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明镜台

文:云阔天清    图:云阔天清| 2015-07-18

修行的旨趣,就是引导人拂拭内心的明镜台,扫除外在环境对我们心灵的滋扰,以达到清净之境。是的,修行的方法和目的,听起来似是有点「离地」和「出世」,因为它没有为我们提供一些实质的知识,也不能够替我们解决生活上的难题。然而,相信有过修行经验,或是读过佛经的人,对于生命的态度和感受都会很不一样。修行的作用,就是让人先出世,后入世——先寻回那个完整的丶不为杂乱的外界所分裂的内在世界,再以此清净的心境应世。

《大乘起信论》提出「一心开二门」的理论,二门即是「心生灭门」和「心真如门」。这两道门,同时是入世和出世两道门,分别通往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世界充满了杂乱的六尘(色丶声丶香丶味丶触丶法,亦即是六根──眼丶耳丶鼻丶舌丶身、意──所感知的事物);另一个世界称为佛性,是开阔丶清净丶灵活和舒朗的。在修行之前,心真如门被无明执着所覆盖,不能显现。修行能够扫除铺陈于明镜台上的尘埃,去除污染物后,清净之门自能打开,让本有的佛性朗现,通达无碍。

修行有不同的方法,包括坐禅和布施,目的也是去执,还自己一个自由的空间。执的内容包括情绪困扰,也包括语言。当心灵执于「佛」这个字时,「佛」也就成为一种执。赵州禅师有云: 「念佛一声,漱口三日」,说的就是彻底地排遣执着的道理。心思不黏着于任何事物,就是清净之境。

在现时的香港社会,上班一族普遍工时长,工作压力大,但现实却每天催迫自己披星戴月地为口奔驰。即使下班了,与工作有关的事情仍然会「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从工作上的经历丶就业前景,到人际关系和生活上的许多小事,常常令人的心思烦扰不休。例如在香港这个繁忙的都市,遇上交通挤塞时焦躁不安实属常事。修行能带人离开那个烦嚣纷扰的世界,推开那一扇门,回到清静的田地。在那裏,连自我的意识也化去了,自我跟外在世界的对立消除了,自身与外界融为一体,心思也就不被外物所限。

牟宗三先生曾于其着作《历史哲学》中提到,在楚汉之争中,刘邦战胜了项羽,只因项羽心思不够灵活,不懂得留住范增这个人才;而刘邦心思灵活,懂得任用张良。牟先生认为,胜败乃事在人为,人应该用功修练自己,将心思灵活起来。出世的道理,落实到生活裏,就是通过修行,化去意念的粘滞,使自己的心像一面镜一样,将外在世界林林总总的世事,无不照得清楚,让自己能够灵活地应对纷扰的世情。

有了除去奔驰的思绪、回归寂静的体验,就能开出更广阔的内心世界,去适应和应对万变的世情,让人不致于心灵有所偏敝。在交通挤塞的时候,能够静心观赏窗外的下雨天,以及弥漫于城市裏的轻灵的雨点; 在不如意的日子,也能够欣赏沿途的风景,和苦味中透出的细致淡雅,以平常心迎接每一个将来。西方有学者云: 「禅是从束缚到自由的道路,禅解放我们的自然能力;禅使我们免于疯狂或颓废;禅促使我们表现出对幸福和爱的追求的能力。」推开那一扇佛性之门后,在我们眼前呈现的,是笺注着平和和美丽的世界。

佛教虽然没有为我们提供甚么实质的资讯,却能协助我们找回佛性。游走于入世和出世两道门之间,以出世的清净心,应对入世的纷扰,就是佛教带给现代人的启示。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