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扶南真腊佛国记(上)

第305期明觉   图、文:麦文彪| 2013-06-26
现今柬埔寨华侨不到百分之五,特别赤柬暴政后大部分逃亡海外。不过以潮州人为主的华人,对当地经济和文化都有很大的影响。图为当地日历,除了西历外,印度历法和中国农历亦同时并行。注意左方佛像。现今柬埔寨华侨不到百分之五,特别赤柬暴政后大部分逃亡海外。不过以潮州人为主的华人,对当地经济和文化都有很大的影响。图为当地日历,除了西历外,印度历法和中国农历亦同时并行。注意左方佛像。
到柬埔寨旅行,你会发觉到处都是可爱的小孩!到柬埔寨旅行,你会发觉到处都是可爱的小孩!
Banteay Kdei(十二世纪末至十三世纪初)神殿女神像,甚具印度风格。胸前一洞相信曾经镶上宝石。Banteay Kdei(十二世纪末至十三世纪初)神殿女神像,甚具印度风格。胸前一洞相信曾经镶上宝石。
红砂石雕工精细,体现当时工艺的水平。红砂石雕工精细,体现当时工艺的水平。
十六世纪后,吴哥窟一带被森林覆盖,大部分寺庙几个世纪以来被大树吞噬,直至十八世法国人逐渐把整个地区清理,重现吴哥窟地区昔日的光辉。十六世纪后,吴哥窟一带被森林覆盖,大部分寺庙几个世纪以来被大树吞噬,直至十八世法国人逐渐把整个地区清理,重现吴哥窟地区昔日的光辉。
密集梵语工作坊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在森林和古庙中享受阅读梵语经典的乐趣。密集梵语工作坊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在森林和古庙中享受阅读梵语经典的乐趣。
笔者一边记录铭文,一边考察铭文所记录四周的环境。笔者一边记录铭文,一边考察铭文所记录四周的环境。
两个快乐的小孩,想给你卖个小玩儿。两个快乐的小孩,想给你卖个小玩儿。
Batchum梵文铭文起文的云头符(从左至右),接着间断符后是882三个数字,即公元960年。Batchum梵文铭文起文的云头符(从左至右),接着间断符后是882三个数字,即公元960年。
柬埔寨保存了大量的梵文铭文,有些比同年代印度的铭文还要完整。法国学者G. Coedès穷毕生经理编辑铭文大集八大册,学术价值甚高。柬埔寨保存了大量的梵文铭文,有些比同年代印度的铭文还要完整。法国学者G. Coedès穷毕生经理编辑铭文大集八大册,学术价值甚高。
一所已被大树吞噬的古寺。一所已被大树吞噬的古寺。
以雕工精细而着称的Banteay Srei(十世纪)所供奉的是湿婆,庙外尚残留神牛雕像(即湿婆御驾)。以雕工精细而着称的Banteay Srei(十世纪)所供奉的是湿婆,庙外尚残留神牛雕像(即湿婆御驾)。
吴哥窟地区的浮雕几乎数之不尽,以宗教和政治为主题占大多数,画中双盘合十的应当为佛。吴哥窟地区的浮雕几乎数之不尽,以宗教和政治为主题占大多数,画中双盘合十的应当为佛。
吴哥窟前莲花池日出时之像。吴哥窟前莲花池日出时之像。
吴哥窟一隅。吴哥窟一隅。
罗睺像。罗睺像。
吴哥窟。吴哥窟。
石窟前的小孩。石窟前的小孩。
石窟前的小孩。石窟前的小孩。

柬埔寨三个字,会让你想到什么? 是一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还是一个生活简朴的东南亚小国?不过,吴哥窟这个名字大家一定不会陌生。世界文化遗产吴哥窟被公认为一生人必到的奇景,堪称世界最庞大的宗教建筑之一。它不单是佛教建筑艺术的瑰宝,同时亦见证着当地曾经显赫一时的宗教文化和历史。


巨大的建筑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故事?那奇特的设计和图像表达的是什么?建筑者又是谁?带着疑问一大团,今年年初我来到金边和暹粒。
 

