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新年禅修记

第235期明觉   文:陈言| 2011-03-02

近几年的节日都喜欢在禅修中度过,今年农历新年有四天假期,当然不能例外。但这次参加禅营却波折重重。

家中只有我一个佛弟子,双亲都比较封闭,对所有宗教信仰都非常抗拒。面对这种处境,我也需要负上部份责任。佛法、禅修这种种本身已经很难凭我解释清楚,再加上我实在很怕跟家人讲了之后,反引起他们的抗拒与不满,所以一直都用「驼鸟政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近半年期间去过一两次禅营,总算相安无事,但其实问题没有解决过。

到了这次,我在新年前故作轻松的跟妈讲,新年有几天要去「散散心」,她「哦」了一声便没回应。本来我以为能「轻松过渡」的,但怎知道在上山前几天,法工们请我帮忙买菜:那么多菜我怎拿上山呢?应该要用手拉车的罢!但为了单单这一次便买一部手拉车吗?用完了放哪里?──唯有厚着面皮跟妈借。

我妈面色一黑,「你要来干甚么?你去禅修吗?」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不停叫我不要禅修,还把父亲种种歪见都搬出来了。我一听便发了天大的脾气,「现在我只是禅修,不是做贼!能不能尊重一点!」当时是知道自己发脾气的,但功力太差,知道管知道,控制不了。然后我妈泪眼汪汪,「你从来都不会这样发我脾气的」。晦气之言只会让一个正在发脾气的人火上加油,我冲入房间,「我不吃饭了!」,「澎」一声把门关上。

我尝试观照那火红的怒气,和它出现的种种原因。我问自己,「这是你想要的吗?不。发脾气有用吗?没有。甚么方法能解决问题?沟通。你能面对面讲清楚自己的立场而不发火吗?不能。」于是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把自己的想法和对父亲错误看法的解释都写下来,足足四页纸呢。我把信给妈看了,然后她哭着说:「我真的很怕你会做尼姑啊,呜呜呜……」原来她心底里是怕这个。我说:「我答应你,不做尼姑,来勾手指。」她勾了手指,再呜呜的哭了几下,好像释然了。

对于学佛、修行,越来越觉得,一时的清净是没有用的,最重要是在日常生活中把功夫应用出来。生活中的贪瞋是功课,与别人的关系,更是考试测验。不能逃,也逃不了。希望下次能够做得好一点。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