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际遇把我带到此时此刻--我在香港梅村的十年(一)

文:听步    图:听步| 2019-03-23

今年是香港梅村的十周年,回顾过去总发现很多回忆,决定把这些回忆好好整理一下。记得当年还未接触正念修习时,自己是怎么的模样。那时我是个饱受欺凌、欠缺自信的学生。身体不好、学业不好、人际不好,一切不尽如意,或许今天认识我的朋友不会想像当年的我是怎样的不同。是的,人生的头十八年不太好,呱呱落地时带着先天缺陷,成长阶段则往返医院,做成了压根底的自卑。在小学中学托不起头来生活,结果在副学士的那年挨不住倒下来了。

有人说学佛修行有两种人。第一种是寻找智慧的人,他们福报很好,没有甚么大问题,喜欢寻找人生答案;另一类是大灾大难,不是恶病缠身,就是经历风浪,而我大概是后者了。在身体与心灵倒下来的那一年,也是生命得到重新开始的一年。当外在追求走到极限,人便需要回到内在休养。那时的问题是因为自卑感而不断寻找外在的认同来定义自己,为此曾成为了「街童」、「学霸」等等。后来才发现原来不同的身分不过是基于相同的心理原型,就是那颗希望满足别人眼光而成就的自己。学生时代需要透过反叛来定义自我,就成为了穿耳带银的野孩子;高考落难的时代需要透过奋勇向上来定义自我,就成为了那几年的学霸。这种由自卑驱动的自大心理待去到了接触正念修习的几年后才发现出来,再拿他修了十年才回到本来的面目。如果有人问,这十年修习学到了甚么,我想我学会了做自己。

这十年的成长实际上与之前的二十九年从不分割。我需要多谢每一个不论是好是坏的际遇,没有他们的出现,也没有此时此刻的自己。或许我可以这样的想:「为何老天就是要给予我这个残破的身驱?」。我也可以这样的想:「为何老天就是要给予我伤痛的童年?」。但每当我深入观察,我能庆幸我的身驱把我带到香港梅村这个灵性的家庭中,我能庆幸我的际遇把我带到此时此刻。所谓烦恼即菩提,人生若在「点」上看可能是痛苦,但若在线上看就明白其中的道理。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