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敬老护老专题── 般若安老院:营造家的温暖

文:黄夏柏    图:Tim Liu| 2015-07-27
般若安老院于1955年启幕。门侧壁报板贴上早前举行生日会和旅行的留影。般若安老院于1955年启幕。门侧壁报板贴上早前举行生日会和旅行的留影。
院舍大厅悬有宗教绘画、旧照片和开幕当天的签名绢布,相当珍贵。院舍大厅悬有宗教绘画、旧照片和开幕当天的签名绢布,相当珍贵。
般若精舍外清幽雅致的庭园,成为长者日常休憩的好地方。般若精舍外清幽雅致的庭园,成为长者日常休憩的好地方。
安老院主管蔡婉芳姑娘安老院主管蔡婉芳姑娘
长者坐着做运动,扬手、提腿(缠上负重垫),已有一定运动量。长者坐着做运动,扬手、提腿(缠上负重垫),已有一定运动量。
在物理治疗师指导下,婆婆利用简单器械活动手足。在物理治疗师指导下,婆婆利用简单器械活动手足。
即使行动不灵活,婆婆仍乐于参与,享受运动之乐。即使行动不灵活,婆婆仍乐于参与,享受运动之乐。

编按:月前,本地发生私营护老院虐老个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事实上,护理业中有很多从业员尽心尽力,他们的努力教人敬佩。佛门网策划了这个专题,到部分佛教机构营运的护老院舍进行采访,希望把敬老护老的精神,延展开去。今天介绍的佛教般若安老院,属于非牟利自负盈亏的私营院舍;稍后,我们将继续报道其他政府津助的院舍。


位处沙田的般若精舍创立于1915年,至今已届百年。一旁的佛教般若安老院则于1955年9月4日开幕,距今亦六十年,是香港佛教界成立的首家安老院。火车轨道那一方千回百变,这一隅的精舍与院舍,依旧维持无争的清静;二者不仅毗邻而立,更是同心同行,推动院舍上下用心经营,让留宿的长者感受到回家的亲切。


安老院外围的庭园花木扶疏,环境清幽自在,院舍内亦盈满和谐气氛,大厅除供有佛像,亦悬起不少文物。记者对院舍开幕当天的嘉宾签名绢布颇感兴趣,张看之际,一旁的长者向我咧嘴而笑,兴致勃勃的攀谈,可惜听不懂她说的方言,只能回报笑脸。



作息有序 庭园小憩


造访这天碰上几个凑巧。其一是威尔斯亲王医院的物理治疗师于午后到来与院友锻练身体,部分院友早已就位,静心等候。院舍主管蔡婉芳姑娘指出,治疗师每个月会前来两次,带领院友做简单的健身操,舞手动足,舒展筋骨。


据社会福利署的分类,安老院的服务对象是「无需倚赖他人提供起居照顾或护理服务的长者」,而护养院则主要照顾「健康欠佳、身体残疾或患有轻度智障而未能自我照顾起居」的长者。蔡姑娘指出,该院设七十张床位,「供膳部」占五十张,给具有自理能力的长者留宿;另外二十张则属「疗养部」,服务身体较弱、部分生活起居需要他人协助的长者。目前院内共有六十五位院友。


院舍致力维持健康的生活作息,包括提供全素膳食;院友清晨便起床,大伙儿做做毛巾操及十巧手,为新一天打打气,夜裏八时许便就寝。日常大家可以在院舍裏外自由活动,宽敞的庭园乃精舍无私给予院友共用的,院友只消一跨步,便能接触花香鸟语;部分院友更就地取材,善用庭园的环境做运动,沿阶梯和斜路慢走,锻练体格。此外,院舍亦提供如四季生日会、出外旅游等康乐活动,维持院友的身心健康。



茹素礼佛 收摄心灵


另一个凑巧是访问那天适值农历六月初一。每逢初一十五、佛诞、观音诞,院舍都安排上供、上香的活动。在院舍当义工近十七年、本身是佛教徒的区姑娘指出,院友可以选择性参与这些活动,同时,每年亦安排他们拜一堂大悲忏,祈愿院友身体健康,因法会的规模相对大,会移师隔邻般若精舍举行。


「院友中,真正皈依的佛教徒不太多,但不少人向来有茹素拜佛,现时参与上供、上香的约有三十人,当中有十多位院友更每天都做早晚课。」区姑娘说。周一至五,院内亦会播放佛教音乐、诵佛号或诵经等,为周遭添上摄心的气氛。她续指出,部分院友信仰其他宗教,碰上佛教活动,院舍会温馨地提示他们毋须参与,难得院友持开放的心,像精舍创办人宏贤老法师的忌辰,他们都有前往行礼,而精舍监院传敏法师的生辰,以至其他出家人,他们同样奉上果仪,表达心意。


