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有佛真好

文:妙凡法师    图:网上图片| 2020-05-16

读佛学院时,每次在长廊下排班,一抬头就会看到燕子神速的飞进它们「豪华型」的住宅区;夜裏、清晨,燕子嘤嘤的声音,也会不时划破寂静的星空,凭添几分「各人吃饭各人饱,各人生死各人了」的孤独感,我像参话头般的念着,这长长的长廊,挨家挨户的燕子社区裏,到底住了多少燕子呢? 

民国82年(1993)的暑假,来了一场好大的台风,山上除了树枝、落叶洒满地外,许多树木也都倒了,而佛学院土石、稻草筑成的燕子窝,虽然丝毫无损,轻盈、瘦小的燕子,却伤亡了不少。

那一天,我从外头回来佛学院,路过红色圆门时,看到依航法师一个人坐在村凳上,眼前大约有近百只,浑身湿答答、一只一只笔直躺好的燕子,圆门一下子成了燕子的病房和停尸间,我先问候了依航法师,她点头笑笑招呼我,说:「要不要一起来念佛?」  

午后,台风的余习还在,外头一点风、一点雨,萧萧瑟瑟也清清凉凉的,我和依航法师二个人,用心祈愿的为这些「我认为」已经往生的燕子念佛,希望它们在佛菩萨的接引下,顺利的往生佛国净土。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佛迹」发生了,接二连三,燕子陆续「起死回生」,在佛号声中及四目睽睽之下,毫不费力气的站起来,不仅如此,它们还展开翅膀,拍一拍,甩甩头,顺势原地转了二圈,出众的仪式一点也不马虎,我心想,这……佛号也太强了吧!竟然,把燕子都念活了?还是,它们本来只是晕倒,根本没事?不过,之前是生是死,也不是那么重要了,重点是,关键时刻,有佛真好,活着真好。

尔后,带着对佛菩萨的坚强信心,我踏上了弘法的第一站──「圆福寺」,一搬进竂房,大蜘蛛就登堂入室来拜访了,天啊!我只要想到晚上睡觉时,它很有可能会四平八稳的趴在我的鼻梁上,然后洒泡尿,然后,我的鼻子很可能会烂掉,然后……,没有然后了,我觉得,现在、应该、马上想办法把它请出去。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它扫到畚斗裏,正在得意它被我逮个正着时,仔细一看,它已经缩成一团,完全是一副「挂掉」的样子,死了?!我心裏充满了罪恶感,除了万分抱歉外,我得尽点道义责任,送它往西天。 

在圆福寺的后院,有一棵大树,我把蜘蛛放在树下,夜裏很静,一点微弱的灯光,气氛宁静安详,我真心的为它皈依三宝、念佛,也忏悔刚刚用力太大,所以才有这不幸的结果,希望它在佛号声中一路好走,才念了几句,「佛迹」又出现了──,它竟然大显身手,手舞足蹈的动了起来。当然,我也在想,刚刚应该只是晕倒,或者它装死吧?它在原地转了三圈,就潇洒的扬长而去。(我心裏盘算着,这是绕佛三匝,聊表感谢我为它念佛吗?还是,头晕晃三圈呢?)

燕子和蜘蛛,是因为念佛才起死回生?还是晕倒又活起来?真相到底是甚么,对我而言,其实并不那么重要,只要它们活着就是好事。然而,对于佛菩萨救苦救难的大愿力,我如是的相信,凡有三宝处,必是希望和光明的净土。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