来柬埔寨本来是应邀参加法国远东学院(É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举办的十天密集梵语工作坊。工作坊其实就是读经班,从早到晚精读梵语经典,包括当地铭文,并有机会亲身到遗址考察。后来同行的学者对当地历史更感兴趣,于是几乎每天都到实地考察。欣赏瑰美的石雕艺术之余,更以内容丰富的梵语铭文为基础,配合各种考古新发现,尝试解读古代柬埔寨的风土和文化。


柬埔寨过去是一个物资丰饶,并拥有丰富文化底蕴的王国。 大乘佛教在当地有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更多次成为国教。吴哥窟于十二世纪建成,十三世纪后逐渐变为佛寺,后来受暹罗影响,以上座部佛教为主导。十二世纪末的吴哥王朝国王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目睹战后满目疮痍,深感民间疾苦,于是仿效阿育王皈依大乘佛教, 并在全国大建佛寺,以佛法仁政治国,成为柬埔寨历史上最着名的统治者。


现今柬埔寨所在之地,古称扶南(phnom),意为山,具体指湄公河下游一带,我国古籍早有记载。《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里提到“究不事”这个地方,就是柬埔寨另一个译音,可能是我国最早的记载。三国时代,扶南遣使入贡吴国。到了六世纪已经成为一个大国。元魏杨炫之所撰的《洛阳伽蓝记》有这样的描述: 扶南国,方五千里,南夷之国最为强大。民户殷多,出明珠、金、玉及水晶珍异,饶槟榔。


据《梁书》的记载,扶南本来是女权统治,后来与来自印度的混填(Kauṇḍinya)通婚,国家政体婆罗门化,后来就连文化、文字、甚至风俗也印度化。至于佛教是什么时候传入柬埔寨,过去学界一直没有定论。相传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遣使远至东南亚,但考古和文献都没有凭证。现存年代最早的有关文献记载见于《水经注》中“扶南举国奉佛”一文。自南北朝,汉地有不少扶南佛教的记载。像翻译《阿育王经》、《解脱道论》和《文殊问经》的僧伽婆罗便是扶南国人,真谛亦在扶南停滞多年。不过从建筑、美术和铭文等各方面来看,早期相信婆罗门教,特别是毗湿奴教和湿婆教比佛教更为普遍,只是后来逐渐被佛教取代。直到安哥时代,毗湿奴教、湿婆教和佛教三教鼎立,可见当时宗教文化的繁盛和包容性。这次考察中,我们发现了三段敕文,内容大致相同,但细节却不一样,分别针对以上三个宗教。通过比对,我们可以了解当时三者之异同,还有当时宗教社会的实况。


扶南国临海,拥有海权,对周边国家影响深远。有学者认为后来爪哇的山帝国(Śailendra)和苏门塔拉/马来半岛的佛逝国(Śrīvijaya)跟扶南有密切关系。前者建立了举世瞩目的婆罗浮屠佛塔,后者即义净取经之地,两者都是主要信奉大乘佛教的国家,深受扶南影响。


后来扶南逐渐衰亡,最后于七世纪被同种西北方的真腊所吞并。九世纪初,爪哇不断入侵,流亡于爪哇的另一支同族回国,在现今吴哥窟一带崛起,统一全国,并建立了显赫一时的安哥王朝,或称高棉帝国,一直到十五世纪才被邻国暹罗瓦解。高棉即Khmer音译,亦作吉蔑。元代初年周达观随使节团到当地游历,写下名作《真腊风土记》,其笔下的就是十三世纪末柬埔寨的风土人情。《真腊风土记》对吴哥窟的描写,一直以来被视为有关吴哥窟最重要的历史记载,深受学界重视。若有兴趣到吴哥窟一游,不妨拿来翻一下,想像一下当时柬埔寨引人入胜的景象,怪不得当时有几个同行的人也潜逃去了,不愿回国!


扶南、真腊、安哥三个王朝年代和地域不尽相同,但人种大致一样,历史上亦有一定的连贯性。 由于当地没有历史文献流传,而大量的铭文亦尚待解读,所以汉文古籍的记载成为了解当地历史的重要依据。民国时代陈序经教授和中文大学地理系陈正祥教授均有专题着作,生动有趣,值得细读。



(待续)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