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明觉洞见】世俗正念后来居上,佛教正念隐而未发──谈正念现象与佛教禅修的理性化趋势

文:唐秀连 | 2017-11-15
人们普遍修习正念,却不知道源头来自佛法,于是佛教被边缘化了(图:网上图片)。人们普遍修习正念,却不知道源头来自佛法,于是佛教被边缘化了(图:网上图片)。

当前佛教循着人间佛教、入世佛教的弘化足迹在全球传播之际,佛法跟心理治疗的紧密融摄,可谓令人触目。这个趋势的蓬勃发展,笔者在上期刊出的文章〈「心理学化的佛法」,到底是福是祸,孰喜孰忧?——对正念治疗的正念认知〉,已有详论。在这股「正念」旋风自西向东昂然挺进的过程中,催生了一个从佛教界的内部视角看来,颇值得省思的景观。事缘因正念治疗盛名日高,一些由佛教道场开办的禅修指导课程,在讲授佛教禅观与修习方法时,亦大多采纳了正念疗法对「正念」所作的规范性定义;至于佛典所载的「正念」原义,却鲜少触及,即使谈到,也倾向淡然处之,以致此类课程教授的佛教禅法,总是洋溢着浓浓的「生活化」气息。这样难免予人一个片面的印象,认为禅修的最大效益,是帮助人们从现实生活中紧绷的工作压力、人际关系的挫败、精神疾病等捆绑解放出来。然而在世俗目的以外,禅修在出世间的修证路上所担当的启导性角色,却遭到有意或无意的漠视。

佛教正念的世俗化诠释

将佛教正念与心理治疗的正念相提并论的佛教学者,最广为人知的,应数斯里兰卡的德宝法师(Henepola Gunaratana, 1927- )。在他脍炙人口的着作《平静的第一堂课:观呼吸》(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中,将正念描述为:「不带评判的观察,它是内心无私观察的能力。」[1] 在本书的另一处,他又写道:「正念是非概念性的觉知。形容正念的另一个字眼是「毫无遮蔽的注意力」(bare attention)。它不是思考,与思惟或概念都无关,也不会停留在观念、意见或记忆上,它只是看。正念只在乎经验,但是它不会比较它们。⋯⋯而是对于当下发生事件直接而立即的经验,未经思惟的媒介。它在认知的过程中比思惟来得早。」[2]

根据法师的诠释,正念是不需要经过刻意训练的觉知能力,它发生在思惟之前,因此没有掺杂任何概念(例如意见、感受、思惟、评断),只是纯粹地觉察和接受当下的经验,此谓之「毫无遮蔽的注意力」或「纯然注意」。德宝法师的论述,明显隐没了佛教正念的概念分析特质。当然,他的做法是其来有自的。在该书的自序中,德宝法师明言要为禅修入门者撰写一本浅显易懂的书,因为他发现,语言越艰涩,效果就越小,尤其禅修不是人们熟悉的事物,就更需要简单浅白的指引。[3]照此推断,他大概是为了让初学者更容易把握正念的修习方法,于是选取了「纯然注意」来表达正念的要义。在德宝法师之前,精研阿毗达磨的向智长老(Nyanaponika Thera, 1901 –1994)是用「纯然注意」来阐释正念要趣的第一人,之所以如此,也许亦是出于引导初学者的期望。[4] 

当然,若就禅修指导的实效来说,这样的说明方式确能接引更多人进入禅修的门庭,看来是无可訾议的。不过,令人忧虑的是,假如连佛教的权威人士都故意简化正念的意义,稀释它原有的证悟解脱意味,长此下去,容或出现以下情况,也说不定:

第一,人们普遍修习正念,却不知道源头来自佛法,于是佛教被边缘化了。第二,人们虽然知道正念的源头来自佛法,却误以为使身心安稳的静观练习,已经是悟达佛教真理的最佳途径,因此无意进入以无上觉悟为目标的禅修法门。第三,佛教界秉持「世界悉檀」的度生精神,为令闻者欢喜适悦,致力弘宣世俗的正念观,但若然未能拿捏好出世和入世的分寸,便会因过份随顺世间法以致牺牲了出世性(超越性)原则,令佛教流于人本主义的世俗之学。

以上三种情况,笔者由于没有掌握实质的统计数据,故未敢断言这是否已演变成中外佛教的新常态。不过,随着世俗正念(secular mindfulness)运动駸駸日盛,的确有越来越多西方佛教人士担心正法蔽而不彰,「八正道」只剩下「一正道」(正念)。[5]这虽然有点夸大其辞,却也从侧面反映了,就公众的认受程度而言,世俗正念似乎已后来居上,呈现出盖过佛教正念观的态势。

正念疗法的成功因素

无可否认,从知名度、认受程度、发展速度和应用频率来看,目前在世界各地大放异彩的正念治疗,绝对是佛教教理世俗化在当今最突出的例子。它的空前成功,可归因于以下几点:

一. 正念练习的操作步骤十分简易便捷,不论任何年龄、性别、教育程度、身体状况的人士,只须稍加学习,短期内便能迅速上手。
 
二. 这些课程既不与任何宗教挂钩,也避谈长养灵性等「高深莫名」的课题。在整体设计和指引上,务求配合常识可及的认知水平,因此尽可能扼要、清晰,易于理解。例如卡巴金经常以操练肌肉来类比正念的训练,以表明正念并不是甚么玄秘神妙的境界,不过是一种可经反覆锻链的静观技术而已。[6] 

