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我与妻子的1778个故事》电影观后感

第242期明觉   文:心田| 2011-04-20

我几乎是哭着看完这出片子的。死亡,不是遥远的事,一旦医生宣布亲人活不过一年,死亡便来得更近了。片中的丈夫是一个忠于自己梦想的小说家,一向只写科幻。曾经因为灵感来了,连蜜月也不去了,坐在玄关,鞋子穿了一半,就猛地写呀写。妻子也由得他。

小说家一直以来不用太担心生活细节,一切有贤淑的妻子照顾。妻子煮好了饭,也不愿自己先吃,硬要等丈夫写完,捧读了才吃。丈夫却不等她,自顾自先吃了。吃得不定时,又非常的温柔驯服,难怪会熬出肠癌来。癌症是由抑压的愤怒和苦毒而来的。

竹内结子一向以灿烂的笑容闻名,找她来演这位苦中作乐的妻子,真是适合不过。她的笑容是有层次的,有时会侧一侧头,微一犹豫,才努力地笑出来;裏头不是没有委屈的。她是一直像宠孩子似的,宠爱着孩子气、满脑子幻想的丈夫。她支持着他的梦想,为了帮补家计,婚后仍打了十年的银行工。明知自己活不长久了,天天仍是喜孜孜地读着丈夫为她写的小说。也许她宁愿丈夫陪自己多吃一顿饭,但也没有任何操控,由得他沉醉在书写之中,依旧温柔。爱,是以对方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他。她知道他很脆弱,所以支持他一直写下去──不论她在不在,写作都可以成为丈夫生活以至生存的支撑。

丈夫最脆弱之处在于不放手,不让她更安心地离去。她停了呼吸之后,医生循例要做下心外压,像要在家人面前有点表现,怕被人指责似的。作丈夫的应该早接受事实,及早签好不用急救的同意书,让妻子不受骚扰,静静地走。读《西藏生死书》,得知人死的时候,四大陆续分解,没气力、没气息,最后还剩点听觉;过程可能很有点不适的。如果有正念,能不抗拒、不抑压地观察住一切,倒还好一点。他明知她得到末期癌症,仍不肯服输,不肯让妻子说出会死的话,不接纳事实。结果妻子的心事,只好向妈妈说,向医生说。如果他能对生死学有点认识,该能顺利一点地步出否定期,走过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最后达至接纳。可惜他似乎没怎么读经典的书籍,一屋子都是方形铁甲人,咦!

这份童心倒也有好处,喜乐的心,实是良药,每天一笑,令妻子活了更长的时间,而且有一段时间生活的质素还颇佳。

尽管有以上种种的批评,我还是很专心、哭着看完这出戏。因为两人的爱,是意志的决定,尽了一切的力去爱对方,令人感动。妻子宁愿忍受剧痛,也不愿吃止痛药,为的是要保持清醒,好去读丈夫为她而写的每日小说。丈夫一定要她吃止痛药,宁可自己不睡,守着她仅仅醒来的时间,好为她念。

我有过一段好长的日子守在医院裏照顾病重的母亲,然后是父亲。母亲患糖尿病、高血压、肾衰歇;最后要切掉一只脚。父亲是末期肺癌。我在他人生的最后几天也是通宵伴在医院,不忍离去。日后,恐怕还有我所爱的人。所以看到医院的镜头,已经忍不住流眼泪。

佛说我们生生世世以来的苦难已够多了,所流的泪比海水还多。所以不要再受苦了,不要再在这个世界迷失了,不要轮回了。所以,让我们好好修行吧!

片中丈夫对亡妻写的最后一句说话,是愿意来生再作夫妇。我可不会对自己丈夫这样说,反正今生可以珍惜对方,从对方身上而对人生有了更深体会,彼此激励对方好好成长,便已经很好。我哭着看戏时,有他坐在我身边,已经很好。

《我与妻子的1778个故事》电影片段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