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敦煌飞天艺术 - 散播吉祥、放送欢乐

佛门网纪录整理   文‧图/湛如法师 (北京大学)| 2010-10-28
印度的巴尔胡特(Bhārhut)印度的巴尔胡特(Bhārhut)
天国乐师干闥婆(Gandharva)天国乐师干闥婆(Gandharva)
紧那罗(Kimnara)紧那罗(Kimnara)
印度埃洛拉凯拉萨神庙 飞天 756-775印度埃洛拉凯拉萨神庙 飞天 756-775
炳灵寺第169窟 北壁后部 · 西秦炳灵寺第169窟 北壁后部 · 西秦
第249窟 南壁中央说法图第249窟 南壁中央说法图
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敦煌莫高窟-西魏285窟
第461窟 窟顶第461窟 窟顶
隋 第305窟 窟顶隋 第305窟 窟顶
初唐 莫高窟第322窟 飞天群初唐 莫高窟第322窟 飞天群
盛唐 莫高窟第217窟北壁 穿楼飞天盛唐 莫高窟第217窟北壁 穿楼飞天
中唐第112窟经变画中唐第112窟经变画
元代敦煌第199窟元代敦煌第199窟
初唐 第220窟 北壁 药师经变初唐 第220窟 北壁 药师经变
中唐榆林窟第25窟 南壁中唐榆林窟第25窟 南壁
中唐第159窟西壁的文殊变中唐第159窟西壁的文殊变
第320窟南壁 阿弥陀经变部分第320窟南壁 阿弥陀经变部分
盛唐 第39窟北壁 散花天女图盛唐 第39窟北壁 散花天女图
敦煌壁画中除了佛、菩萨的主题以外,令人直接感受到欢乐气氛的主题就是飞天了。飞天,原意指「飞行空中之天人」,在佛教美术中,多指以歌舞香花等供养诸佛菩萨之天人。最早于印度早期佛塔上的浮雕上起飞,曾在阿富汗尼泊尔歇脚,越过巍巍昆仑,经过新疆到敦煌,飞遍神州大地,又飞向更远的东方西方,是佛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印度起源
 
印度的飞天(Flying Devata)起源于吠陀时代,早在《梨俱吠陀》中便已提及天国乐师干闥婆(Gandharva)和阿布萨罗(Apsara)。在印度的巴尔胡特(Bhārhut)、桑奇(Sāñchī´)等地早期佛教雕刻中,便已出现半人半鸟、或有翼的飞天在佛陀象征物(菩提树、佛塔、法轮、佛足印)上方飞翔,奉献花环供养。其姿势多为两足自膝以下轻曲,雕于本尊的上方,以示飞翔于虚空之中。巴米扬及中亚地区的壁画,也有同样的表现。
 
飞天的梵语名 gandharva、巴利语 gandhabba、西藏语 dri-za,中文音译「干闥婆」,是香神或乐神,原为婆罗门崇拜的群神之一。《阿闥婆吠陀Atharvaveda》中说有6,333个,是侍奉帝释天专司奏乐、为佛唱颂赞歌之神。《大智度论》卷十也记载,干闥婆王:「至佛所弹琴赞佛,三千世界皆为震动」,是佛教中欢乐吉祥的象征。
 
在佛经里,天人出现的场合,多半是对诸佛的成道、誓愿,或弘法事迹的赞叹与供养。譬如阿閦如来成佛时,无量天人在虚空中,以天华、天旃檀香等散在阿閦佛身上,以表示对如来成道的赞叹。此外,在净土世界里,也常有天女散花,或薰发天香的故事。天界诸神如果需要音乐娱乐时,伎乐天神就会立即飞往需要其演奏音乐的地方。其中的干闥婆王就是乐神的首领,又称作音乐天。
 
