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敬业乐业,活出尊严:坚强的拾荒妇李婆

文:郭湄湄    图:采风电影有限公司、郭湄湄| 2015-09-26

有些人不喜她阻塞街道,制造麻烦,有些人同情她日晒雨淋,工作辛劳。「我有二十个伙计。一对脚丶一双手,就是我的拍档。哈哈哈!」这句幽默之中带点傲气的自白,出自一位年老拾荒妇之口。正是这番自力更生的骨气,使得她,平凡的李婆,有种不凡的态势。谁又会想到,一位年迈拾荒妇的日常,竟得以拍成纪录片,在「华语纪录片节2015」亮相?

谭志荣,《拾荒李婆》的导演,从事新闻摄影二十年,现任职新闻摄影记者。两年前,他自觉工作了无新意,于是心血来潮想弄点花样,就报读了采风电影的纪录片拍摄班,学习拍摄影片。谭先生笑说: 「在拍片一行,我仍是个学生。」

用心拍摄 敬老尊贤

半小时的纪录片,背后是一年的拍摄和剪接工夫。每当有空,谭先生就带同摄影机到上水,纪录婆婆的日与夜。他任职摄记时,做过有关拾荒老人的专题报道,其间认识李婆,倾谈之下,感觉婆婆活泼健谈。「我拍这套影片,不是想公告大众拾荒者有多辛苦,有多惨。他们的惨况,众所周知,无需多言。我希望彰显婆婆的毅力和生活智慧,让观众刮目相看,钦佩敬重。李婆如何分配时间?如何得知何处有纸皮可拾? 如何分配工作的先后次序? 如何避免阻塞街道,回避人多的地方? 」

拾荒看似微不足道,其实牵涉不少技能。谭先生说:「各行各业,都有其专业技能,拾荒一行亦然。我会问自己,我做到她做的工作吗?」

香港长者生活艰难,谭先生认为政府无心帮助他们,不论执行甚么政策,亦无济于事。他虽说自己的作品是「垫底」之物,但我以为,影片制作与管治之道一样,贵乎一心。

9月初,我与谭先生一同前往上水,寻找李婆的踪影。骑单车的丶拾荒的丶过路的丶赶路的,拥挤于街上,谭先生很快就认出李婆的背影。她头戴笠帽,佝偻瘦弱,弯腰低头整理那层层叠叠的纸皮。其时天雨停了不久,婆婆笑说:「我才刚刚开始工作!」

「我不识字,所以就要做这种工作了。你知道吗?我连书皮都没有摸过呢!」她一边说,手指一边轻拨我手臂,模拟触碰书皮的样子;只见她整条手臂满布雀斑和晒斑,想是与她这一生经常在户外工作有关。

自力更生 活出尊严

不经不觉,婆婆已经拾荒七年。「我自小挨惯了,不觉得辛苦。」虽然家中一共有六个孩子,负担不轻,但是她从不依赖丈夫养家。原来,婆婆年轻时在西贡的农地种瓜菜,后来饲养家畜,以帮补家计,养育孩子。泥工丶清洁和种花等工作,她也做过了。从事农业,需要充沛的体力和非凡的毅力,婆婆早已习惯挨热抵冷在室外工作。虽然现时八十三岁,仍然身体健康,精神奕奕,拾荒工作可谓游刃有余。

婆婆早已立下地盘,每天有既定路线,从某些特定店舖收取纸皮,如药房和零食店舖。收取得差不多了,她就会踩扁纸皮,给它们洒水,以作防滑之用,免得跌下手推车。她拿出绳索,将那密密麻麻的纸皮牢牢系于手推车上,然后眼观四面,避开人流,推着车子过马路。

婆婆回忆多年以前,有次她问丈夫的收入情况,丈夫竟以为她在讨钱,她不禁怒气上冲︰「我一生人都没有试过说话口气那么大,我今天说话口气就大!」她语带自豪地说:「我哪需要你的钱?我有这二十个伙记,即使不花男人的钱,也不会饿死!我还真不愁吃和住!」

不辞辛劳 敬业乐业

虽然收入微薄,一百多公斤的纸皮才卖四十多元,大约五毫子一公斤,多劳少得,还得早出晚归,有时晚上11时多才回家,但婆婆仍不言倦。有店舖年初一也营业,她也就奉陪到底,笑言:「你不休息,我也不休息。」

婆婆知道有许多人不喜欢她拾纸皮,包括一些区议员丶警员丶食环署职员和过路人:「试过有人跟我说,你有自己的儿女,他们也长大了,何必自讨苦吃呢?」婆婆不以为然︰「人就是要工作的嘛!你日后也要努力工作的,我说得对不对?」

9月13日,影片《拾荒李婆》首映,李婆坐在香港艺术中心戏院中排位置。看到自己弯着腰,将百多公斤的手推车推过马路的身影,不知她有何感想?放映完毕后,大家问婆婆感觉如何,谭先生就坐在成为焦点的李婆身旁,陪伴她面对众人目光。婆婆初时说:「我没有甚么好分享的,你们年轻人看得开心,我也就开心了。」但后来又滔滔不绝,跟大家分享她被偷东西的经历──有个女人取走她的纸皮,但又不付钱:「那女人还真厉害,一边购物,一边偷我的东西﹗」

婆婆在旁人的搀扶下,步出戏院门口。她虽身形瘦小,弯起腰来比一般人矮了一大截,好像大风一吹便要倒,但却毫不软弱,自有一身傲骨。梁启超的着名文章《敬业与乐业》有这么一句:「凡职业没有不是神圣的,所以凡职业没有不是可做的……因自己的才能、境地,做一种劳作做到圆满,便是天地间第一等人。」富贵贫穷不由人选择,但婆婆乐观积极,勤奋自重,活出了尊严,确实是天地间第一等人。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