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旺角出现「香港护法」大鹏金翅鸟

文:侯松蔚 | 2014-11-12
旺角占领区的「香港城邦护法」大鹏金翅鸟旺角占领区的「香港城邦护法」大鹏金翅鸟
坛中供奉的大鹏金翅鸟法相:主尊一身兼具代表地、水、火、风、空的五色,周边围绕着代表五佛部的五色金翅鸟。此即《时轮》传规金刚花金翅鸟。坛中供奉的大鹏金翅鸟法相:主尊一身兼具代表地、水、火、风、空的五色,周边围绕着代表五佛部的五色金翅鸟。此即《时轮》传规金刚花金翅鸟。

香港旺角占领现场,留宿的市民为了祈求宗教力量帮助达成其诉求,在街道上临时架设了各自信仰的神明祭坛,有关帝、耶稣……咦!怎么还有一只鸟儿呢?

只见鸟儿的「祭坛」上下写着「香港城邦护法大鹏金翅鸟」(如图),原来这是佛教所说的「大鹏金翅鸟」!此鸟又称妙翅鸟,梵语名Garuḍa,汉文佛经音译作「迦楼罗」。

综合多种汉文经论,金翅鸟体形庞大,南赡部洲仅能容纳它的一只爪。其双翼由珍宝所成,伸展时长达数百万里,世间没有任何众生比它飞得更高。由于业力使然,以龙为食。金翅鸟和龙族都有胎生、卵生、湿生、化生四种,卵生金翅鸟只可吃卵生之龙,胎生金翅鸟可吃胎生、卵生之龙,湿生金翅鸟可吃化生以外的龙,化生金翅鸟则可吃任何的龙。据讲若不依此规律进食,吃了不同种类的龙,金翅鸟便会丧命!

金翅鸟每天遍游四大洲觅食,一日之间可吃一龙王及五百小龙![1]进食之际,它会把龙吞入颈囊中,又吐出噉食,其时龙还未断气,痛苦万分,悲号连连。幸好,龙族若以僧人袈裟遮蔽身躯,或带着金翅鸟死后心脏变成的宝珠,金翅鸟即无法进食;佛陀也曾教化金翅鸟不要杀生、受持三皈五戒,并承诺让弟子每天加持食物给它们。因此,汉传佛教日常上供,都会把少许饭菜送出外边,并念诵:「大鹏金翅鸟,旷野鬼神众,罗刹鬼子母,甘露悉充满。」

部份金翅鸟信受、拥护佛法,故被列为「天龙八部」护法之一。这种金翅鸟只是凡夫众生,属于世间护法,并非三宝弟子的皈依处。汉传佛教中,除了施食或整体性地供养诸天护法外,似乎没有特别崇拜金翅鸟。[2]

正如〈普门品〉所言:「应以天、龙、夜叉、干闥婆、阿修罗、迦楼罗⋯⋯非人等身得度者,(观音菩萨)即皆现之而为说法。」除了世间的金翅鸟,也有佛菩萨示现的出世间金翅鸟。唐‧不空译《文殊师利菩萨根本大教王经金翅鸟王品》,记载金翅鸟王自言「我住大菩萨位」,并有相关真言及修法。不过,此法在汉地并不流行。

藏传佛教中,世间金翅鸟只在整体性的护法供养、坛城外围、佛陀光背等处出现,但出世间金翅鸟却很受重视,有非常多的修持及灌顶仪轨。

持明游戏金刚伏藏《猛暴遍伏傲慢:鹏鸟修法尽灭凶恶灌顶‧伏魔雷霆火舌》把金翅鸟分为三类:大德饮血尊(Palchen Heruka,密宗的重要本尊)为调伏凶恶狠毒之众,化现金翅鸟王之相,是为「智慧鹏鸟」;某些菩萨依于往昔愿力,为压制伤害众生之恶龙厉鬼,化生「事业鹏鸟」;于须弥山顶等处胎生,因有情业力而具神通的「世间鹏鸟」。

蒋扬钦哲旺波合编三大伏藏之《具火翼红鹏加持灌顶易读辑列》也提及,世间鹏鸟居于大海边或大树顶,以四生之龙为食粮。由于龙身有毒(龙族用毒作为武器),金翅鸟死时会因此毒性而全身着火焚毁,连带烧掉丛林;剩下金翅鸟的心脏变成宝珠,龙族将之戴在自己头顶,则能免受其他金翅鸟伤害。世间鹏鸟见佛闻法、成为居士的,归属外八部众之列。至于在忿怒本尊头上、手上飞翔的鹏鸟,乃为对治龙害而由智慧幻变的化身鹏鸟。诸佛、菩萨、声闻,为调伏恶龙而进入禅定,化现金翅鸟相,谓之智慧鹏鸟。

自古皆相信皮肤病是由毒龙引起的,故修持金翅鸟法门能疗愈各种皮肤病。慧宝(Mati Ratna)伏藏《黑伏魔母鹏鸟修法》还说本尊能对治毒龙、厉鬼、地主,回遮咒诅、邪术,消灭疫疾、战祸、神魔斗争等。

之所以称为「金」翅鸟,盖其出生时会发出显赫威光,以及双羽由珍宝造成,并不一定是金色。藏传即有白、红、蓝、黄、绿及花(杂色)金翅鸟。旺角占领区所供奉的法相,全身不同部份颜色各异,正是「花金翅鸟」。这种形像出自《时轮金刚续》,主要流传于格鲁派、萨迦派中。[3]

无论如何,佛经并无记载某种金翅鸟为某地之特定护法。市民将之供奉于占领区,尊为「香港城邦护法」,只是一种主观祈愿而已。事实上,只要发心良好、行持善业,任何护法都会帮助任何地区的人。

有趣的是,明‧憨山大师《六咏诗》中,题为〈心〉的一首写道:

金翅鸟命终,骨肉尽消散;
唯有心不化,圆明光灿烂。
龙王取为珠,照破诸黑暗;
转轮得如意,能救一切难。
如何在人中,日用而不见。

金翅鸟的心,对于龙王是能照破黑暗的明珠,对于转轮圣王(古印度传说中统一天下的王者)是能满愿的如意宝,但金翅鸟平时却不知道自心有此力用。同样地,我们的真心实性中,本具诸佛一切智慧与功德,只因自己惑于外境,随转起执,才一直没发觉罢了。[4]

禅宗强调明心见性,密宗修持金翅鸟亦然:世间观为净土、自身观为本尊、声音观为真言、意念观为智慧,借此培养一切诸法本然清净的见地,所有密法的究竟目标皆是如此。若执着自身本尊实有、咒语具何威力,不仅不能开悟,更可能成为受生鬼神之因。[5]



[1] 关于南赡部洲、四大洲,请参考〈我们住在赡部洲──修行解脱方为上〉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1881

[2] 有关世间、出世间护法及皈依处,见拙文〈旺角「密宗上师」祭关帝?──汉藏佛教的关帝信仰〉 后半部份: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2389

[3] 上文所举三部伏藏均收录于《大宝伏藏》,《时轮》传规花金翅鸟则出自《成就法总集》。

[4] 憨山大师之前已有祖师提出这种比喻,大师则将之写成偈颂体。宋‧延寿编集《宗镜录》云:「如金翅鸟,命终之后,骨肉散尽,唯有心在。难陀龙王,取此鸟心,以为明珠;转轮王得,以为如意珠。然一切众生心,亦复如是。幻身虽灭,真心不坏……若能了此常住真心,即同获于如意珠宝。」

[5] 详见拙文〈密宗到底在修甚么?〉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32796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