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末法时代如何修行 : 众生要有警惕心,愿早进入抑止门

文:章冰    图:网上图片| 2020-06-30

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中国佛教开始有一种「末法思想」,那是说释尊入灭之后,佛法会经历正法和像法时代,修行而能证悟的人逐渐减少,然后进入末法时代,在这一万年间,只有残存的教法,真可谓哀哉众生!

末法 (梵语 saddharma-vipralopa) 意指正法灭绝,末法思想则是佛法灭绝的一种预言思想。在末法时代,人仍有闻法,但已不能修行证果。汉传佛教多部经典,都载有这种末法思想,但说不上具有系统,也并无大规模传播。

整体而言,末法思想可说是一个佛教思想运动。在一个政治社会动荡时代,佛教徒对于佛法渡众作出反思,并寻求信仰上的「解决方案」。

在汉地佛教文献裏,末法思想最早可能在陈朝慧思(515~577)的《南岳思大禅师立誓愿文 》中出现。

到了隋代,信行法师(540~594)提倡三阶教。信行法师曾撰述《对根起行三阶集录》、《三阶佛法》等多种着作诠述教义。法师认为众生根性因时代而有所不同,化度众生时,也必须因应不同根性授以修行法门。第一阶是佛灭后五百年内,是为正法时期,众生处近佛国净土,有诸佛菩萨引导,修大乘一乘佛法。第二阶是随后五百年的像法时期,众生处于五浊诸恶世界,凡圣混杂,这一期大小乘(三乘)佛法流播。第三阶是佛灭千年以后的末法时期,众生处于五浊诸恶世界,到了这期众生都是邪解邪行。

信行法师提出三阶佛法,在认知和修持上,重视普敬、认恶与空观。当中,「认恶」是众生身处末法期心存惊惕的第一步。认恶就是体认第三阶末法时代众生的颠倒错谬。至于「普敬」,是指礼敬一切众生能成佛本体。「空观」则指观照到一切所学所知,毕竟空寂。

从歴史发展来说,三阶佛法在中唐后历经朝廷施禁,典籍亦开始散佚,今天得见的数份残卷,是从日本传回中国的。

三阶佛法虽然逐渐衰微,汉地末法思想仍因多位高僧和祖师的教法而流传下去。例如唐代的道绰大师(562~645)和善导大师(613~681)。他们主张与末法相应的净土思想,强调忏悔、念佛等实践法门。

善导等大师提倡的净土法门,在末法期中被视为一门兼具摄取和抑止效益的全面修行方法。阿弥陀佛出于慈悲,愿意以净土摄取一切众生,但亦要警剔一切众生,不要犯下大罪。这就形成佛教所称的「抑止门」和「摄取门」两者。这一宗「法义上的公案」源自净土两经。《无量寿经》卷上载,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中的第十八愿说,犯五逆及诽谤正法者不得往生。然而《观无量寿经》则说,犯了五逆、十恶的众生若念佛仍可往生净土。按善导大师的解释,《无量寿经》是从未造业的立场而说的,旨在抑止众生犯罪造业,故警戒五逆、谤法者不得往生。《观无量寿经》则从已造业之立场而说,旨在摄取一切众生,因此说五逆、十恶的众生仍可往生。(见《观经疏散善义传通记》卷三) 这代表了抑止门和摄取门两种教法。抑止门即代表一种常具警惕心的修行方法,众生不得因佛菩萨的慈悲,有恃无恐而犯下重罪,于己、于人、于世都是恶业。

以上所述,都是汉地僧众传下来有关末法思想的诠释与发挥。以下部分从佛经溯源,可以看出末法期初提出时,都是基于警惕人的知见和行为。

《杂阿含经》中有载:「西方有王,名鉢罗婆,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北方有王,名耶槃那,百千眷属,破坏塔寺,杀害比丘…… 戏论过日,眠卧终夜,贪着利养,好自严饰,身着妙服,离诸出要、寂静、出家、三菩提乐……。」( 《大正藏》,第二册)这本原始经籍,早已注意到佛法受到轻蔑时,人就会戏论过日,眠卧终夜,贪着利养,甚至破坏塔寺,杀害比丘,恶业深重。

