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清明思亲法会-ads

敦煌说不完的二千年故事

文:邝志康    图:佛门网| 2014-12-31
另一件备受瞩目的展品是第158窟的涅槃像,原长15.8米,复制品虽然在长度上差了一点,但同样摄心震撼。另一件备受瞩目的展品是第158窟的涅槃像,原长15.8米,复制品虽然在长度上差了一点,但同样摄心震撼。

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道,也是佛教入华的重要地点之一。香港文化博物馆的「敦煌──说不完的故事」于日前开幕。馆方希望透过展览,跟大众细诉敦煌石窟丰富的内涵与人间情味。佛门网邀请到博物馆的助理馆长伍志和先生为我们介绍这个盛大的展览。

「敦煌是个庞大的宝库,要靠大家来发掘。其实不止壁画上的内容,连整个洞窟、甚至是一直以来努力保育敦煌的研究人员他们本身,也包含着一个又一个故事,而这些故事,是穷尽一生也说不完的。」当问及为何会采用「说不完的故事」作名称时,伍馆长如此答道。

第275窟内的交脚弥勒菩萨像第275窟内的交脚弥勒菩萨像
佛门网邀请到香港文化博物馆的助理馆长伍志和先生为我们介绍这个盛大的展览。佛门网邀请到香港文化博物馆的助理馆长伍志和先生为我们介绍这个盛大的展览。

洞中自有天地

莫高窟是敦煌石窟群内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石窟,有见及此,展馆裏有三个原大尺寸的复制洞窟,分别是第3、220及275窟。先说第275窟,此窟建于十六国晚期的北凉时期,是莫高窟现存时代最早的洞窟之一。在正壁中央有一尊交脚弥勒菩萨像,面相庄严;而北壁及南壁分别绘有一系列的本生故事和佛传故事「出游四门」,前者描绘了佛陀于过去生尚未成佛时的种种事迹,例如毗楞竭梨王钉千钉、虔闍尼婆梨王身剜千孔燃千灯、尸毗王割肉喂鹰等,后者则记录了释迦牟尼为太子悉达多时曾四次离开宫殿出游,先后遇见老人、病人、死人及僧人。可惜南壁的壁画损毁了,现在已看不见老人和僧人的部分。伍志和表示,「有人认为洞窟代表了佛陀过去(本生故事)、现在(出游四门).未来(弥勒像)三世,这个说法颇有趣。」

第220窟是以经变画为主,甚么是经变画?「就是把经文以图画形式呈现出来。我们特意挑选此窟,因为它是初唐时期首个整壁都绘有经变的洞窟。」伍馆长说。窟裏共有药师经变、维摩诘经变及西方净土变三幅壁画。值得一提的是,经变中展示了不少中土和西域乐器,其中药师经变内有一支二十八人的乐队,你可以看到乐手在吹奏造型为六瓣花瓣的花边阮、多为宫廷宴乐之用的敲击乐器方响等,饶有趣味。

至于第3窟的焦点则是两幅千手千眼观音经变。千手千眼观音是观音菩萨的其中一个化身,初见于密宗经典,后来在汉地甚为盛行。伍馆长介绍时说,这是敦煌唯一一个以观音为主题的洞窟。两幅观音画功非常细致,是难得一见的佳品。细心的你可能会发现,正壁的位置空了,伍馆长补充,原本那裏有一尊观音像,但有学者认为那是后期清朝时加上去的,并非当时元朝便存在的。既然有争议,所以这次没有把它也一并复制。参观者甫进入这三个复制洞窟,便会闻到一阵强烈的泥土味,「我们把真正的敦煌泥土涂到壁上,这是为了让人有亲临其境的感受。」


更别有摄人心处

另一件备受瞩目的展品是第158窟的涅槃像,原长15.8米,复制品虽然在长度上差了一点,但同样摄心震撼。此涅槃像神情安详,充分体现出「生灭灭已,寂灭为乐」的喜悦。像后墙壁绘有壁画,包括十弟子举哀图──大迦叶放声啕哭、阿难几欲昏倒;各国王室举哀图──西域王公大臣伤心得引刀刺胸剖心、割耳切鼻,幅幅意态悲伤,尽见画师功力。「其实整个涅槃像我们是分成四个部分运送过来,然后在馆内才组装。最美妙的地方是你不会看见接合位置在哪裏的,工程人员同样在上面涂上敦煌泥土,可谓手工精湛。」伍馆长说。

由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常书鸿临摹的「九色鹿本生故事」。由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常书鸿临摹的「九色鹿本生故事」。

馆方亦展出不少独立壁画,如由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常书鸿临摹的「九色鹿本生故事」。九色鹿的故事见于《佛说九色鹿经》,讲述九色鹿拯救了一名溺水者,它希望溺水者不要将它的行踪告知他人,但后来那人还是背叛了九色鹿,并引国王来围捕它,后来九色鹿将事情的经过说明给国王知晓,国王深受感动,下令不淮再捕猎九色鹿,而溺水者亦因食言而浑身长疮,满口腥臭。壁画将故事如实呈现,并采用连环图形式,「画师用了话分两头的方法,故事分别从一左一右向位于中央的高潮及结局发展,甚为特别。」

另外一幅精品则是由第二任院长段文杰临摹、位于第130窟的供养人画像「都督夫人太原王氏礼佛图」。我们站在敞大的画像面前,仔细观看这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从伍馆长口中得知,原画已经受到严重破坏,几乎不可辨认,但段院长凭惊人的毅力,终于将此作复原。画中都督夫人带领两位女儿及九位奴婢,她们穿不同服饰,发型、化妆等不尽相同,此画集唐代仕女及侍婢服装打扮之大成,具有史料价值。

同场展出的还有西夏文《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及叙利亚文的圣经《诗篇》残卷等珍贵文献,让参观者一窥平时难得一见的西域藏品。当然少不得了敦煌开拓者们的足迹,自四十年代起,不少年轻人远赴大漠,加入临摹壁画、彩塑和研究石窟的行列,他们对推动敦煌文化传播,起着巨大的作用,伍馆长表示,对这群为保育而默默付出的前辈致敬,也是展览的其中一个重点。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