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心经即是巴哈-Ads

探访原始佛教圣地──记斯里兰卡之旅

第221期明觉   图、文:陈慧仪(Carrie Chan)| 2010-11-24
斯里兰卡之旅大合照。前排右二为笔者,中间右二出家人为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斯里兰卡之旅大合照。前排右二为笔者,中间右二出家人为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
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树)献花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树)献花
Jetavana 佛塔非常宏大Jetavana 佛塔非常宏大

我的心总是难以安静。这次一行二十九人到斯里兰卡之旅,在参与组织安排的过程中,我生怕这个做不好、那个会否出问题(应该是信心不足吧);在「忙乱」中,未能好好观照自己,未能安住自己的心,而此行就是一个洗涤心灵、教人观心的奇妙历程!

此行的缘起是为了探访我们的老师──于港大任教巴利文的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大部分团友皆是他的学生,包括笔者在内;当然,也不忘借此了解这个满载佛教历史文化的国家。

XXX

甫到达哥伦坡(Colombo)机场便有三名团友遗失了行李。在相当于香港时间凌晨一时多的时候,拖着疲乏的身躯,首次经历这种场面的我,内心不期然产生不安的感觉,想到遗失行李的同学们一定很焦急了。但他们的安静不单释了我的疑虑,更使我明白日常修持的重要──若境界来了,心不动摇,烦恼自然减少。想不到在第一个「景点」便获得一个很好的修习机会。

在当地导游(法师的弟子)和Maggie团友的细心安排下,我们翌日怀着期待的心情前往Sati Buddhist Centre 探望 Bhante (巴利文,即法师,这里指Professor Anuruddha)。Bhante站在二楼平台向我们微笑,望着Bhante 的面容,那种久违而熟悉的温暖感觉又出现了。每次见到Bhante都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他那无忧、知足与快乐的神态,能唤醒人的赤子之心,让人无牵无挂。Bhante带领他的一名学生(出家人)为我们诵读巴利文经。虽然我不是很理解经文内容,但也感到平安。参观Bhante建立的佛法中心,享用他为我们准备的茶点,跟他合照等等,都是很难忘的点滴。

其后,我们北上向着Anuradhapura进发。Anuradhapura是着名的佛教圣地,很受游客欢迎。参观的第一个佛教景点是Jetavana Stupa;Stupa是塔的意思。相比在中国内地所见的塔,斯里兰卡的佛塔真是又圆又大,加上在塔边安装了射灯,整座塔晚上就好像会发光的庞然大物!我们都被这个殊胜的情景深深的吸引着,实在是太美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夜游佛塔呢!住持法师接待我们,除了为我们唱诵经文,还送上热茶及很像黑糖的棕榈树糖,很有地方特色。我被委以重任,向法师呈上大家的供养;战战兢兢的我表达得结结巴巴的,真的不好意思!

第三天,我们首先到Mahavihara (亦即Great Monastery,大寺院的意思)。在这里再次得到住持法师的祝福,两位同行的衍德法师及法星法师代表我们及众生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树)下献花礼拜。

当天中午,又回到Jetavana。为什么?这是导游精心设计的特别节目。她跟Maggie订制了五百支佛教旗,好让大家一起把佛教旗围绕佛塔一周。我原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大家的智慧具足,事情又不是很复杂,应该很快可以完成。但Jetavana Stupa实在是太大了:当团友拿着若干旗帜分头四散,很难了解彼此情况,加上风势颇大,旗帜不时移位,甚至给吹拢到一角;一时之间,事情好像胶着了。幸好,有团友自发当统筹,在一番努力下,总算完成了行动。这也让我们再一次体会人与人之间是需要沟通和无私合作的。

XXX

第四天,世事无常,原本安排的行程有变。导游建议我们改变计划,从而看到更多佛教遗迹。经过讨论(和内心的挣扎──错过另一个本来应该到的景点) 之后,大家决定随喜到Polonnaruwa去。

Polonnaruwa 位于斯里兰卡的东部,是古时政治与宗教中心。在那里,我们见到不少寺院的遗迹,并参观多组大型佛像石雕。在卧佛像前,我们做禅坐练习。不知是因为那殊胜的环境,还是因为大家一同修习的缘故,虽然只是坐了五至十分钟,内心清明而喜悦的感觉却油然而生。

离开Polonnaruwa之后,我们便前往位于中部的Kandalama Lake地区。这个地方实在令人难忘。我们到达酒店时已入夜,无法一窥它的全貌,只知这个依山而建的酒店极具大自然的风味。淋浴间及洗手间的外墙均用玻璃建做,有团友早上淋浴时更和猴子相互对望呢!可惜逗留的时间实在太短,来不及湖边漫步及饱览风景,便要离开了。在车子开出不到二十分钟左右,有团友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内有财物的小背包遗留在酒店门前。坦白说,我一方面期望团友可以寻回小背包,另一方面估计财物可能早已给人捡去了(在香港生活,有这种想法是很平常的!)。惊喜的是,导游致电回酒店后竟跟我们说,有职员拾了小背包并正等待着我们去取回,斯里兰卡民风之纯朴可见一斑!

由Kandalama Lake到Kandy,沿途风景皆好。Kandy的首站是The Temple of the Tooth (意即佛牙寺),内里挤满信众,尤其是很多妈妈带着刚出生的婴孩来礼拜。原来,这是当地的宗教文化特色。导游又一次带给我们难忘的体验──亲近佛牙舍利!在Kandy 湖边的书店,原来有很多佛学书,令大家非常雀跃,选购了不少,有同学更要用箱子装载,我也买了不下十多本呢!

XXX

不知不觉,已到旅程的尾声。由中部的Kandy到Ahungalle约需六个小时的车程,Ahungalle位于斯里兰卡的西南部,临近海边。海岸线连绵不绝,涛声回荡,早上在海边漫步或是静坐禅修,心灵份外澄明。在Ahungalle,我们参观了海龟养殖场,小海龟非常趣致可爱,其中亦有被船只弄伤的海龟。该处曾受海啸破坏,海龟养殖场除了宣扬保护海洋及生物的信息外,更协助筹募经费重建灾区。

下午回程到哥伦坡,最后一站是Kelaniya Temple。夜游寺院,但觉清凉。寺内佛像建筑繁多,但由于赶半夜的航机,大家只好快快的走一圈,向住持礼拜后便离开。

虽然我们学习要放下,不要有所执着,但此行的所见、所闻及所感,令我常常细意回味。我相信是因为斯里兰卡的纯朴简单,能提示我要找回自己的初心,懂得感恩知足吧!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