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戒律的艺术────明海法师谈「禅心三无」(二十三)

文:明海法师    图:网上图片| 2020-11-08

续上期

有人认为,释迦牟尼佛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说得很对。释迦牟尼佛的教育是要把众生从凡夫教育成圣贤,从有烦恼、有苦恼的一种生活状态,转化和教育成没有烦恼、清净安详、吉祥快乐的生命状态。释迦牟尼佛所讲的一切法,乃至所制定的戒律,都是从慈悲心这个根本点出发的。

戒律的由来

戒律最早是释迦牟尼佛为僧团制定的。释迦牟尼佛成道之后,在十二年的时间裏,僧团没有戒律。后来有出家人犯了错误,释迦牟尼佛于是召集僧众,召开民主会议,他与大家商量:你们看这样做合适吗?大家说不合适。那好,以后我们就不这样做了。每一条戒都是先有出家人犯了相应的过错,然后召开民主会议、经过僧团认可后制定的。还有的戒律是经过多次会议、反复修改后才确定下来。这样随着时间的累积,戒律日益增多,最后定型,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因此,佛教戒律的产生过程充满了民主精神——协商民主,它不是释迦牟尼佛强加给出家人的,也不是来自于一个超越的、主宰的神给我们的启示,所以说,戒律不是硬性要求,而是民主精神的表现。

那么,戒律在佛教的修行中处于甚么地位呢?大家知道,释迦牟尼佛的教育体系裏有三个重要的构成:第一个是戒,第二个是定,第三个是慧,我们称之为三学。在戒定慧三学中,智慧是根本,是最重要的,是最后的目标。要达成这最重要和最后的目标,要从最具体、最切近的事情开始做,也就是戒律。禅定则是中间重要的环节。所以戒律在三学中,是基础,就像房子的地基。因此,我们真正要修行,一定要从戒律开始。

身心的自在与自由

出家僧团有戒律,在家居士也有,整个佛教的教团都有戒律。戒律是使教团和合、和谐的管理制度,同时也是教育和转化我们身心的一个技巧。这个技巧在戒律裏体现得很具体。曾经有来寺参加夏令营的营员问老师,为甚么我在寺院裏感觉很清净,回到红尘中就被裹挟着、不能自主?这恐怕也是与戒律有关,在红尘生活的氛围中,很多修行的基本要求不能保证——具体的要求不能保证,具体的行为方式不能落实,有些规范做不到,于是我们就完全随顺了红尘,特别是你生活的那个环境种种的时尚做法。比如大家喝酒,这一桌九个人都在喝,只有你不喝,你可能会觉得很孤立,身边的人也会劝你喝,这样你就喝了。在一件具体的事情上你让步,慢慢地你就跟着世间潮流走了。所以,戒律是从具体的事情上入手来保障我们身心的净化,是我们修行的基础。

通常现代人会把戒律理解为约束性的、使我们不自由的要求,实际上戒律恰恰是给了我们自由,保证了我们生命的自由和身心的自在,它不是消极地限制我们。戒律的要求,如前所说,最早来自于僧团的民主会议,另一方面,经过释迦牟尼佛透彻了宇宙人生的大智慧的观察。依此观察,这样做有利于你的生活与修行、有利于你现在的安乐和未来的安乐,这样做你会欢喜、不会忧愁。释迦牟尼佛以他的智慧看到了生命的规律,看到了甚么样的行为(因)会带来甚么样的后果(果),于是为我们制定了戒律,就像慈母指导她不懂事的子女一样——你应该怎样做、不应该怎样做。所以,我们依戒律去生活,身心会安乐和自在。

如果违背戒律——不要说戒律,即使是违背了道德和法律,我们也会感觉到身心有负担,会不自在,有压力,或者有内在的焦虑与负罪感。这样打坐时很难静下来,就不会有禅定。心有一种记录我们言行的能力,在佛教心理学中称为阿赖耶识,儒家称作良心、良知、良能。这些记录在我们的心灵底片上烙上了很多印痕,如果是负面的印痕,我们就会觉得不自在、不舒服,也就是说,我们心灵的空间会越来越狭窄。相反,如果依戒律去生活,我们就会觉得越来越自在,因为你没有犯甚么错误,心灵没有负担,无悔无忧,光明坦荡。

依戒律去生活就有这样一个功效:你会觉得无惧,没有害怕,既不害怕夜晚,也不害怕白天;既不害怕陌生人,也不害怕熟悉的人;既不害怕大自然,也不害怕人群;既不害怕别人,也不害怕自己;既不害怕现在,也不害怕未来,这叫「现在安乐、未来安乐,现在安稳、未来安稳」。

我经常打这个比喻:有一个湖在冬天结了冰,有的冰很厚,有的冰很薄。有一个人在湖上自由自在地散步,因为他知道湖上的冰哪一块厚、哪一块薄,应该怎么走,他心裏有数,于是他就按那路线去走。我们看他很自在,也过去随便走走,结果扑通一声掉下去了。为甚么?因为我们不知道冰的厚薄,可能正好踩在薄冰上。你知道了行为的界限,你就得到了自由;又像我们开车在路上,我们知道这是快车道、这是慢车道、这是安全带、这是出口,开车就会很放松,不会担忧。戒律就是在这种意义上给我们的身心以自由和自在。

(待续)

原文刊自《禅心三无》,天地图书2017年出版。佛门网获授权刊载。

作者 - 明海法师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潜江人,一九九一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

一九八九年开始留心佛学,一九九○年于北京广济寺结识禅宗巨匠净慧上人,从此归心佛门。一九九二年九月,于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净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于洛阳白马寺受具足戒。二○○○年于净慧上人座下得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脉传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脉传承。

现任柏林禅寺住持。多年来参与柏林禅寺的兴复工作及生活禅的弘扬。着作《禅心三无》简体版(三联)及繁体版(天地图书)分别于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国内地与香港出版,其佛学与禅修开示亦散见于佛学网页及报章期刊。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