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摆脱生命的阴影

文:梁锦萍 | 2014-07-23

过往曾经做过的错事,都变成了生命的阴影。在《庄子》<渔夫> 篇中,客人对孔子说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很畏惧自己的影子、也憎恶自己足迹的人,他常东跑西逃的要抛弃影子和足迹。他拼命地跑,足迹却愈来愈多;跑得愈快,影子却追得愈紧。那人见足迹影子随己不去,于是再加快速度去摆脱它们;结果,弄得气绝身亡。」

随着年纪越长,胆子越粗,能犯、会犯的事更是难以计量。接触佛法之前,我总会把这些阴影,用唐璜的心理学理论包装着,辅导员的身份更方便我藏身于「指导」别人的超然角色里面,用不着面对自己的阴暗面。可是,认识佛法后,开始肯承认自己跟接受辅导者一样,受无明烦恼困扰,不同的是对方有勇气找辅导员倾诉,而自己则要跟紧随自己的阴影日夕相对。外表强装沉着理智,免得别人嘲笑能医不自医。为了摆脱自己的阴影,今年四月中旬,参加了生平第一次的闭关。十日的闭关在台北举行,主题是忏悔往昔诸恶行,重拾待人待己的柔软爱心。

导师指导参加者心存正念,并以慈悲为动机,有系统地把过犯清楚列于纸上,逐项思维因果,从而怖苦发心,向菩萨忏罪并立志不再违犯。与此同时,观想受到自己伤害的众生,也同样得到菩萨的净化和祝福。导师按着参加者的各种提问,给予巨细无遗的回应,这些问题和答覆都增加了我对平日修行的见识。

进入闭关的第五天,我开始感到无聊。心里暗忖自己不是已经把过往的错事,都向菩萨们忏得十之八九吗?心里继而想到:我多好,多清净。我毕竟是个好人,十天不到就完成了忏悔。正洋洋得意之际,四下张望,环顾佛堂,约两百多位师兄姐们,专心致志地忏悔。我心想:皈依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要愧疚的地方吗?我带着惊诧望向讲台,瞥见导师专注地忏悔着。偶尔,他还极速地抹去脸颊上滚动的泪水!一刹那,醒觉过来。原来我是无明无知,而不是无过犯要忏悔!

成长的过程裏,我们都学晓了自我封闭,把过去身语意的恶业,一件一件埋藏在记忆某个隐蔽的角落。生活裏,习惯了否定这些恶事,甚至找些似是而非的理论去合理化它们。受到导师和参加者的感染,自己当下认认真真,把早四天忏过的过去──如对父母未尽孝道、对待施恩的师长们的善忘;对曾经帮助自己的朋友们的误会和不满等等,一一重新仔细地看待。细看每件事是如何开始,恶行是怎样增生,事情如何完结,事件中的人物跟自己的至今的连系……本以为早已忘却的往事,竟历历映照目前;登时泪水夺眶而下,紧闭的心扉逐渐张开。入关前,头脑上虽然认知佛菩萨有无量的慈悲,感受上却对他们抱着远距离的观望心态。今次闭关,清净了很多内疚,放下了不少重担,对佛菩萨生起了很强的信心,连心也变得柔软起来。原来,在很久很久以前,不少智慧大德早已创建了如此有用的自利利他的心理治疗法门!

忏罪闭关让我深深赞叹肯向辅导员,心理医生和社工求助的朋友!他们为了灭苦,勇敢地请求专业人士帮助。其实,所谓专业助人者,都一样有自己的困惑,有自己的阴影。若为自己的过犯强加保密、抑压内心负面感受,出来的结果,可能会像 <渔夫> 篇中的主角般弄得孤独无助,甚而身心疲惫。要摆脱生命的阴影,其实并不困难。只要用心去「了解」、「接受」和「放下」生命中这些负面的历史,它便不能再肆意张狂!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