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拨开死亡阴霾,再现澄净蓝天──记「心系心」一场生死教育课

文:郭湄湄| 2017-09-12
Christina(前排右三)与众多义工一起推广生死教育(图: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Christina(前排右三)与众多义工一起推广生死教育(图: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

面对未婚夫与母亲相继离世的双重打击,李昕(Christina)并未因此而倒下,反而将至深痛楚转化为助人动力。

八年前的一个早上,与她一起将近二十年的未婚夫猝死。她与家人只觉天崩地裂,张惶失措;寻求哀伤辅导,免费的要排期两个月,收费的却价钱昂贵,况又并非针对丧亲哀伤而设的,只得无奈放弃。不久,她的母亲患上重病,Christina为她争取入住「纾缓病房」(专为末期病患者疗养之用),却迟迟等不到床位。后来,妈妈不敌病魔,遽然长逝。她只觉香港临终照顾及支援丧亲者的服务过于稀少,不希望他人重踏自己的伤心路;拥有辅导硕士学位的她,便成为哀伤辅导员,并于2012年创立社企「心系心生命辅导」,提供丧亲支援服务(包括哀伤辅导),助丧亲者走出阴霾;再于2014年成立「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下称「心系心」),以「不怕死亡,珍惜生命,减少遗憾」为旨,推广生死教育。

这天,「心系心」的一场生死教育课──「蓝天白云」在牛棚艺术村的一间游戏室内开展。

上一代人的集体童年回忆──荔园游乐场摊位游戏(图:心系心)上一代人的集体童年回忆──荔园游乐场摊位游戏(图:心系心)

室内琳琅满目的全是摊位游戏、戏服和工艺品,天上浮动着蓝白相间的气球,耳边荡漾起轻快俏皮的音乐⋯⋯一切一切,都教人想起「童真」二字。房间内的各个游戏区,象征人生从少到老的各个阶段。几位长者兴致勃勃地打量着房间一角的「荔园游乐场」──荔园于1949开幕,1997结业,是上一代人的集体童年回忆;这天,模拟荔园摊位游戏的手制玩具,在游戏室内重现,让人借着复古游戏回味儿时欢乐──快乐,其实很简单。

倩影留芳

盛载儿时梦想的纸飞机,是在朗朗晴空下翱翔,还是在时间的迁流中,悄无声息地乘风远去?「从前的人大多没想过梦想这回事,一心只顾『搵食』。其实人人都有梦想,奈何很多人被现实环境所限,才把它搁下了。」Christina说。在房间的一角,一位女士带来化妆品,为她的好姊妹化妆;化妆桌旁是五彩十色的戏服、医生服、魔术师袍,护士装⋯⋯人们穿上各式各样的服装拍照,还原儿时热切的梦想,来点缀迟暮的年华。

「送给伯伯的一封信,一生点滴在其中」(图:佛门网)「送给伯伯的一封信,一生点滴在其中」(图:佛门网)

Christina记得有一次,「心系心」一众义工到长者中心探访老人,发现有些长者生活枯燥,情绪低落。有社工跟一位伯伯聊天时,谈到对面的一幢楼宇,原来伯伯曾当建筑工人,当年有份建筑该楼,却觉得自己没用,叹息道:「可惜我当不上经理!」在他心中,职位要更高、薪水要更多才算是「成功」。那位社工却很珍视伯伯的成就,那不是用金钱和地位垫高的成就可以媲美:「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自己独特的成就和价值,那不一定是赚大钱,也许是他人看不到的建树!」令Christina大受感动。她与义工们决定好好嘉奖一众长者,亲手记录他们为社会作出的贡献,还为他们举办颁奖礼。

桌上放着一座折叠式立体纸雕,那是义工模仿旧日制衣工厂生活,为一位曾当制衣工人的婆婆而特制的。看看纸雕上众多工人埋首苦干、「密密针」的样子,一位少女昔日穿梭于衣车与布料之间的身影,跃然于眼前。旁边是另一位义工亲笔书写的书信,信件收录了一位曾当职业司机的伯伯的贡献,也笺注着两人相识相遇的善缘:「伯伯,多谢你让我认识你,与你倾谈,并分享你人生的几个小故事。」

我心想,当一个人过尽千帆后,有人为他的生活点滴而驻足欣赏,亲手标志他每个成就,将之化为赏心悦目的艺术品,并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实在是一种幸福。

五彩十色的戏服,还原儿时的梦想(图:心系心)五彩十色的戏服,还原儿时的梦想(图:心系心)
一位女士带来化妆品,为她的好姊妹化妆(图:佛门网)一位女士带来化妆品,为她的好姊妹化妆(图:佛门网)

不怕谈生说

游戏室的最后一站,象征人生的「最后一站」。桌上放满各式各样的明信片: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诚心向你说对不起!」
「这一刻,我已经原谅了你⋯⋯」