三. 为数不少的医学文献和专业刊物论文已经证明,正念在疗治身心疾病、减轻疼痛、纾解压力等方面,成效甚为卓着。[7]

四. 世俗的正念修习有着明确务实的目标,大多针对日常生活中的实际问题 (诸如压力与焦虑、睡眠品质、职业倦怠、人际沟通),[8]提供对症下药的内观处方,是以让人倍觉受用。

总括而言,正念运动在现今社会的广泛认受性,很大程度上建基于众多严谨详尽的医学实证报告,以及可供经验验证的治疗效用。这两大因素,在理性科学世界观蔚成主流的今天,备受推崇,因此替正念治疗建立了一个理性、可靠、安全的正面形象,令人们对其疗程及效能,产生了强大的信心。

佛教教理与禅修的理性化倾向

是故,世俗正念在这几十年间发展神速,它的理性化、科学化、去宗教化的进路,绝对是个关键因素。由此再反观当前佛教界将佛教正念赋予世俗化诠释的做法,不禁让人猜想,这是否亦为了迎合理性化、科学化洪流而有意为之的举措?如此推论,并非空穴来风,因为近年在佛教内部,提倡重整传统教法,使之合乎理性和科学尺度的声浪,时有所闻;也有论者提出,其中一些须要进一步与科学对话讨论,接受科学检证的佛教教义,包括三大千世界的须弥山等旧有的宇宙论观点。[9]
 
作为当今全球佛教界举足轻重的权威人物,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对于学术界以客观实证的方法和尊重科学的态度来研究佛教,亦展示了开放及肯定的态度。他同时赞扬科学家们对佛教投入大量关注,认为科研活动不但有助探索佛教与现实联结的契机,而且体现了佛教存在的实际意义与固有的睿智。[10]

在佛教界内部尊重科学考证与理性分析的氛围,也多少左右了禅修的发展路向。以台湾佛教为例,传统上以信仰大乘佛教的汉传系统为主,但近年来受到现代教理研究侧重历史源流的进路影响,连带在修证方面,也孜孜于寻溯原始佛教的本源,因此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台湾佛教在禅修方面有偏向南传佛教取经的情势,反之纯然的禅宗法门,例如参话头等,却未见有突破性的发展。[11]
 
南传系内观禅和世俗正念的勃兴,涉及历史、文化、佛学研究等多种复杂因素,在此难以一一剖析。不过,在社会上和教内着重智解风气的推波助澜下,的确令禅风发生了急遽的变化。汉传禅宗的特殊内涵──「以心传心」、「因机施教」的传习方法、「不立文字」、不落次第的修行方式、以明心见性为鹄的的直觉证悟论,向来是中国佛教的菁华和独特个性所在。可惜时至今天,这些教法由于与重视知解分别、要求鲜明次第的思维方式,捍格不入,因此甚难与现代人惯习于思辨分析的心智相契,导致禅宗门庭冷落,禅法传承困难,其严重的后果,就是失落了禅宗具有自身特色的宗教经验,这实在是令人万分惋惜的。

相信没有人否认,佛教是一个重智的宗教,因此经常强调理性廓清障蔽、表诠真理、利乐有情的妙用,不过这并不代表佛教认为理性的分解是唯一的,兼且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适当的入道法门。在佛教史上,曾出现盛极一时的反知解修道论,汉传南宗禅蔚为当中的佼佼者。在正念运动一枝独秀的今天,重新考察汉传禅法的直观式悟道论,不但让行者领悟到佛教禅法的多样性,也能诱发他们对现今特重慧观的禅修风气,予以深切的审思。此为南宗禅在今天能带给修道者的特殊借鉴意义。

 


[1] http://www.wisdompubs.org/sites/default/files/preview/Mindfulness...Preview.pdf (p. 133)  MA: Wisdom Publications, 2011 (浏览日期:2017/10/30)

[2] 同上注,p.134. 中文翻译引自赖隆彦译:《平静的第一堂课:观呼吸》第十三章,http://reading.buddhistdoor.com/cht/item/d/1443 (浏览日期:2017/10/29)

[3] 注1, vii , Preface.

[4] 参考温宗堃等译(2014),〈正念的真正意思为何──巴利圣典的观点〉,《福严佛学研究》9,页14。(该文译自Bhikkhu Bodhi, “What does mindfulness really mean? A canonical perspective.” Contemporary Buddhism, Vol. 12, No. 1 (2011), 19-39.)

[5] Jenny Wilks, “Secular mindfulness: potential & pitfalls,” Insight Journal (2014). MA: Barre Center for Buddhist Studies. https://www.bcbsdharma.org/article/secular-mindfulness-potential-pitfalls/

[6] "The Mindful Revolution",Time (Feb 3, 2014), p.35.

[7] 乔‧卡巴金等着,石世明译:《禅修的疗愈力量;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大师的对话》(台中市:晨星出版,2012),第三部、第四部(临床研究一、二)。

[8] 台湾正念工坊:http://www.mindfulnesscenter.tw/

[9] 翁仕杰:〈台湾佛教的自我定位〉,《佛教图书馆馆刊》第44期(2006年12月),页57。

[10]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官方国际华文网站: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285

[11] 许文笔:〈试论南传佛教内观禅法在台湾的弘传与特色〉,《岭东通识教育研究学刊》第六卷第三期(2016.02),页53-68。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