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放下我执与成见──青年佛教团体「青一释」副团长的解惑与修行

文:郭湄湄    图:青一释、郭湄湄| 2021-04-17
(左起)「青一释」副团长Meiling、团长Kathy和副团长Ricky。(左起)「青一释」副团长Meiling、团长Kathy和副团长Ricky。

千百个问号,悬在儿时的陈薇铃(Meiling)和黄乐庭(Ricky)头上。「为甚么人要生存?人生是甚么一回事?这个世界有神存在吗?」沿着时光旅程寻觅下去,他们在佛门前停下,困惑开始从身边流散。

一脚踏上前继续追寻,他们成为了青年佛教团体「青一释」的副团长,与其他年轻人一起探索世界。

充满好奇的年轻人 解答人生困惑
 
目前在香港中文大学攻读社工硕士的Meiling,曾跟随朋友到教会聚会和唱圣诗,却始终对不上频道。

周遭的唱诗声澎湃如海浪,更有人感动得落泪,而她却只能站在岸边。「他们解释不到某些(哲学)问题,也无法说服到我。我认为佛学义理更能够说服到我,有时向法师提出质疑:『我们看不见净土,它真的存在吗?』他们也会以理性、批判的角度去解释,而不只得一个『信』字。」

谈到佛学对她的影响时,一幕刺心的影像,闯进了她的脑海。从前她就读佛教善德英文中学,老师曾在佛学课上播放日本人吃鱼生的片段──店内一大堆鲜蹦活跳的鱼,在食客面前展开。客人指头一点,一尾鱼便肉随砧板上,被割下最鲜嫩的肉。它们回到缸中后,只能摇摆着残缺的身躯,游过短暂的余生。

「我觉得非常震撼,世上竟有这种事!当时老师谈的是『不杀生』,对我来说冲击很大。为了吃,弄得它半死不活的,是为了甚么呢?我们有想过动物的感受吗?佛教课上,我们会有很多这类型的批判性思考,反思自己的想法和价值观。」

现时任职放射师的Ricky,也是佛教善德英文中学的毕业生。「我读理科,追求理性的思考。我认为佛教是理性的宗教,有make sense(合理)的世界观。佛学对于人生和人性的探究,特别触动到我。从小时候起,我就思考人为甚么要生存?为甚么要做坏事?这是其他学科无法回答的,但佛教就告诉我,一切事情都有其因缘。」

中三那年,Ricky初次来访佛光净舍(青一释的位址)。本以为自己会碰上一片寂静、正经和严肃的氛围,还有一群年龄比自己大的人。但那裏的年轻人朝气蓬勃的笑声、轻松愉快的步调教他愣住──原来佛教道场可以这样青春、活泼!

自中三起,他便与同学们在学校举办上香会、点灯会和佛剧,跟全校同学分享佛学义理。这让他对佛法理解更深,也「悟」出了向年轻人弘法的要诀。「不是每位年轻人初入佛门,都会拿着经书去读:『原来这叫无常,若干年后世事就变了样⋯⋯』这样听起来很虚幻。但如果演一出佛剧;主角即使今天跟朋友很要好,可能明天就会分离,这样用剧情说道理,就较易引起反思和共鸣。」

Ricky:「佛学对于人生和人性的探究,特别触动到我。」Ricky:「佛学对于人生和人性的探究,特别触动到我。」
Meiling:「明白了甚么是『因缘』后,我开始能够生起慈悲心。」Meiling:「明白了甚么是『因缘』后,我开始能够生起慈悲心。」

放下」的修行:放下我执与成见

修学佛法,抚平了Meiling和Ricky对于固有思想框架的执着。

青一释是自负盈亏的团体,没有恒常的资金来源。自2019年起担任青一释的副团长后,他们便得开始为资源安排而费一番苦心。青一释十周年时,众位干事决定举办素食宴会筹款,为一众支持者准备一场视觉、听觉和心灵的飨宴。但原来,他们曾经十分抗拒办素宴。

Meiling说:「起初我们并不想办筹款活动,一来觉得太『老土』(俗气)了,大呼『来捐钱给我们吧!』并不是我们的风格;二来我们从没有办过这类活动。担心未能给予参加者难忘的一夜。」但资金不足,营运上又会有很多阻滞,他们陷入了两难。

然而,「坚持己见」也并非他们的风格。「后来我们决定放下既定的思想框架,重新讨论这件事,发现我们可用另一种心态面对。」Meiling、Ricky与众位干事忆起了当初成为「青一释」一员的初心,将心态从「利己」转移至「利他」后,事情竟然更顺利了。

