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昂山素姬与禅修:电影《昂山素姬》观后感

第272期明觉   文:心田| 2012-03-21
昂山素姬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说:「不是权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惧。」昂山素姬说:「不是权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惧。」
杨紫琼饰演昂山素姬,非常神似。杨紫琼饰演昂山素姬,非常神似。
因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惧。图为电影中的一幕。因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惧。图为电影中的一幕。
电影中很细腻地描写出昂山素姬与丈夫分离的痛苦电影中很细腻地描写出昂山素姬与丈夫分离的痛苦
昂山素姬软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继续修行,保持正念,可惜电影未到这个深度。图为电影中的一幕。昂山素姬软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继续修行,保持正念,可惜电影未到这个深度。图为电影中的一幕。
  素姬为了缅甸人民付出极其重大的代价。杨紫琼演绝食抗议瘦得吓人,出了很大的力用心去演。当中与丈夫分离的痛苦,描写得很细腻。被抓的学生被残酷对待,很惊吓……这一切都令人感触流泪,尤其因为想念曾经对我非常好的缅甸人。
 
  曾受过善良的缅甸人民极大的恩惠:在仰光、Pyin Oo Lwin的Chanmyay 、 Panditarama及Shwe Oo Min静修中心,我得到法师指导,修习内观及慈心禅。热心的义工天天为我们奔走办签证、买东西、煮饭、洗碗。他们很明白心的运作,致力对付自己的贪嗔,也尽心尽力慈母一样照顾属灵上像婴儿一样的初学者:种种要求、诸多不满、动作粗鲁……问他们那儿来的耐心?有一位义工慈祥地回答:「你们远离了自己的国家,老远的来到这儿学习,修行一点也不容易,理应好好照顾你们。」我的心十分十分感动。每次离开,感激之情跃然,只好看着眼泪流下来。《昂山素姬》上画了,当然要入电影院。看到缅甸的土地、天空、大金塔,稍解对缅甸朋友的思念。
 
  一次,一位缅甸义工驾车载我和另外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去一个地方,经过素姬的住所,茂密的树叶重重围住,上面有民主联盟的红色横额及旗帜。义工朋友说:「Panditarama Sayadaw 教过昂山素姬禅修,所以军政府也不喜欢禅师,多方留难。」我就知道,素姬一定有很好的修行。几个月前接待Daw Than Myint,她提到过素姬一被软禁,Chanmyay Sayadaw 即到她家裏探望并指导她修行。及后军政府进一步禁止Sayadaw的到访。
 
  可惜电影中没有素姬打坐或行禅的镜头。
 
  一位记者曾问素姬:「为甚么你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多次谈论信仰?」她回答:「因为政治是关于人的,我不能将人和他的精神价值分离开来。」在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上,儿子亚历山大代表母亲领奖致辞时强调了素姬的精神目标:「尽管我母亲常常被描绘成一位用和平手段争取民主的政治异见者,但我们也要记住,她的追求在本质上是精神性的。」
 
  阅读Freedom from Fear and Other Writings这本收录有关素姬演说、书信和访问的文集,在“My Country and My People”一文中,她讲述了缅甸的风貌、历史及从佛教衍生出来的节日。她结合了缅甸古王朝的兴替,扼要地讲述佛教流派的演变、历史及佛陀的教法,包括八正道、持戒及对解脱的追求,充份显示出她对佛法的熟悉及热爱。在〈超越恐惧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一文中,她对人心有很仔细的分析:「不是权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惧。掌权者恐惧失去权力。贪徒权力的人恐惧腐败政权所带来的灾害。大多数缅甸人都明白有四种腐食心灵的元素。贪欲:被所爱的牵动,离开正道;偏狭:选择不正确的方法对抗得罪自己的人;愚痴:导致扭曲;以及恐惧。而最可怕的可算是恐惧,因为它会慢慢蚕食所有对善与恶的概念,恐惧出现得是这么的频繁,是另外三种腐败的根本。」
 
