等到收成了,还要看看菜价是否理想,否则可能连本也收不回。

离开了故乡,父亲与母亲两人合力支撑着新建的家,但山里的生活并不好过。从天亮至天黑,父亲尽心营谋着一家的饭碗。他总是战战兢兢,恐怕收成不好,会影响全家的生计,特别是四个孩子的学费。

父亲从来没有为自己求些什么,他日晒雨淋艰苦地过日子。如今我们的生活都各有着落了,不需要他操心了,菜园也有人看管,可是父亲却开始忧郁起来。

起初他觉得胃不舒服,肠不妥,头胀胀的,并开始造访镇里的印裔医生,请医生给他开药。有次回乡探望,趁机跟父亲详谈,他才娓娓说出心事。原来父亲习惯指点员工工作,但退休后大家却不再照他的吩咐办事,渐渐地父亲感觉失去了影响力,不愿再去菜园。加上一班老朋友,病的病,老的老,死的死,一个个逐渐消失,他便开始恐慌,有点不适就疑神疑鬼,深怕自己也患上不治之症。子女们各有各忙,对他疏于关怀,有时说话的语气重了,父亲觉得不受尊重,渐渐便变得沉默寡言。后来情况越见严重,便跑到城里去看心理医生,检查后说他有忧郁症,开了一大堆药。每天父亲努力吞服,服后整个人昏昏欲睡,没精打采,脑胀欲裂,浑身不对劲。他又跑去问那位印裔医生,才知道医生把他当作精神病来医。

究竟父亲怎么了?

许多中年或晚年的父亲们都有相同的境况:孩子大了,父权、父职失色了,妻子、儿女不再听命于自己了,生命顿时失去了目标,生活变得空洞,加上健康大不如前,一时间难以适应。

我们姐弟间紧密联系,逐渐掌握父亲的心境,刻意细心关怀。父亲节我拨电回家,父亲正在追看他喜爱的羽毛球决赛,匆匆应对两句,在把电话筒塞到妈妈前,不忘叮嘱说:「不要隔太久才打电话回来!」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