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放生究竟为了谁?

文:淑燕    图:淑燕 撮译:云阔天清| 2015-10-09
在斯里兰卡,从放生活动拯救出来的动物接受僧侣的加持。在斯里兰卡,从放生活动拯救出来的动物接受僧侣的加持。

近年来,放生活动引起不少争议,环保人士丶动物权益关注者和佛教徒同样议论纷纷。

传统而言,放生是指购买一些可能会被宰杀的动物,例如在屠场裏的牛,并将之放归大自然。这种活动通常在特别情况之下进行,如为了庆生或除障等,但随着近年人们逐渐富裕,放生已成为日常活动,甚至是悉心筹划的大型活动,每次可以放生数千头动物。

某些放生活动规模之大,令人咋舌。根据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的估计,台湾每年有多于二亿头动物被放生。又,《中经评论》于2014年11月发表的报告显示,北京放生协会在该年以690万人民币放生了1,500万头动物,该会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内花费高达44万元放生。


有利可图的交易

为何放生动物的数量如此庞大呢?很多时候,动物并非面临被屠杀的命运,而是先有订单交给供应商,确保他们有货可供。部分放生活动的背后,可能牵涉非法狩猎者丶饲养员丶卖家之间的交易,例如在斯里兰卡,图谋私利的人已将放生变成贩卖行为。放生市场发展蓬勃,只因为有相应的需求,特别在卫塞节、观音菩萨诞辰等节日,需求量特别多。

传统上,佛教徒普遍认为放生的功德无量,好处包括长寿丶健康丶成就和来生的福德,并相信功德可在特定的吉祥日倍增。

然而,现代谋利式的放生活动,给动物带来许多痛苦。在野外捕猎过程中使用的猎网和陷阱,会令它们受伤;在运送途中,它们被关在拥挤不堪的笼子裏,忍受缺氧和饥饿的煎熬,有时候要等待数个星期才获释;放生之后,它们又会因为疲惫丶疾病和创伤慢慢死去,或者成为捕猎者的目标。

有研究者以无线电遥测技术,调查夜莺和麻雀在香港放生后的生还数目,发现在三小时至十天内,十二只鸟中有六只死亡。不仅如此,那些特地为了放生市场而被养大的动物,由于不能适应新环境而患上精神创伤。在上百万计的放生用动物当中,只有一小部分能够生存,有些更再次被擒,用作买卖和放生之用。

2013年,世界保育生物学会针对放生活动发表声明:「放生对生物的多元发展和生态环境有不良影响,包括侵略性物种的介入丶基因污染丶给动物带来极大的痛苦丶竞捕行为丶动物更易被捕食丶疾病和人类健康问题等等。」


护生取代放生

一些关注生态环境的佛教团体积极与自然保育人士丶动物救护中心合作,构思其他保护动物的方法。例如,台湾的福智佛教基金会捐款给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款项用以治疗受伤的动物并将之放归野外,让更多生灵受到保护,并借此教授会友关于保育和适当放生的知识。

在新加坡,有佛教团体与政府部门合作举办「不放生运动」,呼吁大众关注动物放生的害处。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在华语媒体发播广告,提倡以吃素一天取代放生。此外,国际人道对待动物协会与美国佛教联合会也鼓励佛教团体,以支持动物权益代替放生。

除了团体需要反思之外,每个人都有道德义务去思考自己放生的行为和动机。到底放生是为了谁的利益呢?

我们可以改变生活习惯,例如减少肉食量丶在每月特定的日子吃素,或者支持保护动物的团体。我们可以参考退休教师杨晓云:今年6月,她仅花了100元美金走了1,652英里,拯救100头即将要在玉林狗节被宰的狗。当中没有繁琐的仪式,没有诵经,没有功德可求,也没有私利可图。


原文:
“Rethinking Life Release” (Buddhistdoor Global)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