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断执、移执与转念──禅公案符号之能指

第304期明觉   文:郭锦鸿| 2013-06-12

上课的时候,我跟学生谈及禅公案语录的特色。学生回应踊跃,有些认为是「大师才听得懂的话」,有些说是「不合逻辑的『逻辑』」,有些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对话」,更有同学说是「古代禅林的摩斯密码」等等,妙趣横生。于是,我跟他们说了一个故事。


*****************


不久前,我坐上一辆巴士,准备前往开会。巴士司机在一个转弯路前加速,要在红灯前冲过路口,此时,一辆响着警号的消防车突然从后赶来,巴士司机见状立即煞车,让消防车先行通过。这一记煞车,引来乘客一番狼狈和叨咕,亦引起坐在上层最前排、正在「观景」的一个约五岁男孩的好奇:


「爸爸,为何巴士会突然停车呢?」男孩望着消防车的背影,问。
「因为要让消防车先行。」他爸爸平淡地回应。
「为何要让消防车先行呢?」
「因为消防车响着警号。」
「为何消防车响着警号呢?」
「因为他们赶时间。」
「为何他们赶时间呢?」
「因为要去救火。」
「为何要去救火呢?」
「因为有人家裏发生火警。」
「为何有人家裏会发生火警呢?」
「因为他们不小心。」
「为何他们会不小心呢?」
「……」


爸爸似乎回答得累了,显得有点不耐烦。我坐在他们后座,微笑了。男孩具备一般儿童的好奇,但好奇得很懒,每每在爸爸的答案中再加上「为何」,便形成一道新的问题。


在对话中,爸爸意识到,男孩追问的依据,建基在他的回答之上,由是,他如不作回答,或可断除男孩穷寻觅问的欲望。可是,男孩仍然不愿罢休,一直叫叫嚷嚷,没完没了,直到下车。


男孩这种行为,是寻常童真的表现。「求问」缘于「追寻真实」,「追问」缘于「所得不足」。撇除童心好奇,将这种行为类比,穷寻觅问、单纯以别人的回答作为真实本体的全部,正如古代禅林中未开悟的学人,因不明事理,心受妄障而有所迷执。本着诸法妙理非关文字的要义,禅僧以不同方式回答,力图杜绝学人的迷执。


我们知道,芸芸公案语录中,记载了不少师徒间的对话,不少更「风马牛不相及」,似毫无逻辑分析的空间。一句「如何是佛」,引来千奇百样的回答,诸如「苦」(〈汝州南院禅师语要〉)、「天长地久」(〈云峰悦禅师初住翠岩语录〉)、「芦芽穿膝」(〈舒州法华山举和尚语要〉)、「锯解秤锤」(《白云守端禅师语录》)等;一句「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换来吆喝棒打;一句「如何是清净法身」,甚至得到「屎裏蛆儿」的回应 (〈濠州思明和尚〉《景德传灯录》),实在耐人寻味。


禅林中,「如何是佛」、「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如何是佛法大意」是学人对禅僧开展对话的提问,具「惯常性」,跟一般孩童问父母「为何」无异。学人提问,冀获答覆,以顺藤摸瓜,而终得开悟。可是,盲目以别人的回覆,当作达到正觉道路的唯一方法,在禅宗看来,只是顺藤摸「藤」,饶无出处,亦显示其心受妄执与疑惑之障蔽而不自知。追问情境如下图:



禅宗强调不立文字,指文字为指向佛法奥义和禅理真髓的工具之一,而非真谛之所在,故不能执于文句言诠。其提倡亲证亲悟,以消减学人单纯以哲理逻辑、文字来觅寻真象之倾向,故认为觉悟不假外求,把典籍中的佛理禅义拉到生活实践中。


在禅僧看来,「如何是佛」、「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等问题,是「假于外求」的举措。他们认为佛法直指人心非关文字,面对这些问题,便不能导以理智寻思,只能用「非分析性的文字」贯彻「不立文字」,以「非逻辑性的答案」显示解决执念的办法,结果,在唐代禅宗大盛期,出现问东答西,匪疑所思的对答生态。然而,禅僧「风马牛不相及」的答案,背后的共性其实就是「非分析性」与「非逻辑性」,也就是说,「风马牛不相及」地回答,本来就是实践禅理念的具体操作,是传授学人禅理的实际符号(symbol)。


