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探索藏传佛教的治疗修行:专访Tulku Lobsang

文:Lyudmila Klasanova | 2017-08-28

根据佛教信仰,心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包括我们所感受到肉体上的不适。因此,佛教对付病症的传统方法采用整全的取向,糅合了改变色身和心念的治疗技巧。在藏传佛教中,西藏医学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理论提出要长期维持治疗效果,就不能单靠药物和其他治疗方式,更需要同时针对源自心念的因素;若果不能根治心念,各种问题会重复出现。

我有幸于4月6至9日在西班牙马略卡参加了佛法导师兼医师Tulku Lobsang仁波切的课程,得以探索藏传佛教的治疗修行。

由提倡「内在医疗」的Nangten Menlang Islas Baleares在马略卡筹办的课程,包括了于该岛首府帕尔马举行的公开讲座,题为「开发我们的治疗潜能」,以及在卡尔维亚镇进行的气脉(可算是西藏式的瑜伽)静修。在两项活动之间,Tulku Lobsang也以西藏医学的医师及灵性导师的身份提供医疗诊断。他会借着把脉观察各器官、血液及三种体液(风、火、黏液)的状况,然后建议用营养、身体运动、呼吸或禅修等方法来处理体内的不平衡。

在帕尔马举行的讲座中,Tulku Lobsang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出席者解释,我们可以透过解决负面情绪及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治疗能量获得快乐和健康。天气、食物和行为会影响健康,但是负面情绪却对人体有直接影响。他强调,恐惧是另一个会引发健康问题和招惹病症的因素。上述各项都是健康和快乐的真正敌人。

在讲座中,Tulku Lobsang将病症分成三类:环境条件的病症,是由天气或错误行为导致的;由业报造成的病症,那是较难处理的;以及由心念投射产生的病症。访问时,我邀请仁波切阐述医治最后一类病症的方法。他解释:「我们对由心念投射产生的病症认识很少,因此难以发现,有时诊断也会变得复杂。病人有征状,但是医生却找不到问题所在,即使你感到不舒服,医生仍说你是健康的。」

仁波切认为,这些问题可以由身兼西藏医师和佛法导师的人,运用西藏医学和驱病的修行方式来处理,给予适当的建议、指引和祝祷。不过,在西方灵修往往已给心理学和心理治疗取代。他这个说法引发我的好奇心,问他驱病的修行方式指的是甚么。仁波切答道:「这是指某些佛教仪式,藏传佛教接受萨满主义,这不属于我们的基本修行方式,但却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

Tulku Lobsang形容情绪问题为一种特定的病症,需要以深层的佛教修行来治疗。这些病症通常要花较长时间来治疗,因为像愚昩、愤怒、执着等负面情绪是深深植根于我们的心念之中的,需要特别的医生,既能像佛陀那样解救苦难,也能以大慈悲和大智慧用药。他建议,如果大家有「正常问题」,就应该去找医生、心理学家或心理治疗师,但是如果大家有更为特别的问题,已超越医学和心理学所能应付的范畴,那么佛法或其他灵性的教化会有帮助。

西藏医学以整全的取向作治疗,考虑病人的整体状况:处理他们的肉体、精神及情绪健康、生活方式,以及他们与环境的互动。仁波切是执业的藏医,依循以下的取向:「如果你是好医生,就需要观察整体,这样才可以深入细节,但是你不能失去整全的视野,因为一切是互相关连的。」

除了向医生或灵性导师寻求协助外,Tulku Lobsang也教导我们如何运用与生俱来的治疗潜能。自我治愈的修习来自心念的力量:「生命是心念的投射。而心念是宇宙间力量最强大的工具,具备使你快乐或悲伤、健康或生病的力量。如果心念在做我们想要的事情,那是对心念局限的解放。这是我们要训练心念,以及培养智慧和慈悲心的原因。」

在帕尔马,Tulku Lobsang教授了我们三个运用心灵无尽潜力的自我治愈练习:自然的力量、对立的力量和形象化的力量。第一项要求我们接受心的自然状态,也就是将心完全放松。而对立的力量则指我们与其抗拒患上的病症,倒不如接纳它:「我喜欢这病痛,想要更多。」仁波切指出,这个意念听起来很疯狂,但是若大家循这方向修习,心念就会逐渐改变。至于形象化的力量则包括将我们的肉体形象化为亮了红灯的空虚治愈身体。这项全面的治疗练习可以减少痛楚、释放身体内的压力,以及移除心心念的障碍。

由Tulku Lobsang领导、在卡尔维亚镇举行的气脉静修是令人得到治愈和耳目一新的经验。气脉练习要求我们屏住呼吸来移动身体,来将由「气」和「脉」组成的体内系统中的障碍物释放出来。按照西藏医学的理论,气脉健康是我们肉体和心理健康的基本。这种传统的西藏练习旨在治愈我们的气脉。当脉能打通,气可以自由流动,这种能量就能用作自我治愈和治疗他人。

当然,我们需要有适当的外在和内在条件,才可以培育我们的治疗潜能──外在的包括适当的地方和环境;内在的包括适当的动机、情绪状态和认识。像马略卡的多个海滩那样具备灵性和平静的地方,无疑可协助我们连系到自然的力量,从肉体或精神的问题复元过来。不过,按照佛法,最主要的治疗者是我们的心念。心念是我们所居住世界的创造者,是我们部分苦痛和病症的成因,但也是治疗的方法。或许我们可以说,心念是这本题为「生命」的书的唯一作者。或许在心念以外还有更高层的东西?佛陀的笑容可以解答:「真理在于中道。」

原文: https://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exploring-the-healing-practices-of-tibetan-buddhism-interview-with-tulku-lobsang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