他们放下筹钱的包袱,把重点放在感谢和回饋十年以来一直支持青一释的朋友。Ricky说:「我们办活动时,较少着眼于金钱的问题,只想让支持我们的朋友,整个晚上都有愉快的体验,并看看现在的青一释是怎样的。我们转换焦点之后,沟通和筹办的过程也顺畅多了。太执着于目标,事情反而办不好。」

2019年青一释十周年晚宴,Ricky与Meiling希望办一场精彩的宴会,回饋支持者。2019年青一释十周年晚宴,Ricky与Meiling希望办一场精彩的宴会,回饋支持者。

敞开心怀,认识他人和自己

回顾近年间,香港发生了许多震撼世界的事:雨伞运动、鱼蛋革命、反送中⋯⋯不少人都与政见不同的人势不两立。Meiling和Ricky却另有一番想法。

他们慨叹,这些事件让人反思甚么是正念和正思维。Meiling说:「香港近年的政治事件,让社会分为蓝、黄两个阵营。双方都有各自的出发点和理据,我们可以尝试去了解对方,建立更良善的沟通,而不是说:『你是蓝/黄丝,我不跟你说话了。』」

「例如有不少上一代的人,都经历过贫困的日子,自己吃不饱,却要赚钱养活全家人。他们自然会追求社会稳定多于民主自由,认为有安乐茶饭便可以了。但新一代不同,他们更渴望拥有民主。」Ricky认为:「这并非对或错,而是视角的不同。」

Meiling认为,「正念」是佛教带给她的礼物,让她冷静下来,看清楚事情的因缘。「我们所看到的,就是事情的全貌吗?可能远在殖民地时期,事件的种子便已种下了。明白到人并非全知,便能以更开放的心态,容纳不同的看法和角度。」

理解甚么是「因缘」后,Meiling对自己和家人的认识加深了,而与妈妈多年以来紧张的关系也慢慢松开来了。她坦言自己曾经很不喜欢妈妈:「以前妈妈常常骂我,令我很愤怒。我不明白为何妈妈这样不可理喻,总为了些小事骂我?」

她有许多事情想不明白。向人倾诉心事,大多只得到「妳冷静点吧」、「妳妈妈这样做不对!」的回应,心中困惑始终悬而未解;但与青一释团员以佛法的角度讨论后,视野便清晰起来了。

「明白了『因缘』的概念后,我开始能够生起慈悲心,明白自己为何不喜欢妈妈,也明白她为甚么发脾气──妈妈的行为由她种种经历成就,而我也有自己的经历,那不爱受人操控的个性,也是因缘和合而成的。我明白即使她发脾气,我也可调节自己的情绪,冷静应对。」
 

青一释的「主打」活动「放榜夏令营」,是同学们认识自己的旅程。青一释的「主打」活动「放榜夏令营」,是同学们认识自己的旅程。

启发同学们觉知自己身心当下的因缘

去放下对固有思想框架的执着,真正认识自己,也是Ricky与Meiling想要带给同学们的信息。

他们希望在每年的「放榜夏令营」(青一释的「主打」活动)中,启发同学们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认识真正的自己。他们明白,对于十七八岁的中学生来说,「放榜」的意义并不止于选科升学,而是开始为人生负上责任的里程碑。

夏令营的核心主题之一,就是让同学们突破社会主流价值的框架,不被它们限制了成长。Meiling说:「我们可以重新思考:真的要入读大学才算是『成功』吗?如果因缘不顺,仍强迫自己去读,会不会辛苦了自己?佛法说诸法无常,任何事情都会改变,包括社会的主流思想。体验过夏令营的游戏和活动后,他们会反思:原来我不一定要强迫自己读大学,还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不必执于升读大学。」

「这也是禅修的修习──觉知自己身心当下的因缘。」Ricky说:「临近放榜,学校老师和亲人通常会提供不同的意见:继续读书、赚更多钱⋯⋯但同学们心底的想法可能不是这样。或许在参加夏令营之前,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我们不会给予答案,只希望同学有个了解自己的机会。」

在车马喧嚣的都市中,Ricky与Meiling希望带着佛法送给他们的满囊礼物,一直走下去,为年轻人送上更多的青葱翠绿。或许有天步进佛寺时,会看到更多跟自己一样年青的脸。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