紧那罗,梵名 Kimnara,原为印度神话中之神,擅歌舞,有美妙的音声,是诸天的音乐神之一,与干闥婆(如佛寺的山门里面有四大金刚,其中弹琵琶的就是干闥婆之一)是同一性质;诸天举行法会时都由他们担任奏乐的工作。
 
音声梵呗的功德利益
 
「菩萨欲净佛土,应求好音,国中众生闻好音声,其心柔软,心柔软故,受化较易。」
——《大智度论》
 
佛教音乐,远溯于印度的「吠陀」。古吠陀时代盛行歌咏偈颂,佛陀沿用此法作为弘扬佛法的方便,允许比丘专作「声呗」。《十诵律》中,佛陀赞许跋提比丘:「听汝作声呗,呗有五种利益:一、身体不疲;二、不忘所忆;三、心不疲劳;四、声音不坏;五、言语易解。」由此可见,音乐不但使人心柔软,容易信解佛陀的教法,并且令身心畅达受持不忘。
 
佛教中的音乐称作梵呗,是佛法十供养之一,和谐庄严的乐音,有化导人心的功效。而梵呗就是以和雅的曲调,赞叹诸佛菩萨的无量清净功德。在《南海寄归内法传》里有记载,唱诵梵呗具有:「能知佛德深远,能体悟佛法,能令舌根清净,能得胸脏开通,能处众不惶不惧,能长命无病。」等六种功德,可见梵呗也是薰习佛法的一种方式。
 
和雅梵音化暴力为祥和
 
清净和雅的乐音不但可以化世导俗,也可以消除人间忿厉之气,据说波斯匿王率领大军征讨鸯伽摩罗时,经过只洹精舍,无意间听到佛寺传来梵唱音声,当时的军队马匹都被其音声摄受,波斯匿王也深受感动,杀机顿消而免除一场战争。
 
音乐是极乐净土的教化工具,《阿弥陀经》中云:「彼佛国土,常作天乐。…是诸众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彼佛国土,微风吹动,诸宝行树及宝罗网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种乐同时俱作,闻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由此可知在极乐世界里的梵音都在传达佛陀的教法,令人产生欣喜好乐三宝的善法欲。例如佛陀在世时,天人以歌舞乐咏赞叹庄严法会;而马鸣菩萨也曾作曲「赖吒和罗」,度化了五百位王子出家;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也善用各种乐器:铜锣、皮鼓、横笛、螺贝、弓形竖琴等,演奏种种的梵呗音乐陶冶人心。正如《大日经义释》中所提:「一一歌咏,皆是真言;一一舞戏,无非实印。」
 
西元二世纪中叶之后,印度的迦腻色迦王以音乐教化人民,风气盛极一时,遍及于阗、疏勒等地。六、七世纪时,戒日王亦以梵呗音乐辅助治国,影响越过葱岭、天山南麓而达龟兹;另经天山北麓,盛行于高昌。
 
印度早期飞天造型特色
 
贵霜时期犍陀罗和马图拉雕刻的飞天通常有翼,阿马拉瓦帝(Amarāvatī)雕刻的飞天则通常无翼。笈多时代在佛教雕刻与壁画和印度教雕刻中,无翼的飞天频繁出现,乘云驾雾御风飞舞,有时披着或长或短的飘带。
 
中世纪印度教雕刻的飞天,大多既无翅膀又无飘带,仅仅凭借弯曲的流线型身体和四肢动态表示凌空飞行。
 
在埃洛拉凯拉萨神庙(The Kailas, in the Cave Temples Ellora)主殿外壁,在壁柱雕饰豪华的每一个高高的壁龕上部,都单独雕刻着一个飞天。这些飞天在开阔的空间中自由翱翔,身体极度扭曲,四肢动态极其夸张强烈,充满几乎要破壁飞出的张力,堪称印度巴罗克风格动态雕刻的杰作。
 
