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提灯人

文:梁锦萍 | 2015-02-04

重视的人离逝了,本以为坚固的信念,对世界和人的想法,一下子都被颠覆过来。这儿是最黑暗的空间,也是通往光明的大道。

接触佛教快三个年头了,我第一次感到迷惘失落。记得初次听到「侍师如佛」的道理,非常感动。同年在五台山皈依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师。翌年,老师父拖着疲惫的身体,为我们做了一场超长的开示。不久之后,便传来他圆寂的消息。同门师兄弟们互相问候,倾诉对师父的怀缅,稍稍安慰失去师父的哀愁。

老师父圆寂前,曾说过希望他的骨灰能散落于各圣地名山。徒儿徒孙们,为了圆满他的心愿,于2013年,分别在不同时段,走过零下十度的五台山,也顶着雪和雨,一步步的踏上峨眉山、普陀山、九华山、和西藏的岗底斯山。在辛苦的路途上,我曾抱怨和后悔,心里怀疑这些真是师父的心意么?还是我们自讨苦吃?回想这段说不出的朝圣旅程,不断上香拜佛,历过惊险,目送师父骨灰如愿安放妥当,丧失良师的悲伤,终究得到了抚慰。原来,辛劳的朝圣之旅,不单锻炼了我们的筋骨,更帮助我们渡过失去良师的哀伤期!

2014年十月,决定皈依一位较年轻又通达佛学的师父,希望能跟随他有系统地学习佛法。今年一月中旬,这位师父因为个人原因决定还俗。真是晴天霹雳!明白他遇上了人生的大考验,也体谅人谁无过的道理。但一下子,求道的计划,变得茫茫然的,感觉真的不是味儿。有些师兄,立时送上甚么高僧大德的言论,希望给我一些解答、一点安慰;可是,我的心却有说不出的沉郁。这段日子「为甚么」三个字在脑中萦绕着,唉!三年内连续失去两位皈依师父,哀伤的情绪久久挥之不去,也应该是人之常情吧!

当重视的人离逝,我们原本以为坚固的信念,以致对世界和人的想法,一下子被颠覆过来,活像堕入了一个灰蒙蒙的角落,这儿是最黑暗的空间,也是通往光明的大道。折腾了好一段日子,终于从悲伤的幽谷走出来,审视自己对师父原来存有不切实际、不合理的期望。

还记得上面提到的皈依师父们,曾经都在不同场合,不止一次提到他们只不过是凡夫。「我的师父是XXX」、「他是那么伟大」云云,只是自己对完美人格的执着与投射而已!今天终于明白到,师父和我们一样,都有自己生命的轨道;有福份跟他们走一段路固然感恩,但总有一天大家都会分道扬镳。以佛法导引我的良师们,就像在深山暗处,慈悲地为我们提起灯来,照亮了脚前的路,让我们安全地走向解脱的方向。提灯之后,他们就得继续走自己的路。如实见到现状,对身边的良师益友心存感恩;脚下的路,也显得踏实。身经此役,对仍在世间为法辛劳的老师们,更加倍敬重。愿所有的师父们健康长住,继续为求道者照亮前路。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