网络世代兴起,书写文化式微,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亲笔书写明信片?取而代之的,是手机上的几句短讯,或几个emoji(表情符号)。Christina感叹:「可能有人会想:『还写甚么明信片?当然是用Whatsapp啦!』但是,论心思,在电话上打几个emoji,又怎及得上亲笔书写?更何况,明信片寄出后,不会出现「双蓝剔」,也就没有『读得快,覆得慢』的尴尬了。」

Christina从事哀伤辅导多年,发现有不少丧亲者的哀伤都跟「未完成的事」有关,例如明知母亲想参访某个地方,却忽视了她的想法,日后她离世后,便会加倍的伤痛。「我常常鼓励他人,要早些表达心中的说话,完成未了的心愿。这样,日后即使亲人离世,哀伤也没那么大。曾见过一对父子起了争执,彼此『面左左』的,结果有些话来不及说,有些事来不及做,父亲便离世了,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义工手制的折叠式立体纸雕(图:佛门网)义工手制的折叠式立体纸雕(图:佛门网)

流行曲「爱得太迟」的歌词说得好:「爱一个字,也需要及时。只差一秒,心声都已变历史。」不管是Whatsapp也好,写信或明信片也好,最紧要的,是向重要的人敞开心扉,倾吐衷肠。把要说的话说完了,自能放下心中包袱,轻松自在。如果因为一时犹疑,致令机会溜走,可能再也追不回来了。

Christina认为,与亲人谈生论死,亦应放在「to do list」(待办清单)上的重要位置。对方想要甚么殡葬方式?火葬?海葬?若不能在挚爱离世前清楚了解对方意愿,在丧亲后彷徨无助之际,便会为此更添苦恼。「心系心」的义工之一、社工Jack说:「其实不少婆婆和伯伯都会去主动了解殡葬方式,例如参加殡仪讲座,反而有不少后辈避谈死亡。」

要令逝者走得安乐,丧亲者安心地疗愈伤痛,涉及的问题颇多:「预设医疗指示」[1]是否具体法律效力?(注:香港仍未为此立法)哀伤辅导员是否足够?亲人间是否愿意讨论生死问题?推广生死教育之路遥远而漫长,但Christina与一众义工从不踌躇。既然支援丧亲者的服务不足,那就自己来吧!义工Fanny幼时丧母,坦言自己二十多年来伤口一直未能愈合,直至踏出社会工作,认识生死教育,才慢慢接受了母亲的死亡。及后,她加入「心系心」,与Christina一起推动生死教育,闲时到香港各区探访长者,聆听他们的故事。或许是因为曾受丧亲之痛洗礼,所以她打动人心的力量与别不同。「当我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后,对方会更愿意倾吐心事。」

在游戏室最后一站,众人聚在一起,交流周游游戏室的所思所想。参加者Gail忆起八年前,与她感情要好的姨姨逝世,令她伤心不已,久久不能释怀。「购物、吃东西⋯⋯种种方法我都试过了,但效用不大。」后来,她找到了抒压的方式──做运动,感觉出了一身汗后,整个人舒畅多了。她又下载了一个介绍meditation(静心)的软件「Headspace」,借呼吸法平静心绪。「三年前,我婆婆逝世了,一年之后,我的猫猫也相继离世⋯⋯不过,有了先前面对死亡的经验,情况就好得多了(更懂得应对伤痛)。」 最令她感动的,是义工写给伯伯的那封信:「有人这样欣赏他,真好。我感觉上一代的人机会更多,现今社会相对较少机遇。我希望可以为香港做一点事,所以将会修读辅导学位。 」

人生无常,死亡像骤然卷来的愁云惨雾,令丧亲者的世界天日无光;但总有一些有心人,拨开云翳,为他们再现澄净的蓝天。

Christina说,有不少丧亲者的哀伤都跟「未完成的事」有关(图:心系心)Christina说,有不少丧亲者的哀伤都跟「未完成的事」有关(图:心系心)

蓝天白云参加者的留言

.饮茶、逛公园⋯⋯生命其实可以好简单!
.唤起了许多童年回忆
.不要被框架所限制
.对安乐死反思更多了
.人生难以预料,应享受当下
.原来到了要面对死亡的时刻,即使花了一分钟,也想不到可以说甚么⋯⋯
.初时以为这是讲座,后来玩遍各个体验区后,才发觉这裏实在很有意思。从未试过这样反思生命⋯⋯

 

[1]根据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预设医療指示」是「一项陈述,通常是以书面作出。在陈述之中,作出指示的人在自己精神上有能力作出决定之时,指明自己一旦无能力作决定之时所希望接受的健康护理形式。」详见《香港法律改革委员会报告书》:http://www.hkreform.gov.hk/tc/docs/rdecisions-c.pdf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