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打坐只为了求静心?

第234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2-23

上次谈到近来一些有关打坐的体会,编辑来电邮提到:「文章易令人以为禅修就只是求静心,篇幅所限,下篇不知会否继续探讨?」禅修当然不只为了求静心,但无可否认的是,在这个繁嚣与节奏急速的现代城市,瞬息万变,价值混乱而充满种种不安,不少人禅修的目的之一,正正是在此一境况中求静心。心静难得,而佛教的智慧告诉我们,求静心,要用适当的方法。

或许,与其讨论禅修不只为了求静心,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更远大的目标;我觉得倒不如先谈谈:「求静心是为了什么?」因为世界太吵了,所以我们需要静心?记得笔者刚刚投身社会工作时,曾经在某杂志社当副编辑。由于该杂志社的老编比较开明,杂志社本身也很小,人不多,同事之间的关系密切,平时往往是寓游戏于工作,一边聊天开收音机听音乐嬉戏,又一边校稿贴版写稿,不过是等闲。记得一次大伙儿正聊天嬉戏得兴起,一室暄閙,但我跟老总却出奇的不受影响,埋首工作,如入无人之境。同事见状,难免觉得奇怪,觉得我俩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这样子还能继续工作,变态!」由此可见,我们不一定因为世界吵而求静心。反过来说,就算你身在渺无人烟的荒郊,心也不见得能够安静。换言之,心静与否,不一定跟外在环境有关。

因为人的杂念甚至妄念太多了,所以我们需要求静心?曾经有过禅修经验的法友都知道,虽然不同的人根器有别,有的人比较能静心,有的则是连三分钟也不能安定下来,但总的来说,当人企图通过禅修安定下来,(尤其是刚开始禅修的阶段)杂念甚至妄念总是不请自来,脑海俨如电影院的大屏幕。有时,杂念与妄念的确扰人,尤其是当我们要就寝入睡时,不请自来的杂念往往成为了我们最大的敌人。又或者,当人的杂念甚至妄念太多,不够理性和冷静,我们往往会因此而做出很多不正确的判断和决定。杂念和妄念,在此只被视为有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之障碍物,除之而后快。然而,跟意外地吹进眼睛的尘埃和砂粒等外物不同,杂念和妄念往往自我们的「心」无明地生起。因此,杂念和妄念也不无吊诡地成为了我们得以观照自身的宝藏,而禅修则是这样一种自我观照的方法。

佛教提出「三学」(即「戒」、「定」、「慧」)的义理,正正把「戒」与「定」两项收摄于「慧」之下。定始能生慧,而定的目的,也是为了生慧;否则,只有静,没有修。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