那么这些符号,具有甚么特定意义的作用呢?即具有何种「能指」(signifier)呢?简单归纳,最少有三种。



(1) 断执-直破妄思


这种方式表现在师徒间的对话,一般都以动作结束。如唐代的临济义玄(?~867)很多时在学僧问道后,以「大喝」回应,让学僧无法追问下去。1同期的德山宣鉴(782~865),强调「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五灯会元》卷7) 。据载,有僧只作礼拜,仍未开口问,便被宣鉴棒打。僧人问故,宣鉴直斥「待汝开口,堪作什么」,表示动念说话跟开口说话本质都没有分别,因已失却真义 (《景德传灯录》卷15)。在禅林中,这种「问声未绝,和尚便打」、「喝棒交加」、甚至「当面一唾」的举措(如南岳山福严文演禅师),记载不少,这恰恰展现禅僧堵截学人的妄执思路,继而中断他们对事物或事理固执不舍欲念的旨趣,具有「断执」(断除执着) 之能指。



(2) 移执-焦点转移


这种方式或依赖文字,或依赖动作,目的都是把学僧求问的焦点转移,如「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庭前柏树子」(赵州从諗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举起茶匙」(襄州历村禅师)、「僧问洞山:如何是佛?山云:麻三斤。」(洞山守初禅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寸钉入木」(云峰悦禅师)、「问:如何是道?师云:夏天多雨水,秋后满田黄」(沧州米仓禅师),单就文句解读,这些回答最具「风马牛不相及」的特色,但这种特色在禅语录中却是最为多见。禅僧答学人以外物指向,把学人的执问,透过外物分散追寻之方向,同时亦示之学人,答案就在其身边,毋用穷寻觅问。故而,在一定程度上,这种焦点转移的举动,实质又是表达触类皆道、立处皆真、性在作用等禅宗重要思想的符号,具有「移执」(移减执着) 之能指。



(3) 转念-引导内省


引导内省一般以反客为主的方式,令学人原本的主导角色突然发生转移,反问为答,停止外求而进行内省。如「问:如何是西来意?师曰:即今是甚么意?」(马祖道一禅师,载《江西道一禅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安曰:何不问自己意?」(怀让禅师,载《楞严经宗通》)「问:如何是佛?师云:如何不是佛?」(临济慧顒禅师,载《汝州南院禅师语要》)、「归宗因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向你道还信否?」(归宗智常禅师,载《宗鉴法林》卷11),等等。引导内省,目的在于引领学人反外为内,协助学人止于外求而转念内省,妄根蓦断,其心便能趋于实相之观,以达证悟,具有「转念」(化灭执着) 之能指。


这三种符号,各有所用,依禅僧及学人的关系而设定,可以说是禅语录「风马牛不及」成因的解释。禅宗认为,人因为各种妄执而生发烦恼。套用于今天的生活,这些妄执可说是一种「心理垃圾」。这种心理垃圾积聚多了,久未得以清除,就会沉淀,障蔽自性。


话说回来,面对面前这位五岁男孩,假如你是他父母,你又会用甚么方式帮助男孩呢?以下不妨依据上述三种符号,想像一下套用的情况:


「爸爸,为何会突然停车呢?」
「因为要让消防车先行。」
「为何要让消防车先行呢?」
「因为消防车响着警号。」
「为何消防车响着警号呢?」
「因为他们赶时间。」
「为何他们赶时间呢?」
「因为要去救火。」
「为何要去救火呢?」
「因为有人家裏发生火警。」
「为何有人家裏会发生火警呢?」
「因为他们不小心。」
「为何他们会不小心呢?」



(1) 直接破执


「你问很多了,要休息,不要再问了。」
(获得的可能结果:「为何不要再问呢?」)



(2) 焦点转移


「你看看,小熊在巴士广告向我们招手了。」
(获得的可能结果:「啊呀,是呢……小熊好可爱……为何他们会不小心呢?」)



(3) 引导内省


「为何你问了这么多『为何』呢?」
(获得的可能结果:「因为我有兴趣知道啰。」
「为何你有兴趣知道呢?」
「因为我……」)


哪种方式最具即时效益,哪种方式最具长远效益,相信你会有个人的意会吧?


*****************


下课了,此时一位学生站到跟前对着我傻笑,我一边收拾物件,一边问:「记得甚么时候要交习作吗?」


她突然兴奋地说:「天长地久!」


我呆一呆,汗颜了。




1.《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收于《古尊宿语录》卷四) 载「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便喝」的类似文字甚多,尔后禅僧模仿这种方式亦比比皆是。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