  她能够说得出这番话,肯定对心的运作曾有密切观察。她也能体验无我,被释放时对囚禁她的人没有怨恨,只说:「没有坏人,只是有人做了不好的事。」她离开被软禁的住所后,在的士,在别人的家中,在公众场所,常常见到自己的肖像。她吓了一跳,没有黏着被崇拜的快感,反而是感到不自然,她谦虚地说:「对民主的追求,不在于一个小女子的个人表演。」可见她的自我是多么多么的小;平实、谦和,这是多年以来修行的结果。她获释后大方地出席官方为他父亲举办的纪念活动,甚至表示可动用她在国际的影响力,帮助缅甸政府免于外国的经济制裁。
 
  她能结出美好的果子,这是可以预期的,因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惧。她不是孤单的,因为她有整个丰富的佛教的传统支持着她、有修行的僧团支持着她。不同宗教、种族、肤色的人,都爱怜她、祝福她。她心灵上,有两个伟大的人物作向导:一个是她父亲,引领缅甸人民脱离英、日统治的昂山将军,另一个是甘地。电影中多次出现昂山将军的肖像,另外女主角及女学生都看甘地的书。他们的精神内涵是共通的;二者都有胜过恐惧的自由。
 
  其实昂山将军死时,素姬很小,只有两岁。她对父亲的认识主要来自当外交官的母亲,以及她搜集的有关父亲的文章;她发现与父亲有相同的理念,建立了强而有力的心灵上的连系与承传。昂山将军曾鼓励国人不要借用他人的勇气,自己要敢于成为伟大的人。甘地能鼓动印度人勇敢地面对虐打而不反抗,坚决地保持心中的平和,以达到外在世界的和平。这样的修行需以纪律不断地维持。素姬是一个很有纪律的人;她去年更曾透过视像对话勉励港大学生要有纪律。她软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继续修行,每个动作都尽量保持正念,包括她常要进行的电器维修。可惜电影未到这个深度。女主角流露的哀痛、倔强及愤怒,可能略为多了。当然素姬也会痛苦,一定也会哭,可是她也更可能是以内观观照着心,不会抑压,也不会牵扯得太久。因为她体验过任何情绪都是无常的。故此她能说:「无畏也许是一种天赋,但更可贵的是通过后天努力而获得的勇气──那种抗拒个人行为被掌控的习惯而获得的勇气。」
 
  能静静地坐下来45分钟保持静止和专注,自能体验对身体僵麻的恐惧、对内心深处不安的恐惧;以及惯性对恐惧的逃避、抗拒或嗔恨。然而,禅修者就是这么坚定不移地坐着,坦然地觉知这一切。渐渐,会发然一种新的可能性,以好奇心、感恩、信心、慈爱磨练出以平静面对恐惧。表面虽然动也不动,却是一直地往内心旅行、探溯、反思及学习。真正的自信是这样磨练出来的。
 
  不过,内观是可以很干涩的,有时可转做一下慈心禅。Chanmyay  Sayadaw形容,好比一个在烈日下行走很久的旅人,在树荫下稍稍歇息。慈心禅是重复简短的祝福的句子,训练心专注在善念上,培育慈爱的品德。我肯定素姬有修习慈心禅。1988年8月26日,她在仰光大金塔首次向大批群众发表演说,是这样收结的:「愿所有人都有纪律、团结。愿我们常常持守正确的原则行事。愿大家脱离所有灾害。」
 
  她对香港大学的学生说过这样的话:「学习最高的形式是能为世人付出关爱、担负责任;并获得知识,能把关爱化为具体行动。」对于这些,她在佛法的教育中,在父亲身上,在圣雄甘地身上都一一获得了。
 
  我在很多很多美丽的缅甸人民身上也看到了。
 
  愿素姬平安。缅甸人民平安。愿众生平安。
 
 
更多对纪律、内观的修习,可参看:
One Day At Panditarama Forest Centre 2003-2004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