敦煌无壁不飞天
 
敦煌飞天是印度文化、西域文化、中原文化共同孕育成的。它是印度佛教天人和中国道教羽人、西域飞天和中原飞天长期交流、融合为一,而产生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飞天。中国的飞天不长翅膀、不生羽毛,借助彩云而不依靠彩云,主要凭借飘曳的衣裙、飞舞的彩带而凌空翱翔,这是中国的艺术家精采杰出的创作。 
 
早期飞天-魏晋南北朝
 
在敦煌浩如烟海的壁画中,为数最多、最成功的形象要数「飞天」,从四壁到窟顶,可谓「无壁不飞天」。中国「飞天伎乐」一词,最早出现在东魏杨炫之的《洛阳伽蓝记》一书中。其中记载南北朝时佛教在节庆时举行乐舞的盛况:「景明寺在八日节中,梵乐法音,聒动天地,百戏腾驤,所在骈此。;景兴寺『飞天伎乐,望之云表』。舞袖徐转,丝竹寥亮,诸妙入神」。
 
莫高窟的飞天伎乐,从洞窟初创时期就已出现,主要是在佛传、本生故事中,为表示对佛行善情节的礼赞与歌颂,飞天以散花祝愿的形式绘制在壁画画面上方的虚空中;在释迦牟尼的说法图中,飞天也会以侍从、护法的形象出现在空中。早期的飞天伎乐一般都有健硕的型体,身体扭动成V字形,绘画的方式融合中国传统线描与西域凹凸晕染画法,造型与画面充满了朴拙的意趣。在甘肃永靖炳灵寺有纪年西元420年的第169窟里,有以美女的形象来表现飞天,也许只有这样做,中国的佛教徒们才能接受这些印度佛教中的歌舞音乐神。
 
北魏晚期以后,随着秀骨清象造型的流行,飞天伎乐也完全吸收了当时在南朝流行的飞仙形象,而变得清秀、潇洒了,但是人物身体的动感仍不太多样化。西魏的飞天可以敦煌莫高窟第285窟为例,此身擎箜篌的飞天造型为中原「秀骨清像」风格,富有韵律感的姿态,纤细优雅的双手弹奏着箜篌,空中的天花流云飞舞,使人感觉画面似乎也流动着梵音。另外莫高窟第249窟的佛说法图中,左右两旁上方的伎乐天呈U字型的身躯,双手舞动着飘带,线描生动充满了力与美感。
 
在北周时期(557-581)的第461窟窟顶,环绕着佛殿窟四壁上方一周的宫殿裏,飞天伎乐腾空而起,几十躯的飞天形成了浩浩荡荡的歌舞乐团。她们有的吹笛,有的击鼓,有的弹筝,有的托盘献花,有的挥臂跳跃,有的扬手散花,飞飘在天空中。
 
敦煌隋代飞天
 
隋代莫高窟第305窟窟顶的飞天,除了依然绘制绕窟一周的行列外,还出现了绘制在大龕顶部的自由活泼的飞天。在窟顶华盖式的藻井中心,变成了蔚蓝的天空,有的在莲花中心画三只白兔,它们回圈奔跑,互相追逐。莲花的四周围绕着一群飞天,其中还有裸体童子,他们一起在彩云中飘荡,在天空中旋转起舞。飞天和飞行的比丘一起涌向中间的莲花火焰宝珠,画面中的飞花如雨,流云飞动,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敦煌唐代飞天
 
唐代的飞天的确是不同凡响的,她们在活动领域与艺术形象方面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首先,佛殿窟顶的藻井四周,仍然是飞天伎乐的活动空间;在正壁大龕的顶部,也有一些飞天在自由地飞翔,快乐地弹唱。除此之外,唐代石窟盛行的经变画中,那象征着西方极乐世界的蔚蓝天空,也成了飞天翱翔的领域,她们有的脚踏彩云,徐徐降落;有的昂首挥臂,如同在大海裏潜游;有的手捧鲜花,直冲云霄。初唐时期莫高窟第320窟的飞天体态优美,衣着华丽,散花如雨。第322窟的飞天群中,飞天造型自由活泼,潇洒自若,以不同姿态向同一方向飞去,画面热烈奔放。
 
