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的非洲同学……非洲交流生在宝觉中学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 2013-07-31
宝觉中学老师、同学热心协助阿唵学习宝觉中学老师、同学热心协助阿唵学习
阿唵(左)与徐靖君同学阿唵(左)与徐靖君同学
左起:梁嘉希同学、万香、万恩、谭嘉敏同学左起:梁嘉希同学、万香、万恩、谭嘉敏同学
万香在上体育课,学习太极万香在上体育课,学习太极
万恩专心地听课万恩专心地听课

 

  想像一下,如果在习惯了学校环境中,忽然多了一名异国同学,而且是远道来自非洲的黑人同学,对你的校园生活会有甚么冲击?

 

  这可不是天方夜谭啊!2013年初,于非洲专事孤儿助养及助学志业的阿弥陀佛关怀中心(ACC),来港进行交流和义演,获得东莲觉苑、弘法精舍、佛门网的支持;东莲觉苑属下的宝觉中学,更借出礼堂作为表演场地,并让该中心其中三名来自非洲东南部国家马拉威(Malawi)的院童,充当中四级交流生,跟本地学生一起上课一个月!

 

活泼好动的阿唵

 

  校方贴心地安排了三位本地同学照顾ACC三名院童。其中,经常与阿唵(院童在非洲须学习中文,并有中文名字)在一起的徐靖君同学,赞赏阿唵开朗、热心学习、主动发问或分享感受,乐于团体合作,颇受同学欢迎。

 

  由于宝觉中学老师授课多用粤语,徐靖君须为阿唵作华语翻译。他表示,上课时同步翻译,并不妨碍自己学习,反而因为要思考怎样表达,对课堂内容加深了印象。不过,有时为免搔扰其他同学,他会即场写出重点给阿唵看,不一定口头解说。若有不明白的地方,老师、同学都会在休息时间,以英语或普通话跟他讲解。

 

  阿唵以流利的普通话说道,香港学校的课目很有趣;他本身数学很「烂」,但这里的教学方法比较易懂,让其循序学习、慢慢进步,因此开始喜欢算数了。 他曾经在中国大连的大学进修让外国人学习普通话的课程,当时同学年纪比他大,没那么投缘,像身处在另一个世界,但宝觉中学的同学年纪相若,彼此有共同话题,如音乐、运动等,也经常互相开玩笑,相处愉快。放学后,他会与同学一起踢足球,或到处逛一逛,认识香港人的生活。在香港他过得很开心,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来。

 

文静的万香、万恩

 

  另外两名交流生万香、万恩,比较文静寡言,分别由梁嘉希、谭嘉敏同学照顾。他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大家参加风纪训练营,在西贡相处了两日一夜,更曾结伴撑木筏出海的经历。

 

  平时他们有说有笑,互相教对方非洲话、广府话。笔者请他们示范一下,但万香回想学过哪句广府话,显得有点吃力。

 

  这时,谭嘉敏同学说:「我讲过啦!我讲过啦!」(「我说过了」的广府话。)

 

  笔者:「哈哈哈……」(心想谭嘉敏在投诉万香忘记她曾教过的广府话。)

 

  谭嘉敏:「其实你知道是甚么意思吗?」

 

  笔者:「哦?妳不是说『妳讲过啦』?」

 

  谭嘉敏:「『我讲过啦』是非洲话『漂亮』的意思。」

 

  笔者:「!」

 

  访问之时,两位非洲同学即将回国,嘉希、嘉敏都说,以后彼此相隔千里,不知有否机会再见,感到依依不舍。

 

  对于非洲或香港的学生,这次交流体验都是难忘而特别的回忆。彼此互动过程中所学到的种种,更超越了一般的课堂或书本知识。纵使外表不同、肤色有异,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相知相惜,即能共同成长。谨愿ACC和香港学校未来可作更多、更密切的交流,体验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喜悦。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