另一本是《当来变经》。这本经在西晋由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出而传入中土。此经以警示和告诫世人为主要内容,含有末法思想的典型经句,特别提到未来比丘会远离佛法,例如: 「将来比丘,已舍家业在空闲处,不修道业。」「憙游人间憒閙之中,行来谈言,求好袈裟五色之服。」「高听远视以为绮雅,自以高德无能及者,以杂碎智比日月之明。」(《大正藏》,第 十二册) 这是何等严厉的警惕!

与《当来变经》意旨相近的另一部经是《法灭尽经》。经文描述末法期的状况:「法欲灭时,女人精进,恒作功德。男子懈慢,不用法语,眼见沙门,如视粪土,无有信心。法将殄没,登尔之时,诸天泣泪。水旱不调,五谷不熟。疫气流行,死亡者众……。」不只修德有亏,也不敬僧。同时大地不调,死亡者众!经句中的警示,已清楚说明了末法期人命的危浅。(见《大正藏》,第十二册。据南朝齐梁间僧佑编订的法集目录,指上出这部经的译者当时已无法考据。后世有人指这是伪经。)

此外,还有多部经和律,都包括有关末法期的描述,例如《阿难七梦经》、《大集经》、《出曜经》、《摩诃摩耶经》、《毗尼母经》、《菩萨善戒经》、《大般涅槃经》和《十诵律》等。当中提及很多天灾与人祸。同时,在正法灭时,人会失去正见,不守戒律。例如《大集经》说到「正法破坏时,持戒损减时,破戒炽盛时,诸国相伐时……。」(《大正藏》,第 13 册,页 883 下。) 。又如《十诵律》说:「正法灭像法时,有破戒者多人佐助。有持戒者无人佐助……。」(《大正藏》,第二十三册)

概括而言,可以把末法期的预示和描述,归结为对世人的严厉警惕,包括僧俗。若果世人接受警惕,能够自察,又当如何修持?上引诸经当中,以倡导持戒和修持净土法门为行持的要领。

处于末法时代,人没警惕的能力,就如燕雀处堂,不知祸之将至: 在住家堂中筑巢的燕雀,不知火就要烧到屋梁,完全没有警觉灾祸将临。人若能有警惕心,就如鞍不离马,甲不离身,有能力避祸。

修行的鞍甲,就是持戒。佛陀通过说法,还介绍了净土法门给娑婆众生,为我们安排安顿之所。然而,念佛往生的净土法门虽普凙不同根器众生,但絶不认许恶业。因此佛经同时施设抑止恶业之门,如此,一心往生净土的世人,不用等待往生后才得以安顿,在世时便因持戒抑恶早已得到安顿。

在末法时代,闻法起修十分迫切,净土虽大开方便之门,无真心无正见者恐怕终于错失良机,以至无法安顿。为甚么会这样?其一,处于动荡不安环境中,人命危浅,不愿及早修持的人一旦丧命,从何修起?再者,末法之世邪见当道,所谓「无量众生修集邪见,是名见浊。」(《菩萨善戒经》),不愿及早修持的人一旦被邪见污染,从此便无法以正见修持,徒有念佛往生方便之门,也会错过。况且,末法时代,修行人也很脆弱,随时忘失正道。 《出曜经》说:「后千岁末正法欲没尽时……若有人百岁持戒,弹指之顷为恶知识所坏。二者久行慈心,弹指之顷为瞋恚所坏。」这当然也是警惕的说话,主要是说明正见正道脆弱。修行者能秉持正知正见,守戒行善,恶念萌生即能抑止,便不易被恶知识所坏。修行者复广行菩萨道,观照般若智,慈悲心便不易被瞋恚所坏。

据经文所说,末法时代其实已经来临。同时,佛法仍然住世,只要众生知所警惕,未来的修行仍可掌握,今世未来世仍得以安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