歌舞升平的极乐世界
 
敦煌盛唐壁画中对伎乐天人的描绘,呈现的是一片歌舞升平的人间极乐净土图像。例如盛唐第217窟北壁的穿楼飞天,飞天穿梭于楼阁之间,天空中各种天乐不鼓自鸣,衣冠楚楚配上长带飘飘,画面动静结合,引人入胜。盛唐第44窟北壁的吹箫飞天图,其中的奏箫升空,飞天以双脚踏云,借着云气与飘带的动态,来描绘腾空而上绕盖飞翔之势。盛唐第39窟北壁的散花天女图中,飞天的形象在壁画中飞腾下降、纵横交驰、绕盖穿阁、散花奏乐,拖着长的飘带,驭云兜风,骤急如风雨,悠缓如柔水,千姿百态引人瞩目。从这些唐代飞天看到其富于变幻的样貌,她们在空中跳跃、翱翔、浮游、翻飞,或冉冉上升,或舒展自如,有着各种各样丰富的动势。更吸引人的是表现在升腾和俯冲的姿势,如飞鹰般从高空俯冲直下的飞天,具有强烈的动感。
 
中唐吐蕃时期112窟的反弹琵琶飞天,是唐代飞天仕女造型的艺术经典创作。飞天的双手反弹琵琶,轻盈的身躯曼妙翩然起舞,身上环绕着的彩带随着乐舞飞扬,唐代古典仕女之美在此完美呈现。
 
敦煌盛唐的伎乐天女呈现的是唐代绘画中仕女造型之美,而唐诗中也屡见与绘画相互呼应的描写,例如白居易《霓裳羽衣歌》中写道:「飘然转旋回雪轻,嫣娥纵送惊游龙。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裙时云欲生。烟娥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
 
宋代的飞天的表现继承了唐代的风格,只是在衣群与彩云的描绘略显刻板。元代敦煌第199窟,飞天两手握着莲花与荷叶,乘着滚滚翻腾的彩云向观世音菩萨献花供养,以飘逸漫长的云填补了画面的空隙,富有装饰效果。
 
伎乐翩然奏歌舞
 
隋唐时代的佛寺,除了继承南北朝时代民俗歌舞的活动之外,还举办庙会、戏场,将各种民间流行的节目均汇集于此,而宫廷中所流行的天竺乐、龟兹乐、西凉乐、胡旋舞等(在中国,乐包含音乐和舞蹈的意思)也都是随着佛教传来的舞蹈,后来成为中国的民族舞蹈。
 
唐代的佛寺除了继承南北朝时代民俗歌舞的活动之外,还举办「庙会」、「戏场」,以各种民间流行的戏曲俗唱化俗导正,其中《四方菩萨蛮舞》是由唐懿宗为供养三宝而命宫廷伶官李可及创作,由数百名舞伎打扮成菩萨的法相,以优美的舞姿表达虔诚的供养,在当时广受大众喜爱。
 
敦煌的舞蹈中有「秦王破阵舞」,是由唐太宗依龟兹乐所亲自设计的舞式,据说令观者「莫不扼腕踊跃,凛然震悚」,后来传到日本,风行一时。擅于歌舞的唐明皇创作的「霓裳羽衣舞」,将优美婉转的婆罗门舞曲、快速转的西域舞曲及娇媚柔和的汉族舞蹈熔于一炉,堪称为中国舞蹈史上的一颗明珠。「五方狮子舞」源于《佛说太子瑞应经》中的典故,直到现代仍经常在庆典中表演,视为辟邪呈祥的象征。「钵头舞」又称「拨头」或「拔头」,是从南天竺拔豆国传来的面具舞,据说极有可能是最早中国平剧的雏型,最起码「兰陵王」和「踏摇娘」完全是摹仿此一印度舞剧。
 
