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时间是分位假法吗?(二之一)

文:蒋锦兆 | 2017-10-13
(图:Pixabay)(图:Pixabay)

大意

本文目的是分别从佛法及科学两个角度,探讨时间是分位假法这一命题。所谓「分位」的意思是指因为相对位置分别而得出的一种概念。因为篇幅问题,所以本文分为上下两部分。这篇是上篇,主要从佛法角度,阐释时间作为分位假法这个问题。

佛法与科学

一)  佛法

在未进入主题前,首先要厘清的,是佛法与科学的关系。而首先要说明的便是佛法。佛法看似宗教,看似哲学;但实际上,既非宗教,亦非哲学[1]。但如果硬要说它是一种宗教,是一种哲学的话,那它毋宁是「消灭宗教的宗教」,「消灭哲学的哲学」[2]。因为佛法从来都只是劝发世人修持成佛之学[3];本来就不是落入文字的理论,亦并非意图建构任何一种落入概念的学说[4]。《金刚经》有云:「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佛陀亦于涅槃时有云:「吾四十九年住世,未曾说一字。」由此看来,佛法本不可说,本亦无从以文字说起。从这个角度来看,佛法是超然于科学,因为科学毕竟还是以文字和符号,作为思想运载工具的。

但如此说来,为甚么世上还有佛经,还有众多圣者开示的论说呢?那就得从胜义谛与世俗谛的层面上说。上面所说的「不可说」,是从胜义谛的角度,说出佛法第一义的不可说。但为着要引导众生修学成佛,佛陀及圣者,就得从凡夫能明白的世俗谛中的语言出发,借以说明修学的要义和步骤。这即是「闻之等流果,寂之同类因」的意思。并且往往因为慈悲的缘故,明知法的不可说,但为了引导众生的缘故,还是不可说而说了,而且往往因为怜悯不同根器的众生的缘故,反而越说越多,便成就了今天浩瀚的大藏经了。

二)  科学

那科学又是些甚么呢?简单的说,科学在于求真,追寻放诸四海而皆准的事物因果道理。科学借着数学、逻辑、辨证等等方法,去推求真理,但还是一种言语概念的思想工具。而一旦落入语言概念,便免不了跌落常法的陷阱,实体化的窠臼,主客对立的危机。然而科学力主求真,而且往往都须经过反覆实验论证,然后其理论才为科学界接受;而且又能勇于以今天的理论,推倒昨日的理论。所以在众多的世俗学问中,科学还是能较好的,以中立的态度,去说明缘起及因缘生法这些道理。

三)  科学的角色

那科学在学习佛法中,有它特别的角色和地位吗?这当然是因人而异了。对于圣者或高阶修行人来说,通过闻、思的功夫以学习佛法,再以修禅方式去体证真理,当然是必由之路。但即使如此,修行者对当中某些义理内容,可能有体证,但对于没体证的,还免不了要诉诸世间的逻辑去推导[5]。尤其对于凡夫来说,即使得闻圣者体证之后所说出的教诲,也未必能理解摄受。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唯识无境」。我们即使多次听过箇中道理,读过很多相关理论,但也是无法真正体证摄受「唯识无境」的。因此,科学或许可以作为世俗法中,通过逻辑思考,层层推理的其中一个有用工具。这当然不是说科学可以帮助我们体证「唯识无境」(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科学往往落于能、所,都是一种虚妄分别的缘故);但对于其他的道理,例如「析法空」等,科学或许有其可成就之处(可从分子、元素、原子、质子、夸克等等的层层物质分析,而知物无自性)。下面会就时间分位假的道理尝试阐释。

分位假法

一)  分位假的意义

首先是「假」的意义。这原不是指般若「一切法唯(假)名」意义中的「假」(诸法缘起无自性故唯假名),也不是唯识「由假说我法」[6]意义中的「假」(诸法皆不离识,因而我法非实有,故假)。 因为这些「假」的意思,是一切法皆只是幻有的假,但「分位假」是指相对于心法与色法的假。又或者可以说「分位假」是双假,是假中之假,即既有前者绝对意义上的假,也有后者相对意义上的假。分位假是一种不相应行法,即既不是心法,也不是色法,且与这二者并不相应;而只是依存于心法及色法的分位,即分别位置而假安立的概念,并没有任何世间法与之相应。所以可以说只是一种形式的有、概念上的有,由思想造作而成的有而已。又或可从唯识今学角度说,心法与色法,都有独立种子生起,但分位假法则不然,是没有本身的独立种子生起的,只是随顺于其他种子生起的事物而产生的一种现象概念而已。

二)  时间

对于时间的解释,《百法直解》有如此的说明:「依于色、心刹那展转假立。」这基本上,与上文的意思一样,时间依于色法、心法而立。另外《杂集论》卷二亦如是云:「时者,谓于因果相续流转,假立为时。何以故?由有因果相续转故。若此因果,已生已灭,立过去时;此若未生,立未来时;己生未灭,立现在时。」这裏很直接的表明,以事件因果次第去定义时间。即是说,对于已发生的说是过去,未发生的说是将来,而正发生且尚在的说是现在。《中论》〈观时品第十九〉中的第六偈对此说得更直接:「因物故有时,离物何有时?物尚无所有,何况当有时?」这裏便毫不犹疑地定论时间依于物质,有物质才可说时间,离开物质时间便无所安立。由是知花开花落以说四季,日出日落以说晨昏。并非别有时间这种事物的独立存在。

总结

由是可知,从佛法角度言,时间是分位假法这个结论殆无异议。本文的下篇,便由日常生活及科学角度,去探讨时间是否依于他法故而非独立实在的这一命题。


[1] 欧阳竟无《佛法非宗教非哲学而为今时所必需》。

[2] 周庆华《后佛学》,页3。

[3] 释昭慧《初期唯识思想》页24。

[4] 《胜思惟梵天所问经》,文殊师利菩萨关于圣默然的道理。

[5] 苏军敬《唯识妙法》页8。

[6] 《唯识三十颂》,「由假说我法,有种种相转;彼依识所变,此能变唯三。」

作者 - 蒋锦兆
专业工程师,好科学。退休后转研佛法,视为人生目标。随修读汉文佛典四年课程毕,续沿此路作闻思修。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