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昭慧法师谈社运

2014-11-26

台湾的昭慧法师在香港社运界中很有名,她积极参 台湾许多社会运动: 1987年的「思凡事件」中,她号召佛教界力斥「思凡」舞剧伤害佛教;1994年以绝食行动维护台北公园观音像;1998年联合佛教人士推动「佛诞节放假」运动;1993-1999年间推动动物福利之立法等。 



不叫别人当烈士  


在专访前,和法师一起午饭,席上她提起担忧香港街头的占领情况,笔者述说了旺角区的冲突,有市民流血受伤的事,问她,左翼佛教徒如身处旺角, 面 警察和暴力时,该如何回应?昭慧法师长叹了一口气,回覆却是很清晰:「如果佛弟子面对这种情况,我当然心疼他们,不希望他们当烈士,我知道世界很多事情成功都是因为有人去做烈士;但若我自己没有去做烈士,我怎么叫他们去?这大概是非常残暴不仁罢!如果是我在街头,那我就要去衡量这件事情是不是我愿意做的?是,我就做下去,谨慎决定,我不见得每件事都能义无反顾,但在我的运动史里,假如我认为那件事是值得,我也可奉上生命去做,当然,我得先了解占中这件事的全貌才能说。」  


昭慧法师回想,准备当烈士的经验,在1994年出现过。其时台北公园的观音像,被基督徒排斥,快要被打烂,甚至被泼粪尿。市政府受了很大的压力,说观音像是违建,而传媒的报导也一面倒说是违建,她却觉得可以文化保护的角度保留。但当时教会、媒体以至群众群起非要除掉不可,佛教徒看了就很悲伤,她当时很不忍,她们提出把观音像、圣母玛莉亚像一起放也遭拒绝,她就很愤怒,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信仰也被侵犯,要被摧毁,便全力投入保护观音像,甚至准备自焚。「那时候看到好像没办法了.......整个媒体一面倒......而有些法师很软弱,就像只能跪着求饶一样......那时候我是肯死的......用这样的方法才可突破媒体,让民众听听发生什么事......」后来有人提出绝食,六七天后市长就展开谈判……最后观音像还是被保护下来了。  



自焚?如何抉择?  


自焚?那不就离开了原本该有的平静?


 

「有些平静是假相,因为那些事情是存在 ,当你想不看不听,好像自己心里平静的时候,那是逃避,难道佛弟子就用不看不听来维持他的平静吗? 一但看了听了、你那个平静还能维持吗?宗教就是要面对,面对后便去处理。」十几年下来,昭慧法师始终如一。问她经历过那么多,如果今天仍面对不公义的事情,她会否有不一样的回应?「我会一样的激动,到了完全没希望时,我还是会走这条路(自焚)。能有其他方法就用其他方法,当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时候,就不排除这种方法(自焚)。」人的瞋怒倘若是为公义而非为私利,即便是大瞋大怒,依然可为菩提资粮。


 

然而当什么方法都没有的时候,那不就是人的极限吗?为什么不就在这里停下来?她答得很潇洒:「那就是人生的选择!」然而,对于占中占旺也造成了一些市民不便,影响了日常生活,网路上也有听过一些人借佛教语言讨论, 这些行为是种执着。那么在一些抗争的事情上,怎样才是不执着?


 

谁有资格叫人不执着?


 

「我跟你说,其实世界上有资格讲不执着的人没多少,这是第一等人而我们是第二等人;很多人连择善固执都做不到呢!这(说不执着)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昭慧法师说,华人佛教比较会用这种名词、动词代替面对情境,谓这可能是中国历代王权利用宗教稳定政权,要大家安份守己,形成一种共识,以佛教徒为方外之士,就是不要管那些事(社会争议),于是隐遁不跟权贵往来就是上等人,等而下之的就是勾结权贵,更等而下之就是连权贵都不理他,变成社会边缘人,这点和东南亚如缅甸就不同,跟西方也不同。


 

西方从政教合一到政教分离,宗教分立出去,仍有一种在地上建立上帝国度的理念。他们比较积极主动。她又举推翻满清的革命为例,指出孙中山先生就是基督徒,而当时参 革命的也有很多基督徒。虽然台湾越来越多佛教徒,但反对在议题中站出来的多为基督徒。昭慧法师又说,由于佛教没有经历政教从合一到分离的过程,所以也很容易变成统治的政治工具。佛教徒要变成社会的轴心力量,必须要有清晰的政治论述,而事实上也有人为了选票而成为佛教徒。



  很难被定义为左翼佛教徒  


在抗争里,昭慧法师站在风浪尖,看她履历,称之为左翼佛教徒,又是否正确的描述?「我是个中道论者,在一个情境里找一个平衡点,这很难说是左或右,很难定义我是左倾。当大家都是左倾时,我可能是右倾,但当全部都是资本主义自由市场论时,我可能是左倾;但如果到了极端激进的社会主义,这可能会带来人类的灾难......那我可能不会那么认同......」她说。


 

Engaged Buddhism,刘宇光博士翻为「左翼佛教」,在台湾翻成「入世佛教」。这群人是特别积极入世的,认为社会关怀是佛法的种子,故此就定位为入世佛教。 而昭慧法师则认为入世佛教包涵了极温和以至极激进的,光谱比较大;再者,左翼和激进也不是必然的关系,虽然在运作上很多时是这样。



 

佛出人间并在人间成佛


 

昭慧法师说:「求生天界是一般宗教的共同愿望。佛法却独有见地,认为天界虽乐,但那只是物质欲乐或精神定乐的陶醉。前者易于放逸,而不能警觉世间的苦难,不能策励向上;后者耽于独住,纯属个人主义,因此也没有对众生行善的因缘,难免会因旧恶业成熟而堕落三恶趣。人间苦乐参杂,唯有生在人间,使人感念苦乐的无常而增加修道的警策力;并有足够的空暇,用以禀受佛法,体悟真理。故佛出人间,成佛并说法于人间。」


 

有人说左翼佛教不是佛教,昭慧法师却说,左翼佛教就是佛教的一种面向,他们的出现也不是偶然,他们就是看到资本主义带来的贫富落差,还有全球化中第三国家被牺牲的惨况,其实他们也是中道主义,他们要发出一种声音,在这个情况下称他们是左倾是可以的,但如果要他们连同军队斗争资本家呢? 这些牵涉到暴力的事情,不是佛陀的教诲,他们不见得会这样做;佛教是全世界最非暴力的,自焚也已是底线了,暴力也只及于自己而非别人。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