元代帝王崇信佛教,《十六天魔舞》是宫廷用来赞佛的乐舞,故事是敍述十六位天魔以菩萨的容貌出现,迷惑世人,后来被佛陀降伏。十六个舞伎装扮成菩萨的样子,头戴佛冠,身着天衣,颈佩璎珞,足踏云鞋,一手持法器,一手手印,双臂翻舞,变化多端,据说看了《十六天魔舞》的人,内心都会受到强大的震撼。
 
综上所述,敦煌壁画飞天具有诸多特色,也因时代而各具不同的时代风格。就描绘飞天的方式而言,手的姿势变化丰富、手指纤细秀丽,手臂柔曼多变;赤足的双脚也随乐起舞而有弯勾、曲翘、踢踏等姿势;其体态或下俯冲、或上飞奔,或左或右飞舞呈现柔软弯曲的肢体。画家同时还以丰富的眼神,传达飞天与整体画面中其他主要佛菩萨的呼应关系,形神兼备的描绘令人叹为观止。此外,人物的强烈动感,搭配各式各样的乐器、道具,与飘扬的彩带相互之间的对映,使画面刚柔并济。
 
丰富多样的唐代乐器
 
从初唐第220窟北壁药师经变画中可见唐代乐团的组织,通常为舞伎伴奏音乐的乐伎,都是席地坐在舞伎的两旁,而乐团中弹奏的乐器有琵琶、阮咸、横笛、排箫、笙、竽、箜篌、拍板、方响、小钹、腰鼓、鸡娄鼓等等,均为唐代十部乐中使用的乐器,在中唐第112窟北壁的画面可见到这些乐器。在中唐榆林窟第25窟南壁的观无量寿经变中的乐舞场面,八人组成的乐团,人人手持不同的乐器分坐两侧,舞伎击打着腰鼓,翩翩随着乐声起舞,画面动静相间,富有节奏感和韵律感。另一个例子可见于中唐第159窟西壁的文殊变,其中三人组成的乐队演奏着拍板、横笛、笙,仿佛陶醉在美妙的旋律中。
 
敦煌石窟壁画中有极其丰富的古代伎乐形象和乐器图像。据敦煌研究院音乐舞蹈研究室近年来的调查统计,仅莫高窟绘有乐伎形象的洞窟就有200多个,乐伎3400多身,大小不同的乐队490多个,共有乐器44种,4300余件(大型经变画中有一批不鼓自鸣的乐器飘浮在空中,没有伎人演奏,所以乐器比乐伎多)。这样多的乐伎形象和乐器图像,可以称得上世界上保留音乐资料最丰富的博物馆。
 
从敦煌丰富的乐舞图像中,可知乐舞是佛教弘法利生重要的一环。借着乐舞来传达内心至诚供养三宝之心;或者以香花伎乐示现,鼓舞勉励行者、给予信心,令坚定道心有所成就;或者以乐舞表达闻法的欢喜赞叹,令观者一同分享法喜,共入佛道。例如在《悲华经》中,当佛陀说完修持一切行门的十种方法之后,欲界诸天心开意解,遂以种种歌舞来表达心中的法喜。其欢欣的情境即令吾人今日读到此段经文,仍能感受无比喜悦的心情,进而激发慕道之心。
 
敦煌飞天,始见于石窟开凿十六国时期,终于元代,飞越千余年的时空,现尚存六千多身。以歌舞供佛的天人,曼妙轻盈、飘逸优雅的身形,表达赞美歌颂三宝的诚心以及闻法欢喜的感受,令人遐思向往。飞天伎乐之美,为敦煌的艺术带来了强大的生命力。其于佛教壁画石雕的表现中虽非主要角色,但在以梵呗宏扬佛法的功能上却有不可忽视的地位,正如《法华经》中所言:「或以欢喜心,歌呗颂佛德,乃至一小音,皆已成佛道。」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