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敦煌和印度的阿旃陀──盲信欧洲的遗憾

文:张倩仪    图:灼见名家| 2015-05-20
敦煌莫高窟内壁画,绘于10世纪。(网上图片)敦煌莫高窟内壁画,绘于10世纪。(网上图片)

香港的大型敦煌展览曲终人散。前日读敦煌第一任的所长常书鸿的自传《九十春秋》,见到以下回忆:

「印度的考古局局长恰克拉伐蒂深有感触地对我说⋯⋯阿旃陀那样世界闻名的佛教艺术宝库⋯⋯在英国人统治时期,以保护为名,把大多数的壁画都涂上了凡纳西(一种普通清漆),逐年变色,至今一部分壁画变成为深褐色了。说到这裏,他摊开双手,露出了十分感伤的表情。」

我去过阿旃陀石窟,它是世界文化遗产,基本上是汉到南北朝的艺术杰作。我在那29个洞窟裏来来回回走了两天,惊讶于它时代之早,艺术之美。我一直以为它保护得很好,因为地面很清洁,洞裏又有抽湿设施,虽然洞外雕刻触手可及,却没有人去摸它刻它。

旅行回来,我读了一本印度学者写的阿旃陀艺术着作,书裏也提到壁画变色,画面愈来愈模糊,并深以为忧。我以为这是年深月久的必然结果,完全没有料到是错误的人为保护所造成,而且是盲信英国技术必然先进之故。


西方技术 不一定是万灵丹

而我们今天仍然见到敦煌那辉煌面目,原来得拜不盲信英国技术的常书鸿!他说1942年他承担敦煌艺术研究所工作时,教育部的高等教育司司长吴俊升刚访问完印度回国,他指示常书鸿要按阿旃陀壁画涂凡纳西的做法,为敦煌全部壁画涂上凡纳西。常书鸿说:

「我当时表示:我是一个油画家,我知道油画上涂凡纳西会导致油画变色,在壁画上涂凡纳西油这种办法还没有把握,事关重大,最好不要轻率采用。吴俊升听了我的话,脸上露出惊奇、生气的神色,说:『你居然连英国人的技术也怀疑吗?』我没有作声,现在才知道,当时不采用在壁画上涂油的办法,才使敦煌壁画免遭一场阿旃陀壁画的厄运。」


须大拿本生王子与妻及骑马出门见父王。

吴俊升是甚么人?他是留学法国的教育博士,曾任北京大学教授和新亚书院第二任校长。他对常书鸿作此建议,应不是出于恶意,而是真心相信用英国人的方法,可以保护好敦煌。幸好天佑敦煌,临危受命去敦煌创立研究所的常书鸿是个画家,不是以外行管理敦煌,才使敦煌免此一怯。而且常书鸿甘弃巴黎的繁华生活,毅然回国保护敦煌,就是因为他惊见敦煌艺术竟然比他在巴黎所学的更动人。有这样胆色和识见的常书鸿,自敢以艺术为最高评断标准,不像常人般以国家强弱为水平高低的尺度。

我曾亲闻被掠去英法的敦煌遗书,部分以早期的技术去保护,效果并不好;还有名画《女史箴图》曾被裁成几幅挂起来!那些口口声声说幸好敦煌遗书去了外国的人,是否可以抺去你们的盲信呢?

中国人双手之灵巧,是素有令名的,为美国建铁路的华工、做科学实验的留学生,都得此清誉。跟常书鸿一道在敦煌做保护工作的工人窦占彪,没有学历,不怎么识字,据常书鸿等说,他因为资源有限,于是以土法以至自己想的种种办法来维修洞窟,还相当有用。这次展览的旧照片裏,有他的一幅照片,可惜只说是工人,没有写上名字。


阿旃陀石窟地面清洁,洞裏又有抽湿设施,虽然洞外雕刻触手可及,却没有人去摸它刻它。


(原文刊载于灼见名家: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3603


本刊获授权转载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