安老院由般若精舍主办,精舍监院传敏法师亦是安老院院长,已是百岁之龄,受体能所限,甚少现身安老院,但仍心系院舍。蔡姑娘说,他们会定期向院长汇报院务,早前办水陆法会时,院长难得前来,院友都非常开心。精舍与院舍,不仅是一组毗邻的建筑物,精神上亦互为一体。



精舍扶持 发心护老


区姑娘回想初次以义务身分参与院舍的行政管理工作,那时仅有四十二位院友,院内环境阴暗,周遭欠缺条理。「最初之所以踏进这儿工作,是因为传敏法师的一句话。」她说起来仍透着点滴触动。


「当时传敏法师是副院长,有人对她说,这儿既然缺人管理,不如送给政府。她坚定的说:『我们不会送给人的,前人的心血不能毁在我们手上。』所以我们一直都不接受政府买位,坚持自己做,让真正有需要的长者入住。」为办得更专业,开始聘请社工管理,一步步发展成为今天的合规格院舍。


香港佛教界成立的首家安老院,正是般若安老院。她补充:「最早期并不收费的,只为照顾孤苦无依的老人家,希望他们以这裏为家。」直至今天,精舍仍护持着安老院。作为非牟利院舍,每年只需缴交一元租金,大大纾缓了财政压力。「得到精舍体谅,我们才能维持下来。传敏法师是很慈悲的长者,现在仍很关心安老院,她的身教一直引导和影响着我们。」


让留宿的长者有一个家,并非挂在嘴边的口号,而是一阕精神指引。问到在佛教氛围下,院舍是否显得格外平和,区姑娘颔首认同:「真的,真的!我们同事之间好和谐、开心,好似一家人,没有斤斤计较。院友的情绪亦比较平静、谐和,姑娘『锡』住院友,院友又好『锡』姑娘,甚少起冲突。」



诚恳共处 互爱如家


记者随两位受访者穿过大厅,经过偏厅来到办公室。偏厅的设计简洁,用色鲜明,清简的木纹地板,配合实用的沙发,一侧有潄洗设施。区姑娘解释这已是十多年前的装修:「由一位义务设计师负责,选这种鲜明的色调,就是为了让院友有个家的感觉。」


从工作中观察,蔡姑娘亦认同大家相处融洽,气氛谐和。「部分院友受病患缠扰,难免有情绪,但稍加慰解后,他们都愿意听,缓和下来,问题不大。」目前院舍共有十六位职工,当中有三位佛教徒,她观察到这些工友的特点:「他们能以平和的心看待事情,事事都能看开一点。遇到院友间有纠纷,便会劝院友:『何必同人争,唔好咁多争执!』他们会这样和院友分析。」


管理上,这儿不行高压政策,而是从心出发。「如区姑娘所言,这儿像一个家,对同事最紧要关心。我们请同事遇到问题时,便向院方提出,院方会尽量协助解决,并给予关心。」有时候因工作繁重,工友难免烦躁,语气重了,「我们会和工友分享:『阿婆真的很需要你,对她们来讲,你给她们很大的帮助。老人家就是这样,你包容一下,不要计较太多。』」


要长者安享晚年,须多方和合才能圆满,除院舍努力,家人也扮演重要角色。蔡姑娘认为,家人多点来探望长者固然重要,亦建议他们多了解院舍的工作,尤其近年患脑退化症的院友逐渐增多,经常遗忘事情,家人在不知情下生起误会,便会质疑院舍疏忽照顾。「家属可多点询问,了解我们如何照顾长者,便可以建立沟通和互信的关系。」


说到这儿,两位受访者都欣慰地说,很多院友的家属都克尽孝道,个别家属每天上班前都来探望。当然也有访者寥落的个案,他们平日会多加关注,尝试排解其寂寞,更会请来访的义工细心和他们倾谈。


在院舍工作,每天与婆婆接触,蔡姑娘坦言:「工作好开心,婆婆都比较平和,甚少吵嚷,有点意料之外。」然而,社会上长幼冲突事件屡见不鲜,虐老问题更教人关注,她认为长幼共处的关键在乎心:「老人家都是挨得苦的一代,他们的要求不高,几句关心的话,已令他们很开心,对老人家最紧要尊重,他们便不会感到受辱。」



佛教般若安老院
性质:非牟利自负盈亏的私营院舍
地址:沙田排头村297号
电话:2609 1689


继续阅读《大觉义工分享──付出关怀,体味关怀》





作者 - 黄夏柏
生于澳门,中学毕业后移居香港。曾任电视台编剧及报刊编采人员,2007至08年,为《明觉》(印刷版,刊于《明报》)编辑。现职自由撰稿人,曾出版有关本土文化著作数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